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回 借龙丹仙人助孝子 起贪念恶吏索神珠

列公听者,从来说:“神仙们本是凡人做,只怕凡人心不坚”。可见仙凡二途,原是一个来头。既有凡人,怎见得没有凡人修成神仙。列公不信,让著书人说点证据出来,给大家研究研究如何?自来神仙甚多,而神仙中最为世人所共知共闻,人人敬仰的,尤莫如八洞神仙。今人大概简称他们为八仙。

著书人自幼好道,曾经读过许多世不轻见的天庭秘笈,海上奇书。肚子中着实收藏了许多神仙故事。怎奈人事太生疏了,说将出来,未必动人信仰。还是摭举八仙得道始末,和种种实事显迹来谈论一下。此等事迹,或为妇孺所详,或有古迹可凭。

显见著书人不是撒谎儿哄人罢!

说那八洞神仙的修真得道。始于何时,经历多少年代,包含若干情事,正似一部二十四史,不晓从何说起。经作书人很费了一番苦心,才觅到一个小小端绪。列公们可曾听得古今传说,有句什么二龙治水的故事儿么?这事说起来平淡无奇,不道经作书人仔细考查的结果,竟和这八仙历史,有些小小的关系。按着事从跟脚起的规矩,要说八仙之事,竟不能不借重这两位龙君,作个开场的引子。

原来这两条龙,一在天之西,一在海之南。当那太古之时,南赡部洲西方一带,都是很大的泽国。其地称为灌口,是玉帝外甥二郎神所封之地,所以称为灌口二郎。如今四川地方,还有一个县分,名叫灌县,就是这个出典了。那时候,二郎神镇守灌口一带,时显灵异。附近水陆居民,无不虔诚奉祀,神厅中香火,不消说,是盛极的了。谁知那水国之中,向来有条老龙,因惧二郎神威,终年不敢出头,只在海中潜身修炼,得寿万千年,已成不坏之身。二郎神神通极广,只消慧目一观,神机默运,这海底海面之事,没有一件瞒得他耳目。也因此龙苦修已久,既不敢出来害人,何苦和他作对!所以装个马虎,不去理会他。

这日也是合当有事,那岸上有个孝子,姓平,名和。自小来便没了父亲,只剩寡母王氏,守节抚孤,把他养成一个勇健儿郎。偏偏王氏因作工过度,把一双眼睛都弄瞎了。平和千方百计,求神拜佛的,想要治好母亲的眼。可总没有效果。不觉大怒道:“我娘这样好人,为何得此惨报?可见天道是靠不住的!神佛是没灵感的!”这样一来,便把一个好好的孝子,激成了一种愤懑躁烈的脾气。不过王氏病已难治,他儿子如何发急,兀自没有用处。这平和恼怒多时,也竟无计可施,只有刻苦勤劳,挣了钱钞,奉养这位慈母。王氏虽然瞎了眼睛,却得儿子如此孝顺,心中也就宽慰了不少。常常听得儿子怨天尤人那种不平的说话,兀自恳恳切切地训诫他。平和因此稍知敛迹。每天除了作工养母之外,绝不敢多跑一步路,多说一句话。王氏益发喜悦,便对平和说道:“儿呀,我虽瞎了双眼,有你这样儿子,本来用不着我自己出去赚钱,就没了眼睛,也害不着什么!”平和道:“娘休这般说,儿子孝顺父母,都是应分之事。像娘一生忠厚贞节,还得这等毛病,那是不应分的!儿子要能上天入地,无论如何,必要查明这个原因。弄些仙药,治好娘的眼睛,才肯甘休!”王氏只当他是一句孩子话,也便一笑置之。不道平和一面勤力做工,一面仍是到处访问,可有医治瞽目的法子。

这天因家中柴草已尽,一早入山,砍了些枯枝,背在肩上,慢慢下山回来。行至半山中间,忽见一个道人,相貌清奇,神情飘逸,行动之间,似有一种祥光瑞气,裹住他的身子。平和料他有些来历,慌忙丢下柴,上前唱个肥喏,问道:“仙长何来?”那道人笑道:“我不是仙人,只能替人医治病痛,算个走方的医生罢了!”平和听说,心中一动,忙问:“不知仙师可能医治多年的瞽目?”那道人答道:“百病都治,只除瞎子不医!”平和听了,不觉呸了一声,拾起柴枝,架在肩上要走。

道人笑道:“你这孩子,怎恁般性急!”平和道:“我家只有一个老娘,我娘身体都好,就只双目失明,偏你这道人百症皆治,不医瞎子,分明好像有意和我作对一般,我还和你讲什么来!”道人又笑道:“我虽不医瞎眼,可知还有一个专医瞎眼的先生,我不举荐与你,你却何处去寻!”

