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回 受谤言不夫而孕 明心迹别女投河

却说秀春听母亲那般说了,不由一阵伤心,泪如雨下。从此日起,她便不言不笑,饮食少进。每天把双眉蹙起。额上显出一条条的皱纹来。瞧这情形,分明有什么重大心事,不能言宣的样子。数月之后,身子越发瘦损,兴致也完全消灭了。虽是活在世上,和常人一般无二,却是失魂落魄,奄奄无欢的情形,简直叫不相干的人见了,也替她难过。此时她的父母,也觉得她这情状有异,夫妻俩只得苦苦开导解劝。无奈秀春既不说出伤心之事,又不说出得病之原,凭你横劝竖说,她也不过当时一说,阳为顺从,口称遵命,实在她的心事没有转回,兀是照旧生她的病。

更不料祸不单行,秀春一家,既因秀春有病,大家没有了兴致,偏偏那年疫病盛行,村中死亡枕藉,秀春的父母也就在那时相继去世。秀春母子少不得哭泣尽哀,买棺盛殓。等得丧事完了,秀春忽然把飞龙叫去,对她说道:“我儿,你可知道你娘是没有嫁人的么?可知道你这身子从何而来?”再追上去说:“你娘为什么不嫁人?既不嫁人,为什么无端生你?又把你抚养到这么大呢?”

飞龙自闻同学欺侮说话,也着实想打听本身的来历,和伊娘不嫁而产的故事,怎奈乡人好奇,而爱述怪异,明明一无可怪之事,到了他们口中,也要装点得千奇百怪,若是真有怪事,更少不得添枝带叶的,加上许多材料,往往说得真相驴唇不对马嘴,必然面目全非,去题千里。而且张甲是那般说,李乙又这般讲,双方说来,竟似把个飞龙弄得和戏词上说的,“什么不问还好,一问就越发糊涂了。”她又不敢请问生母和两位祖大人,只得天天闷在心头,想遇有机会,总可问得出来。如果母亲并没不端之事,确系不夫而孕,便要找到那个侮辱的同学,严行交涉,替母亲争回这个贞洁的名誉,要回自己已失的体面。这都是她心中隐藏的念头,别人是看不出来的。这时见母亲忽然问到这件疑案,慌忙跪了下去,磕头下泪道:“娘怎么今天问起这个话来,孩儿要能够明白此中原委时,也早有法子,使我娘不致那样愁眉泪眼的过日子了。”

飞龙这几句话,却说得正是得体。既没有使她娘失却身分之处,也且把自己久要明白而未敢启齿的委曲,完全托了出来。不道她娘听了这话,不觉放声大恸起来,由着爱女跪在面前,也不去拉她一拉,只是惨然说道:“无知的畜生,连你自己也不晓得你这身体是哪里来的!可教我这做娘的怎样能够知道呢?”说罢,又是一阵哽咽,却仍旧由着飞龙跪在地上。飞龙见此情形,自然更不敢起来,也不能插一句下去。半晌半晌,才见她娘在袋中掏出一张纸儿,向她面前一掷,大声说道:“你要知道你出世之事,尽在这张纸上,我要不为你这孽畜,从前也不得听许多闲话,白在这世上受无穷的冤苦!今后若再不给你一个交代,又怕你白活在人世,受我做娘的受不了的冤苦,所以趁如今我的爹妈都已下去,我对上的责任既了,对你的责任,也要宽舒一下。从此,你既可以做个清白纯洁之人,我做娘的,也可早完孽债,免得再在世上受罪。”

说罢,头也不回,掩袖归房而去。这飞龙正捧着那张纸头,仔细跪读,却才明白自己的出身来历,和她娘不夫而孕的原因,并这十余年含辛茹苦蒙受冤谤的情状。最后还有几句诀别之词,想到方才母亲所说那种语气,显见有一死明志之心。先时瞧得出了神,并没注意到她娘行动,比及读完那篇东西,心中十分悲伤痛苦,眼中泪雨点点洒在纸上,由不得抬头一瞧,才见她娘已不在座上,不知何时走开去了。飞龙这一急,真是非同小可,连方才洒出来的眼泪,也几乎缩进去了。他已认定她娘此去,必没好事。慌忙三脚两步,赶进去找。哪里有她娘的踪迹。急得她屋前屋后到处乱找,兀自没有影子。又想,一眨眼的工夫,无论如何走不到怎远的去处。要便是投了河罢,谅来一下子工夫,也不会淹没下去。于是急急忙忙赶到河边一望,却才看见河埠上,丢有一信,外写:“飞龙我儿亲启。”飞龙不顾死活,扯开一看,只见上面写道:

