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节 自我背叛导致卡扎菲走向灭亡的根源和警示

核心提示:2003年,卡扎菲这个曾经的反西方斗士竟然一下子由原来站着与西方战斗转变成跪在了西方脚下,让很多人为之惊讶、不解。那么,卡扎菲为何从坚决与西方国家对抗变为完全倒向了西方,这个至今让不少人不解甚至不齿的巨大转变背后有什么样的深层原因呢?

随着奥马尔·穆阿迈尔·卡扎菲在2011年10月20日被捕后并很快不明原因地被杀死,然后其遗体又被运至一个冷藏库内供民众参观并被秘密埋葬于沙漠,长达42年的利比亚“卡扎菲时代”宣告结束。卡扎菲曾被誉为“民族英雄”和“反西方强权政治的斗士”,他的人生沉浮给人们留下了很多思考。古语云“以史为鉴,可知兴替”,认真剖析卡扎菲充满争议的一生,尤其是其从坚决与西方国家对抗变为完全倒向西方的巨大转变的深层原因,以及他对曾经坚持的理想信念的自我背叛、对曾经友好国家的利益出卖等带来的后果和危害,对于那些如今正面对来自西方国家的巨大压力的反帝反霸权主义国家今后的发展,对于中国乃至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发展都有着不可忽视的借鉴和警示意义。

一、卡扎菲完全倒向西方国家的巨大转变的深层原因

2003年,卡扎菲这个曾经的反西方斗士竟然一下子由原来站着与西方战斗转变成跪在了西方脚下,让很多人为之惊讶、不解。那么,卡扎菲为何从坚决与西方国家对抗变为完全倒向了西方,这个至今让不少人不解甚至不齿的巨大转变背后有什么样的深层原因呢?

(一)被西方洗脑的赛义夫误导了卡扎菲完全倒向西方国家

1972年出生的赛义夫·伊斯兰是卡扎菲和第二任妻子的长子,在卡扎菲的八个子女中排行老二,据说是卡扎菲最疼爱的孩子,曾留学于英国、奥地利等西方国家,能熟练使用英语、法语和德语,并在英国获得博士学位。赛义夫在西方国家学习时,接受西方思想的教育并深受西方思潮的影响,尤其是美、英等西方国家情报机关借鉴对苏联等社会主义国家和平演变的经验,投入很大人力、财力、物力对其进行了专门渗透,导致其被西方国家宣扬的政策、理念、价值观等所迷惑,并最终被西方成功洗脑,还有人怀疑其被西方收买或者控制。深受西方影响的赛义夫竟然认为,只要主动去讨好、迎合西方,不再和西方对抗,西方国家就会放过利比亚,利比亚就会与西方国家和平共处。回国后的赛义夫积极游说父亲,使卡扎菲从坚决与西方国家对抗变为完全倒向了西方。

1995年,赛义夫在利比亚法塔赫大学取得建筑与工程学学位后,又赴瑞士、奥地利、英国等国系统地学习国际贸易和行政管理等专业。他接受的是完全西方式的教育,喜欢穿意大利名牌时装和高级牛仔裤,喜爱西方文化,酷爱绘画艺术,多次在国外组织艺术品展览,曾在伦敦、罗马等地举办过个人画展引起轰动。正是深受西方的多方面影响,赛义夫的思想和言行举止越来越西方化,不知不觉中成为西方国家西化、分化利比亚的政治工具。1998年,他成立卡扎菲国际慈善和发展基金会并在不久之后出任主席,开始关注人权、环保、教育等议题,常以一名“公益大使”的形象到处活动,宣扬符合西方要求的价值观念。