平和见说有这等医生,忙又丢下柴,向道人打躬说道:“小子实因出来久了,怕老娘盼望,所以急于回去。方才言语失检,道长休怪!道长出家人慈悲为本,既有这等医生,千乞告诉小子,好去上门请他。果能医好我娘,一则是仙长阴功,二则小子必要重谢仙长呢!”道人点首笑道:“你一个穷人,一天到晚,挣钱养娘,还不得宽裕,怎说谢我的话。倒是出家人慈悲为本,这话却有些道理。也罢!你我在此相逢,多少有点前缘,贫道也敬你母子节孝,指示你一个去处罢!离这山三十五里大水之中,有条孽龙,修炼甚久,每天子午二时,一定昂头水面,吸取日月精华,口中喷出红珠一粒,光照水面,闪烁晶莹,乃是他炼成的丹。你可前去伏在水边,等他喷珠之时,念一句庵哩烘哩烘的咒语,用手一招,此珠必飞至汝手。可急藏回家中,挂之室前,凭你爱甚要甚,只须向珠默祝,都可应念而至。至于你母眼病,只须一触珠光,便能回复从前光明,包他一辈子再不眼瞎。”平和已知这位道者必是仙人,听了这话,拜伏于地。道人笑着扶他起来,说道:“不必多礼,牢记咒语,必可得手!老龙见珠入你手,必来抢夺。彼时有我在暗中帮你,不致误事。放胆去吧!”

说毕,一阵风起,那道人化阵金光,瞬息不见。平和大为惊异,忙又望空叩谢。肩柴而归,因恐母亲胆小,却不对她说知。候到晚上三鼓向尽,独自一人,出了后门,如飞赶到道人指示的所在,找了一个芦苇丛中,把身子蜷伏起来,连呼息也不敢透,只呆呆的望着水中,直至子时光景。果见一阵红光,从水底直透水面,惊得那些鱼虾之类,纷纷逃开。那红光升上水面,有一丈多高,向着月光,一上一下,一高一低的升沉着。同时似有一种白如银、淡如烟的稀雾,围住红光。平和哪有工夫去瞧那水底的龙身,一见红珠,喜欢得几乎跳将起来,慌忙镇定神思,默念一句“庵哩烘哩烘”。一面伸手向红珠一招。一霎时间,觉那红光向眼前直飞过来,几乎连眼睛都睁不开了。平和顾不得死活,拼命伸出两手,想要围住红光,探取红珠不料红光渐少渐稀,自己手中却似握住一物,仔细一瞧,不是那粒晶莹闪烁光芒四射的红珠是什么。平和这一喜,更是非同小可,待要起身出来,忽地一阵狂风,向这芦苇深处卷将过来。

一霎时,天昏地暗,月色无光,耳中只听得轰隆之声,宛如雷鸣一般,只在平和顶门上盘旋下来,吓得平和握珠伏地,只叫“仙师救命!”“仙师救命!”猛可里听得空中有人喝道:“孽龙不得无礼!听我法旨,我乃九天缥缈真人,汝修炼多年,不成正果,又念平和孝心格天,特借汝丹,救彼母亲,兼立功行,普济世人。你失丹之后,躯壳不保,生魂可仍在此间,切不可离开一步,三年之后,他应逢灾难。彼时魂托汝身,汝俩合身为一,自有一番功果。你和平和各得其所,正是一举两得。此时不必相仇!”说罢,风定雷止,依然一轮皎月悬挂太空,照耀得万顷烟波,光明皎洁。只见红珠出现之处,水面现出一个老龙头,望空点了几点,躲下水去,一点声形都不见了。平和也慌慌忙忙,恭恭敬敬叩了几个头,爬出芦苇,挟珠归家。