“我若早死,汝不得生,我再不死,汝亦不能为人。昔年孕汝,即在此埠;今日别汝,亦在此埠。若不相舍,可先在此招我魂灵。一二日后,我尸上浮,可葬我于高山之上。家中贫极,无物可变,忆昔仙人谆嘱,如有急需,可从汝顽壳求之。曩以心力事父母,养吾儿,十余年含辛茹苦,幸已过去,既无急需,未尝往请。今知而为难,即以相告,汝之顽壳,在我床后米桶中。汝有仙根,必成大器。我女流,见识无多,不足以教汝,汝自勉之。母氏春绝笔。”

飞龙瞻望大水,水波不兴,万籁沉寂。只有打探热闹之人,却早挤满一岸。飞龙读完遗言,恸哭而晕,幸得众邻人将她扶回家内。飞龙醒了回来,仍要去寻找母尸,邻友人等只得各持器械,跟着她到河畔,大家帮她探觅。有用绳子向水底测量深浅的;有用竿子向各处探摸的;也有善泅之人,在四近水面上,浮游一周,察看有无尸身。但是结果,却一无所得。飞龙大哭,忽然纵身入水,亲自前去掏摸。一时众人都发声喊:“龙姑去不得,你是不会游水的,不怕淹下去么?”哪知飞龙原是真龙化身,身虽成人,性却未变,一入大水,不但不觉气闷,反觉身心舒泰,比在陆上更来得爽快。而且双目清明,即至极深之处,一草一虫,都能瞧得仔细。看她沉入水底,到处找觅,只吓得岸上人个个摇头,人人叹息,说:“好好一个孝顺的孩子,这番可没了命也!”

大家正在呆看动静,无法挽救之时,忽见水面上起阵波浪,夹着许多白色泡沫。接着,有无数鱼虾龟鳖之类,随着波浪,飞一般向下流头卷去。这是因龙为水族之王。飞龙一入水中,这批小动物,怎能安居故土。一见了她,不由都吓得魂胆飞越,拼命奔逃去了。众人正在诧异,才见飞龙双手托着一个尸体,浮出水面,向这边岸上游将过来。众人见了,又都替她喜慰,都道:“毕竟孝女是有神灵照应的,她这从不识水性的人,竟能从水底找到母亲尸身,不有神助行么!”大家一面议论,一面欢欣鼓舞。等飞龙浮到岸边,大家一齐帮忙,替他搀起尸体。飞龙自己也跳上岸来,伏在尸体上,大哭不休。

众人劝止了她,又帮她将尸身扶了起来。不料那尸腹之下,还系着一块很大的东西,仔细一看,原来是块大石。大家这才明白,她怀必死之志,又怕身体一时不得没顶,所以借这石块的重量,方才容容易易的沉了下去。众人又都叹息说:“看不出这位姊姊,如此烈性。”慌忙把石块又解下了。飞龙背上肩,七八人左右抬扶,搬回家内,少不得要买棺成殓。飞龙将娘的遗书,给众人看了,领着他们同到她娘床后那个米桶内一瞧,果见亮晶晶一个圆球,只一面裂有七个孔洞。众邻人有知道的,也有曾经目见的,都说:“不错!不错!从前仙人临去,确有这句吩咐的话,况有令堂遗言,龙姑可暗暗通诵通诚,求得仙人照应,必有应验。”众人正说得起劲,回头见那飞龙,目注圆球,宛如出神一般,不晓得她想甚心事,大家将她一推,方才醒悟转来,反笑了一笑道:“这是我自己的东西,何用通诚。

说罢,伸一指向球缝一探,那洞便立时放大,可容一手插入。飞龙将手放进去时,果然探出一锭银子,再一探,又得了些素衣孝服以及香烛鞋帽之类,凡是居丧应用之物,除了棺木要用银子去买,此外竟完全都得了。众人见了一个个称奇道怪,都说从今后龙姑可以不必忧穷了,有了这稀世之宝,就要造所王宫,也容易的。

飞龙此时,已有些悟道之意,听了这等说话,一点不觉开心。只请人帮忙,快快把棺木买来,成殓了母亲。却把棺柩殡在中堂,天天伴着宿夜,每饭必祭,每祭必哭。等得过了七天,飞龙在灵前拜祝道:”孩儿要替母亲报仇,前去寻觅仇人。母亲阴灵不远,须要照顾孩儿则个。祝罢而起,向那圆球中,探得利刃一把,出了大门,奔那造言毁谤的同学家中,声言报仇!

