玩转世界经济:147家超实体掌控全球?

玩转世界经济:147家超实体掌控全球?

一只“蝴蝶”在瑞士学者James Glattfelder眼前一步步清晰起来。

“蝴蝶”的“身躯”是跨国金融公司组成的“经济超实体”,这147家公司掌控了全球40%的能量!更要命的是,这些“超实体”之间通过投资等方式高度关联,有时更稳定,有时则相反,“让人不安”。

近日,这只“蝴蝶”带来的上述消息再次震动了全球财经界,不少人感慨,这不正是占领华尔街运动者梦寐以求的科学证据吗?

“晚生”的提问

38岁才完成博士论文,James Glattfelder(下称詹姆士)感觉自己是个“晚生”。他大男孩样,黑边眼镜,淡淡胡须。23年前,老师唤醒了15岁的他沉寂的对物理和化学的兴致,而后他又转向计算机,一发不可收拾。

2006年底,两个问题牢牢抓住了这位正在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半工半读博士的心:其一,谁掌握着世界上最核心最大的经济权力?其二,这些顶尖“势力”如何关联,是否结盟?

此前,人们只有一个笼统的印象:大公司占据了世界财富的较大比例,如《财富》排名上的沃尔玛、BP石油等等。但事实真是这样吗?

詹姆士和同伴决定利用从“经济权力”入手,以计算机统计模型演算、提炼无数庞杂数据背后的“隐匿者”和掌控关系网。“当时觉得经济权力这个话题很有意思,很新,少有人研究,又很真实。”2011年11月19日,詹姆士对本刊记者说。

于是,无数个日日夜夜,他们就在虚拟时空的亿万数据与真实世界的掌控间穿梭不停。从43060家跨国公司,到1318家,再缩小到147家,最终50家;从运营收益、股权分散,再到公司市场价值……詹姆士他们俨然在画画,更准确地说,不是趴在地上,而是“站在月球上看地球”。

2007年开始统计时,全球经济热气腾腾,粮食价格击垮了几个国家政府,石油高价让人高呼“100美元以下的时代一去不返了”;后来,2008年开始的全球金融危机在某种意义上让詹姆士他们很是高兴,也增加了信心——谁不想知道危机背后的“权力黑幕”呢?到了2009年的低谷、2010年的看似复苏,以及2011年的各国、各区域危机重重叠叠,大家越来越感觉到这个研究的价值了。

最终,这张世界经济核心控制公司的三维图画貌似蝴蝶,大大出乎意料的是,不是沃尔玛,不是石油公司,也不是互联网企业,147家“超实体”中,金融寡头公司占据着四分之三,而且它们之间通过参控股关联密切!

“the biggest fish”

这是历史上第一张全球公司控制关系图!如果说1318家大公司是“big fish”,那么147家公司就是“the biggest fish”,而TOP50则是“超实体”巨鲸了。

梳理詹姆士提供给本刊记者的前50大(TOP50)公司,49家都属金融类,有银行、基金、保险、投行、资产管理公司等;虽然它们基本都是大型跨国公司,但从总部所在地看又非常集中,其中美国24家、英国8家 、法国5家、日本4家 、瑞士2家、 德国2家 、荷兰2家、加拿大1家 、意大利1家。

为什么它们能上榜呢?其实,原因很简单。倒掉一个实业公司,比如沃尔玛,影响的只是若干门店和消费者,可能造成一地的“问题”;但倒掉147个金融巨头中的任何一个,都是一国甚至全世界的“灾难”。2008年金融危机后的两年,很多国家元首都频频约见这些金融帝国高层,或稳定形势,或阻止破产。不是有那句话嘛,“大到不能倒(Too Big to Fail)”。

詹姆士他们的思路也不难理解,他们先从一个拥有3700万个公司资料的庞大信息库里选取跨国公司,得到那43060个,其中5675个在股票市场上出现,以此寻找它们直接以及外围参控股的公司,连接成网。其根本含义在于描述大型跨国公司之间的所有权关联度和影响力,由此,跨国垄断金融集团浮出水面。

“此前一些研究集中在个别大公司身上,而且忽视了它们之间的联系。”詹姆士在报告中说。

“这个分析报告仍表明所有权正在不断地集中和跨越国界”,密西根大学Gerald Davis教授接受《科学新闻》杂志采访时说。

这些结论对普通人而言,真不知是应该庆幸还是应该失望。还记得“一荣俱荣,一损俱损”那句老话吗?

“集中带来了不稳定。一家公司遭遇经营风险,会很快通过这些网络急速传递开来,而且‘金融传染’这十多年愈发加剧,震荡地域也扩展到全球。”国内一位经济学家对本刊记者评论说。

2008年,传染异常急速的金融危机也许就是最好的例子。

别样排行榜

如果你还要问,这个世界难道不该属于“八九点钟”的“年轻人”吗?