此时东方发白,红日高升,他娘正在床上摸摸索索地披衣起身哩。平和不敢惊动,仍和平日一般,走进他娘房内,刚叫了一声。他娘忽然把眼睛睁了一睁,道:“孩子,你手中捏的什么?这般红红的,真是好看。”平和见娘已能见物,惊喜巳极,却不及禀明原因,先把红珠取出,向他娘面前一晃,他娘猛可地立起身来,大声说道:“我的儿,你从哪里弄来这个宝贝,我一见此物,两眼大明,竟比年轻时候还来得个爽利明澈咧!”说时,伸手向平和要这珠子。平和忙说:“娘且莫性急,这宝贝可不是这么玩法,待孩儿想个法子,将他悬挂起来,娘可时时看他,包你一辈子眼目清明,不再会生出病痛来。”他娘依言,跟着平和一同走至中堂,看平和把珠子用线拴好,挂在中间,便有一团红光照彻内外。从此以后,不但王氏眼病若失,母子俩身体、精神,都觉得十分爽健,十分快活。而且,这珠子真可称得上如意珠,无论需要什么东西,只要对他默默地祷祝一遍,这需要的东西,自然会出现在屋子里,真是取之不完,用之不荆家中得此有力扶助,母子俩衣食一切,都用不着忧虑了。偏这平和性情奇怪,家中虽有此宝,他却一天不肯偷闲,仍和日常一般勤苦作工,风雨寒暑,概不休息。

一天,王氏对他说道:“儿呀,这如今得天之幸,你我衣食无亏,生活有着,你的年纪不小,也该留心访寻一位有才有貌的姑娘,早早完了婚姻之事,也好叫我了却一件大愿。”平和听了,答道:“母亲慈命,孩儿敬当遵从。怎奈孩儿自蒙仙人赐珠,治愈母亲目疾以后,曾许下一个大愿,要立下五百功行,才敢讲到婚姻之事。如今看看过了一月多了,也曾出入留心,并没什事可容孩儿施展的,这便怎样?”王氏见说,猛可醒悟道:“孩儿,那也不难,想仙家至宝,原为济世之用。我儿既然得之,还该公之于人,不但自己积德,也替那位仙师和老龙爷立些功行。”一句话还没说完,欢喜得平和直跳起来道:“毕竟是娘的见识高,孩儿怎么竟想不到!如今孩儿就去做个走方的医生,凡人有难治之症,只用红珠一照,包他祛病延年;再有贫苦人家,衣食不敷的,孩儿还可默祷红珠,把些银米与他。恁地时,不上一年,敢则立了千把件好事了。”王氏连说:“很好!我儿见义勇为,不可怠慢!既已想着,即日就去试办,看行得行不得!”平和笑道:“宝贝是不任人的,既能治母亲之病,自然也能治别人的病,既能照应我娘儿,又能救别人的困苦。”王氏笑道:“恁地时却不是好!”于是平和也不去做工了,天天挟着红珠,往来游行,凡是有病的人,经他把珠光一照,病人得了宝气,无不痊愈。

先是专替近村之人医治,后来大家传说开去,竟有远道之人,不远千里前来求治。平和一心济人,不但不取银钱,就是送来礼物,不能推辞的,也分送给村中贫困人家;还有些诚实规矩的人,因时运不济,弄得生活艰窘的,便向红珠求点银米送他。如此一来,不消三年工夫,这平和大善士的名气,早闹得远近皆知。而且平和性情爽直,从不晓得撒谎欺人。人家问他怎的一旦学得恁般本领,他便说,都是红珠之力,自己是一点不知道的。再问他何处得此红珠,他也总不相瞒,老老实实告诉他们。因此便惹动一个人的注意。这人非他,便是灌口地方的官长,姓毛,名虎。闻得自己治下有此异事,便想传那平和一问,要是果有此宝,当以官长势力,向他要这珠子。想定主意,就和妻子胡氏商量。胡氏喜道:“若有此宝,可先着他治好我女儿的病,宁可多化些银子,向他买了来。若是一味用强,恐惹百姓议论。”毛虎依言,打发两个差人,下乡来传平和。平和问起原因,差人说:“本官小姐患痴迷之症,听说府中有治病的神珠,特请先生揣去,治好小姐之病,自有重报。”平和辞别母亲,就要前去。王氏听到官中相召,不觉皱眉道:“孩儿,这官场之事,不是容易干的。此去务要小心在意!”平和应声:“晓得!”跟了差人,同到衙门。

