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一条发展大农业的路子

(一九九O年四月)

我在同《福建论坛》记者的一次交谈中,提到闽东要想从根本上脱贫致富,就必须走一条发展大农业的路子。什么是大农业呢?大农业是朝着多功能、开放式、综合性方向发展的立体农业。它区别于传统的、主要集中在耕地经营的、单一的、平面的小农业。小农业是满足自给的自然经济,大农业是面对市场的有计划的商品经济。小农业向大农业转化涉及到观念的转变。第一,过去讲以粮为纲,现在讲粮食是基础的基础,从字面上理解,好像都强调粮食生产的特殊位置,但实质上过去讲的粮食只是狭隘地理解为就是水稻、小麦、玉米等禾本科作物。现在讲的粮食即食物,大粮食观念替代了以粮为纲的旧观念。第二,过去也讲农林牧副渔全面发展,但不是讲究它们之间互相联系,相互促进,追求的只是单体的经济效益。现在讲综合发展,则是要提倡适度规模经营,注重生态效益、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的统一,把农业作为一个系统工程来抓,发挥总体效益。新农业效益观替代了单体经济效益观。第三,过去的小农业满足于自给自足,现在的大农业则要面向市场,追求农业生产的商品率,农业商品观念替代了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观念。

应该看到,闽东要走一条发展大农业的路子,道路将是曲折的,不平坦的。它至少受三个方面的制约:一是农业基础比较薄弱;二是工业发展缓慢,起不了很大的促进作用;三是财力弱、资金少,难以满足农业的投资需求。因此,对发展大农业的一些带根本性的问题,我们在整个国家的宏观格局内,必须有独到的“闽东思考”。这些问题包括粮食生产问题、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问题、综合开发问题、农村集体经济问题、科技兴农问题、农村服务体系问题。除了农村集体经济已有专题论述外,本文对上述的其余问题,作一些大致的粗线条的思考。

一、关于粮食生产问题:精心布局,抓好粮食工程建设。

毛泽东同志说过“手中有粮,心里不慌”。粮食问题历来是我国国民经济发展的战略问题。这个问题对闽东来说,有着更加重要而特殊的意义。

首先,闽东粮食生产的状况,直接关系到闽东经济的发展。闽东的人均占有粮食低于全省水平。调入粮食难度高、压力大。一是财政压力。每调入粮食50公斤,除省财政补贴2元外,调入县要负担1元。闽东每年进口小麦和从外省、外地区调入粮食都在1亿斤左右。这给闽东本来就薄弱的财政更增加了困难。二是运输压力。闽东各县大多在山区,运输困难,运输费用较高。三是消费压力。闽东主粮是稻谷,而调粮多是小麦(包括面粉),与群众日常生活的消费习惯相悖,给人民群众带来不便,而且购粮费用要提高一倍左右。所以粮食问题如果不解决好,闽东的经济发展将受到制约。

其次,搞好闽东粮食生产,是闽东脱贫致富的迫切需要。闽东所属的9个县,有6个县被省里列为贫困县,51个乡(镇)定为贫困乡,占乡(镇)总数的43.22%。部分农民的温饱问题尚未解决,过着“吃粮靠返销”的日子。可以说,闽东脱贫致富的一个基本问题,就是手中有没有粮食,有多少粮食。

其三,粮食生产的发展将带动整个农村产业结构的调整。一个最基本的事实是林、牧、副、渔业的发展有赖于粮食的供给。从事林、牧、副、渔业的劳动者,总要在基本口粮得到满足的前提下进行生产。同时,粮食又是重要的生产资料。淡水渔业需要足够的粮食作饵料,畜牧业发展也必须有足够的粮食作饲料。还有,农村食品工业、饲料工业以及轻工行业的发展,也需要大量的粮食作原料。所以,粮食是农村产业结构调整的基础。

由此可见,粮食生产对闽东经济的发展意义十分重大。闽东经济发展要上新台阶,就必须把粮食作为一项重大工程来抓,实行生产、经营、流通、服务的一体化。搞好粮食生产一靠政策,二靠科技,三靠投入,要在这三方面制定总体的配套方案。要用好各种资金,增加对粮食生产的重点投入;要进一步调动广大农民的种粮积极性,改善农业生产条件,抓好农田基本建设;在完善联产承包责任制的同时,要建立一批有适度规模的商品粮基地。同时,重视抓好粮食产后的流通工作,建立和健全流通渠道,使流通与生产相适应,培育和完善市场体系。

二、关于家庭承包责任制问题:坚持前提下的完善,稳定基础上的调整。

以家庭联产承包为主的责任制,是80年代农村改革的重要成果,对调动农民积极性和促进农业生产发展起了重大作用。闽东广大农民的积极性之所以这么高涨,十年来闽东的农业之所以取得这么重大的发展,是和实行家庭承包责任制,极大调动广大农民生产积极性分不开的。但是,随着农村生产力的发展,实行家庭承包责任制过程中也出现了一些问题。比如,小生产模式不利于耕种管理,农民短期行为比较严重等。我们很有必要在农村改革取得巨大成功的时候,清醒地分析这些问题与矛盾,从两方面重新肯定和认识家庭承包责任制。

一方面是摆正“统”与“分”的关系。所谓“分”,就是以家庭为主要的生产经营单位,充分发挥劳动者个人在农业生产中的积极性;所谓“统”,就是以基层农村组织为依托,帮助农民解决一家一户解决不了的问题。所以从本质上说,“统”与“分”是相互关系的,不是相互排斥的。不能一说“分”,就排斥任何形式的“统”;一说“统”,又不分青红皂白地否定“分”。正是这种“统”与“分”的结合,构成了目前农村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经营体制的基本形式。我们闽东当前要强调的是稳定家庭承包责任制,至于我们的地委、行署针对过去一些地方服务工作薄弱的状况提出要加强“统”的工作,这绝不是意味着要重新“归大堆”,而是要对分散的农户加强统一服务。总之,无论讲“统”还是讲“分”,都不是重新束缚生产力,而是要进一步解放农村生产力;不是收回农民的自主权,而是使农民更有效地行使自主权。

另一方面就是如何继续稳定、完善、发展乡村合作经济组织的双层经营体制。家庭承包制包括家庭经营和集体统一经营两个层次。这两个层次,既有相互不可替代的作用和特点,又是一个相互不可分离的有机整体。忽视任何一个层次的作用,都不能充分发挥双层经营体制的整体效益。从闽东的实际出发,当前两个层次中都有不尽完善的地方,但总的来说,家庭经营的积极性比集体统一经营的功能发挥得好。影响集体统一经营功能发挥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关键问题是一些地方集体经济薄弱,想服务,没有实力。我在《扶贫要注意增强乡村两级集体经济实力》一文中专题谈到了这个问题。因此,我们必须注意从逐步壮大集体经济抓起,不断增强集体统一经营的功能。当然,发展壮大集体经济,需要有一个过程,不可操之过急。闽东有山有海,要靠山吃山,靠海吃海,组织开发性生产,兴办有闽东特色的乡镇企业。一句话,靠发展生产来增加积累,而不是靠削弱家庭经济来增大集体实力。加强集体经济力量,目的在于发挥集体经济组织“统”的职能。一是统一规划农田基本建设,加强农机、水利等技术装备和设施的使用和管理;二是合理规划生产布局,按照国家计划因地制宜种植作物;三是建立产前、产中、产后的社会化服务体系(包括生产、科技、农业生产资料的供应和农产品的销售等);四是把农村改革和农村发展的事管起来,以促进农村经济和社会稳定、协调地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