现在的回答是:不一定。令人惊奇的是,TOP50竟是“老年俱乐部”!其中能检索到的最早成立的,是1765年成立于英国的莱斯银行,其余公司也大多诞生于19和20世纪,所谓新兴公司不见踪迹。

而在《财富》和《福布斯》杂志每年评出的世界公司500强中,“年轻人”就多了许多。银行等金融公司固然不少,但电信、石油、零售、电子、甚至食品公司都很眼熟。

区别来自大家视角不同。《福布斯》榜单看重的是公司的销售收入、利润、资产总额及股票市值四大指标,而《财富》关注的仅是销售收入。也就是说,一个在《福布斯》或《财富》榜单上的公司,可能因为投资企业个数和资金都很少,它在全球经济中的“权力”就登不上詹姆士的TOP50。

“这1318家跨国公司只占全球经营经济收入20%,但通过共享股权,它们几乎拥有‘全部’全球经济,即全球最大规模的上市公司及制造业。算上这些,这1318家跨国公司控制了全球经济利润的60%以上。”詹姆士在报告里写道。而这1318家公司股权交错,平均每个都至少与20家大公司有关联。

从“冷却赌场”到“占领华尔街”

2008年6月8日半夜,一家世界500强公司内,突然间显示全球石油价格走势的所有电脑屏幕上几乎一片“红色”!

“很多人的第一反应是电脑坏了,定睛一看,原来是油价涨停板!创历史最高单日涨幅!”这家公司人士对本刊记者回忆说。十年间,油价从每桶10美元左右狂奔到2008年7月的天价147美元,后半年又惨跌到36美元,如自由落体一般。

就是这十年,金融、信息化和众多传统产业牢牢捆绑,转弯、加油、疾驶。就如上述全球石油价格过山车,有数据披露,2004-2008年间,进入国际石油期货市场的金融基金数量由4000多家翻番到9000多家,投资金额以万亿美元计。投机性对冲基金的原油和汽油交易量一度占纽约商品交易所的70%。

“2008年初,高盛就来游说我们,说油价要到200美元,我们没听。”上述公司人士向本刊记者透露。高盛做多也做空,对冲风险赚钱,后来也被查。不过,金融寡头借技术和市场之力已成为“超实体”。

如果看一看苏珊·斯特兰奇的《赌场资本主义》,你简直会以为是在评述当下——国际援助体系、最终贷款人、“冷却赌场”——其实这还是1997年的论述,现在却有过之而无不及。

2008年后的金融危机让这些巨人多少遭遇了麻烦,雷曼破产,很多银行、投资公司大为压缩,最近的《华尔街日报》还爆出消息,投行将再次大幅裁员。现在,甚至到了“占领华尔街”。

不过,詹姆士并不认为这些金融“超实体”有什么“政治阴谋”,而完全是利益使然。“占领华尔街也不是由一些傀儡集团控制的,实际上,这是在这个动态的演变网络中自然发生的。”他对本刊记者说。当然,金钱更多地流入关联度最高的“超实体”中,这也是事实。或许危机能更让他们抱团过冬,甚至借机“蛇吞象”,更加集中了超级经济权力。

独树一帜中石化

对于中国人,詹姆士的“蝴蝶”榜单最独树一帜的可能就是TOP50中唯一一家非金融公司,也是唯一一家中国企业,就是排名第50位的中石化。

“在不同国家所有关系的比较就像比较苹果与橘子”,詹姆士在一份报告中写道。另一位国外经济学家评论说,“拥有股份在美国和社会主义的中国并不意味着相同的关系,甚至在一个国家,所有关系也很难梳理出来”。

不过,中国案例虽然复杂,却也可追溯踪影。从政府完全掌控的计划经济走来,90年代末之后国企也有很多分化,不少市场化业务占据主流,但也有一些怀抱垄断资源不放,现在迫切需要类似1994年的分税制及1998年石油大改革的大动作。

本刊记者了解到,一些国家部委近年也提出了破除石油垄断等内部意见上报高层,但如最近针对电信垄断的大辩论一样,反对声异常强盛,最终悬而未决。一波波油荒和高油价,伴随着一波波民营炼厂无油可炼,批发商无油可卖,甚至油质低劣。

11月21日,《人民日报》罕见刊文《为发改委反垄断叫好》,风格锐利,呼吁“明天我们真的能看到打‘老虎’也能像打‘苍蝇’一样毫不手软”。十天前,《人民日报》还发文《破除垄断才能改良经济体质》。此为真言。

市场经济经历几百年涤荡,超实体显现,而从计划经济走来的中国企业,或许才刚刚接受市场洗礼,几轮沉浮,几代人士都不为过。只是,现在站在起点之上,各方胶着,失望似乎多过希望。

最近,一些朋友在聚会上安慰一位诸事不顺的大型民企掌门人,其中一位甚至以自己刚检查出癌症来安慰他,但这位老总听了以后说,“我今年经历了七件事,件件都可以和癌症相比。”

“the biggest fish”排名

巴克莱银行(英)

美国资本集团(美) ??

富达管理及研究公司(美)

安盛集团(法)

道富集团(美)

摩根大通(美)

法通保险集团(英)

美林公司(美)

德意志银行(德)

摩根士丹利(美)

中国石油化工集团(中)

责任编辑:单梦竹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