英、美等西方国家情报机关抓住赛义夫在西方留学这一难得的机会,从他的老师、同学、朋友等多方面入手,花费了大量人力、物力、财力,从学习、生活、社会交往等各个方面不惜代价对赛义夫进行了专门渗透。就这样,赛义夫的价值观、人生观和世界观受西方影响越来越大,并最终成为西方价值理念的崇拜者。2002年,赛义夫进入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攻读博士学位,他的论文题目就是《论公民社会在全球治理机构民主化过程中的作用》,并最终拿到博士学位。据报道,赛义夫在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留学期间,当时的英国首相托尼·布莱尔曾帮助他完成学位论文。赛义夫称布莱尔是“我和家人亲密的私人朋友”[1],而布莱尔在一封写给赛义夫的信中也竟然感谢赛义夫能够把自己429页的博士论文寄给他来阅读,并主动为赛义夫提供了英国的政界、民间以及商界合作的三个案例供其参考使用,还对赛义夫说是为帮助他更好地完成学业。并且,布莱尔甚至表达了对赛义夫博士论文题目的“个人兴趣与巨大投入”[2],并与对方多次探讨在石油丰富的国家如何来防止腐败的发生等话题。2006年12月,布莱尔给赛义夫的信中也“真诚祝福”说:“在这个神圣、融洽和和睦的时刻,祝您、您的家人以及利比亚人民开斋节快乐!”[3]

此外,赛义夫还是美国政治、历史和文化的爱好者和追随者,非常喜欢美国电影大片。正是在西方所谓自由、民主等思想的影响下,赛义夫在博士毕业后开始大力宣扬西方的所谓自由、民主等观念,试图将自己打扮成在利比亚乃至整个中东地区民主进步的新代言人。他多次接受西方媒体的采访,声称要学习西方“给予利比亚人民全部的自由”。他在2004年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甚至公开宣称:“民主是方向,我们必须在中东地区作出表率,而不能落后。因为这是世界发展的方向。”[4]

由于赛义夫与卡扎菲最谈得来,他的亲西方思想自然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父亲的对外政策,并最终导致卡扎菲完全倒向了西方国家。卡扎菲过去曾说过“要打掉美国人鼻子”之类的话,但在赛义夫一再劝说下,他主动开始了改善同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的关系的行动。尤其是在2003年,美国等西方国家以伊拉克发展大规模杀伤武器和支持恐怖主义等“莫须有”罪名入侵伊拉克并杀死其总统萨达姆·侯赛因,为了让西方国家放心,赛义夫成功说服了卡扎菲改变多年来坚持通过发展核武器来对抗美国等西方国家的立场,竟主动宣布放弃核武器来讨好美国等西方国家,并一反常态地协助西方国家打击恐怖主义。获得卡扎菲同意后,利比亚以赛义夫主持的卡扎菲国际慈善和发展基金会的名义,与洛克比空难事件的遇难者家属达成了总额高达27亿美元的赔偿协议;并且,赛义夫还说服了卡扎菲在2003年年底公开宣布放弃研制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由此赢得了西方“称赞”。2004年,赛义夫更是参与要求美欧解除对利比亚制裁的相关谈判,国际曝光率大增。并且,他还在利比亚一直推动立宪行动和政治体制改革。因此,赛义夫一度被外国视为利比亚改革派领袖及卡扎菲代言人,一些西方评论人士认为他是中东国家领导人后代中比较西化和政治开明的典型人物。

卡扎菲身亡后,分析人士就赛义夫能否发动反抗利比亚执政当局的“叛乱活动”展开争论。跨国信息公司董事长罗恩·马克斯说:“答案其实绝对是否定的。赛义夫之所以赫赫有名,是因为他是卡扎菲的儿子。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赛义夫时代’,也就是他赫赫有名但从未占据支配地位的时代,他最重要的支持者正是最终把卡扎菲政权炸得土崩瓦解的政界人士。”[5]卡扎菲的三儿子萨阿迪接受阿拉伯电视台采访时公开指出,赛义夫需为爆发革命负责,因为他忽视人民需求,使民怨积聚而爆发。这些话都值得人们深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