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视角下的叙利亚变局

财经视角下的叙利亚变局

新华网北京8月30日电(记者 傅云威)由于市场担心美国等其他西方国家对叙利亚政府采取军事行动,连日来国际油价、金价显著上涨,全球股市普遍大跌。债券市场上,美、德、法10年期国债收益率走低,市场避险情绪高涨。

短期看,叙利亚局势的经济冲击波不容小觑,很可能成为影响全球市场的重要因素,而一旦久拖不决,甚至会诱发局部经济危机,进而拖累全球经济复苏进程。

当前,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是否实施军事干预,成为叙利亚局势的最大变数。此前,市场普遍预期,美国将于9月宣布逐步缩减其每月850亿美元的购债规模,而今这一预期出现分化。

根据美国国会预算局预测,2013财年(至今年9月底)美国财政赤字为8450亿美元。倘若叙利亚战事一起,美国必然追加军费开支,从而带来额外财政压力,这不仅可能打乱美联储退出量化宽松(QE)的计划,也会干扰美国政府力图避免财政悬崖、实现财政可持续的努力。

此外,受叙利亚紧张局势影响,国际原油价格连日大涨,28日纽约油价上涨至两年来最高水平,布伦特油价涨至今年2月以来最高。分析人士指出,若事态持续升级,油价可能突破每桶150美元的高位。

今年第二季度,欧盟27国和欧元区17国经济均环比增长0.3%,复苏势头整体脆弱,欧债危机的影响尚未消除,不少国家仍然面临经济增长乏力、财政状况不佳、信贷低迷、失业率居高不下等难题。分析人士指出,叙利亚局势恶化,或将迫使欧盟履行作为美国盟友的义务,这可能迟滞欧洲经济复苏进程。

近期,不少新兴经济体面临资本外逃、本币汇率下跌、经济增速趋缓、资本市场动荡等挑战。一旦叙利亚局势恶化,势必加剧市场避险情绪,加速资本流出速度,进一步打压新兴经济体。尽管原油涨价可能利好某些产油国,但整体而言难以抵消其不利影响。

当前,叙利亚局势的焦点在于西方的打与不打。如果要打,则涉及如何打的问题,这与西方国家当前的国内经济、财政状况息息相关。

分析人士指出,鉴于全面战争消耗巨大,此次西方阵营,尤其是美国会借鉴伊拉克战争的教训,不大会以颠覆叙利亚政权为目的,因而也不大会派出地面部队参战,以把战争预算压缩在可控范围内。

奥巴马上任之初,就明确表示,在其总统任期内将致力于推动美国把重心转到恢复经济上来,并逐步实现财政平衡。为此,奥巴马政府连年收缩在中东的军事存在,压缩不必要的军事开支。

当前,美国经济有回暖迹象,但不确定因素依然存在,振兴经济、实现结构调整、激活信贷市场、促进就业、实现财政平衡,在今后很长一段时期依然是美国政府的主要任务。美国朝野不大会让叙利亚局势干扰其既定经济复苏战略。

事实上,经济因素已开始影响欧美内部的政治生态。美国联邦众议院140名议员29日联署了一封致总统奥巴马的信件,要求他在决定对叙利亚发动军事打击前,获得国会的授权。英国下议院当天晚投票否决了政府对叙利亚采取军事行动的提案。

此外,欧盟内部就叙利亚问题存在明显分歧,英法政府较为支持美国立场,而德国、意大利、比利时等国则不愿追随美国对叙利亚动武。

鉴于此,一些分析人士预期,美国短期不大会在叙利亚大动干戈,预计其军事干预叙利亚的行动将较为克制,甚至仅具象征意义。

当然,如果叙利亚局势在西方强势干预下失控,正如美国参议员麦凯恩警告的那样,过度的军事打击,可能产生包括战事殃及他国、水路断绝、物资供应短缺等一系列问题,甚至会导致地区性经济危机。这对乍暖还寒的全球经济而言,显然是个坏消息。

责任编辑:郑瑜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