毛虎听说请到了神珠医生,心中大悦,亲自出来,以礼相待。动问得珠缘由和此珠功效。平和从直禀告过了。毛虎闻言,也还似信非信,便请他进去医治小姐之病,平和相随入内。见那小姐面白如纸,目定神迷,分明是妖鬼附身。平和取出红珠,向她一晃。这珠原是灵物,那些山精野鬼,怎能挡得这等灵光。

但听“阿呀”一声,这小姐向后就倒。平和收了灵珠,小姐又蹶然而起,见父母都在一边,不觉大哭道:“爹娘啊,孩儿好苦也!”毛虎夫妻都喜欢得说不出话来,齐向平和拜谢道:“小女自得此病,已有半年,不省人事,就是家中亲人,也不大认识。今蒙先生神物一照,立时清醒。先生真我家恩人也。”平和忙着谦逊。这小姐自言:“春间在后花园玩耍,忽然一阵腥风,触鼻而晕。以后所作所为,全没主意,也不晓什么道理。”平和道:“这不消说,是一种什么妖精,附小姐身体,来享人间福食。”毛虎把平和请出外厅,酒筵款待。席间,动问平和可肯将此珠出卖。平和笑道:“小民虽得此珠,却不能算是自己的。将来期限一满,少不得仍由仙师收回,还给老龙。小民断然不得擅卖。就是老爷得去,也不能久长,何必多此一举呢!”毛虎只当他是推托的话,再三恳商。

平和究是孩子心性,怫然而起道:“小民得此神珠,先为医治家母眼症。后来才替别人治病,左右不过藉此立点功德,从来也不曾得过人家一点好处。若是放在老爷府中,老爷哪有闲空时间替人治病,却不辜负此珠。老爷是大贵之人,穿的、吃的、使的、用的,哪一件儿不遂心。就得此物,亦不过将来珍藏起来,究竟有什么用处,却不耽误了小民行道的功德。似这等损人不利己的事情,我劝老爷少做为是!”毛虎听了,不觉大动肝火,便命差人将平和捉住,搜出他的珠子,免他妖言惑众,弄出不轨之事。平和见众差上前来捉,心中大怒,立刻离席而起,仲起右足,踢翻了一人。又一拳,打倒了一人。众差发声喊,各持兵器,一拥而上。

平和恐怕有失,取珠在手,大呼道:“老爷不必动怒!众位哥,也不必厮打,听小人一言。”毛虎只当他愿意献珠,忙命众人且慢动手,看他有什么话。只见平和从容禀道:“老爷是小的长官,老爷有命,小人怎敢违背!怎奈此珠委实不是小人所能久占。小民若擅献老爷,将来仙人责备,老龙索取,小民也逃不过一死,还不免负一个监守不慎的罪名?若是依了老爷之意,也不能出得衙门,总是一死,小民宁愿死在老爷贵衙之内。死后有知,还能求谅于仙师。老爷不信,请看小民立刻把此珠吞下肚去。小民当然不能活命,就是一时不死,任凭老爷刀斩斧砍,小民不敢有怨言。”说罢,张开口,把颗大如李子、红如丹霞的红珠,塞了进去。一仰颈,咽的一声,滑入腹中。毛虎忙命众人快抢,却已来不及了。只见平和颜色大变,面如金纸,眼若铜铃,向外面直走出去。毛虎不敢拦阻,由他出了衙门。

平和一口气赶回家中,见了他娘,伏地大哭道:“我那苦命的娘啊,孩儿如今再不能侍奉你了!”王氏大惊问故。平和只说得一句,“红珠已入腹内!”王氏不等他说完,已吓得面如土色。匆忙之中,不择言语,只说:“怎么好,珠是龙丹,丹入儿腹,是要变龙的呀!”一语未完,猛地狂风大起,乌云四合。

王氏只觉眼前金光万道,神眩目迷,半空中似有龙鸣之声。定睛一望,果见一条金龙,婉蜒上下。再瞧平和,已不知哪里去了。

不知平和化龙以后,有何怪事,却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