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篇·徐无鬼

徐无鬼因女商见魏武侯,武侯劳之曰:“先生病矣,苦于山林之劳 ,故乃肯见于寡人。”徐无鬼曰:“我则劳于君,君有何劳于我!君 将盈耆欲,长好恶,则性命之情病矣;君将黜耆欲,牵好恶,则耳目 病矣。我将劳君,君有何劳于我!”武侯超然不对。少焉,徐无鬼曰 :“尝语君吾相狗也:下之质,执饱而止,是狸德也;中之质,若视 日;上之质,若亡其一。吾相狗又不若吾相马也。吾相马:直者中绳 ,曲者中钩,方者中矩,圆者中规。是国马也,而未若天下马也。天 下马有成材,若卹若失,若丧其一。 若是者,超轶绝尘,不知其所。”武侯大悦而笑。徐无鬼出,女商曰 :“先生独何以说吾君乎?吾所以说吾君者,横说之则以《诗》、《 书》、《礼》、《乐》,从说则以《金板》、《六韬》,奉事而大有 功者不可为数,而吾君未尝启齿。今先生何以说吾君?使吾君说若此 乎?”徐无鬼曰:“吾直告之吾相狗马耳。”女商曰:“若是乎?” 曰:“子不闻夫越之流人乎?去国数日,见其所知而喜;去国旬月, 见所尝见于国中者喜;及期年也,见似人者而喜矣。不亦去人滋久, 思人滋深乎?夫逃虚空者,藜藋柱乎鼪鼬之径,良位其空,闻人足音 跫然而喜矣,又况乎昆弟亲戚之謦欬其侧者乎!久矣夫,莫以真人之 言謦欬kai4吾君之侧乎!”

徐无鬼见武侯,武侯曰:“先生居山林,食芧栗,厌葱韭,以宾寡 人,久矣夫!今老邪?其欲干酒肉之 味邪?其寡人亦有社稷之福邪?”徐无鬼曰:“无鬼生于贫贱,未尝 敢饮食君之酒肉,将来劳君也。”君曰:“何哉!奚劳寡人?”曰: “劳君之神与形。”武侯曰:“何谓邪?”徐无鬼曰:“天地之养也 一,登高不可以为长,居下不可以为短。君独为万乘之主,以苦一国 之民,以养耳目鼻口,夫神者不自许也。夫神者,好和而恶奸。夫奸 ,病也,故劳之。唯君所病之何也?”武侯曰:“欲见先生久矣!吾 欲爱民而为义偃兵,其可乎?”徐无鬼曰:“不可。爱民,害民之始 也;为义偃兵,造兵之本也。君自此为之,则殆不成。凡成美,恶器 也。君虽为仁义,几且伪哉!形固造形,成固有伐,变固外战。君亦 必无盛鹤列于丽谯之间,无徒骥于锱坛之宫,无藏逆于得,无以巧胜 人,无以谋胜人,无以战胜人。夫杀人之士民,兼人之土地,以养吾 私与吾神者,其战不知孰善?胜之恶乎在?君若勿已矣!修胸中之诚 以应天地之情而勿撄。夫民死已脱矣,君将恶乎用夫偃兵哉!

黄帝将见大隗乎具茨之山,方明为御,昌寓骖乘,张若、谐朋前马, 昆阍、滑稽后车。至于襄城之野,七圣皆迷,无所问涂。适遇牧马童 子,问涂焉,曰:“若知具茨之山乎?”曰:“然。”“若知大隗之 所存乎?”曰:“然。”黄帝曰:“异哉小 童!非徒知具茨之山,又知大隗之所存。请问为天下。”小童曰:“ 夫为天下者,亦若此而已矣,又奚事焉!予少而自游于六合之内,予 适有瞀病,有长者教予曰:‘若乘日之车而游于襄城之野。’今予病 少痊,予又且复游于六合之外。夫为天下亦若此而已。予又奚事焉! ”黄帝曰:“夫为天下者,则诚非吾子之事,虽然,请问为天下。” 小童辞。黄帝又问。小童曰:“夫为天下者,亦奚以异乎牧马者哉! 亦去其害马者而已矣!”黄帝再拜稽首,称天师而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