谁知那家却是本地富户,因听得秀春投河之后,飞龙时时宣称说要刺杀仇人,因此先期预备,特出重金,聘到勇士两人,出入相随,不离跬步。这时听说飞龙到来,便嘱两勇士和她交手。可怜飞龙虽有宿根,究竟此生未曾习武,单只一点孝心,不顾一切,毅然而来。若论真实本领,哪里敌得两个勇士,略一交手,便被他们戳伤两处,幸而一人颇有天良,不肯下十分辣手。见她已经受伤,忙把伙计止住,说道:“我们受人之禄,只要保得他不吃人亏,就是了。这位小姊是真孽女,你我断断伤她不得。害了她,必得天谴。那人也明白了,倒好言劝慰了飞龙几句,瞒了东家,将她送回家去,又送一包伤药给她调治。此事毕竟被他们东家知道,回去就受了一场训斥。立时请他们走路,另外雇人守护。

这飞龙回到家中,伏在灵柩上,痛哭了一日一夜,不觉神昏力疲,支持不定,倒在柩旁,宛如入梦。忽觉屋中有人唤道:”胡飞龙,你的师尊到了,还不起来迎接法驾。“飞龙心中正想拜求名师,学些武术,好再去行刺。听了这话,宛如自己原有师父一般,慌忙睁眼一瞧,只见满屋中香烟缭绕,有四个童子,八个青衣,十六个黄巾力士。此外并有一班仙乐,格外悠扬,异常动听,大众围拥着一位仙人,手持宝剑,足下生莲,神气十分庄严。飞龙猛然记起,这仙师,真个好似见过面儿,可又记不起来。却不管这些,竟自匐匍膝行,走近仙人脚边,叩头出血,涕泣有声,只说:”仙师救我!师尊救我!“那仙人命她起来,含笑问道:”你从何处见我来?可能记得?“飞龙又记了多时,半晌回答不出。

仙人微微叹口气道:”相离不久,哪来如许魔障。“说罢,命童子取出一面小圆镜子,着她自己照来。飞龙俯伏地上,战战兢兢,双手接过那镜,照了一 回,却从七里泷船舟失事,人畜器具沉没水中,只剩一条篾缆,修道成龙起,直至火龙真人送其投生,化为道姑,替她收生,取去口中小珠为止,一幕一幕完全映现出来。飞龙看完镜子,恍然大悟,叩拜不已。真人口中吐出一件东西,喝道:”还稀罕你这玩意,还了你罢。“飞龙只见那东西光圆莹润,大如绿豆,却是一粒极好的神珠。飞龙心中明白,就是自己前生修炼的丹,慌忙接在手中,立时放入口内,哇的一声,咽了下去。

真人吩咐道:”再去瞧瞧你的顽壳可在那里?“飞龙进去一看,说也奇怪,那挺大的圆球,早不晓哪里去了。跑了出来,禀告过了,兀自怔怔地如有所思。真人咄了一声道:”有了真的,还稀罕那假的作什么?“飞龙心中益发彻底澄清。真人大喜,嘱道:”你从今便已功成行满,人仙两界,尽你游行,不久还有玉帝敕旨,和西方老龙配成夫妻,一同受职,诞育子孙,统辖四海。我又虑你法术太少,诚恐惹得众仙讪笑,今先授你五行遁法,和三十六般变化,以及召神遣将驱鬼役妖诸法,你便可出冥入幽,登天下地,周游四大部洲,往来三山五岳,任意逍遥,无拦无阻。等你膺受敕命,再来引你去朝参玉帝元始,和老君祖师各大金仙,还有你师叔缥缈真人,就是西海老龙的师父,他今亦去传授老龙许多法术,将来你俩总是夫妻,若本事不济,不但配不上人家,连我这脸子,也输给你师叔了。你须好好练习,用心习上,休负我一片栽成之意,期望之心。“飞龙再拜道:”弟子受师尊天地之恩,再造之德,怎敢不用心习上,辜负师尊玉成之恩呢!“火龙真人笑道:”你晓得了,就好了,你我相遇,总是有缘,倒不是感激不感激、玉成不玉成那些话头。总而言之,你能自爱,就是爱我。爱我之道,莫大于自爱,也莫大于自重。你能明白这个道理,我无忧矣!“飞龙叩首受教。真人上坐,瞑目不语,众侍从也都肃静无声。这一夜,近百里人家,家家望见胡家屋上,有五色彩云从半空直达屋内,且有一种异香,吸人鼻中,令人神气为之清爽,精神为之振奋。

那近村人家都早知胡家孩子是仙人下凡,有许多奇情异迹传播出来,倒还不甚惊奇。只有距离较远,关系毫无的人家,闻见这等情景,不由一个个大惊小怪,议论纷纷。有好事之人,竟会不辞跋涉,赶来探看。也有信仙慕道之人,料道必是神仙下界,才有这等瑞气祥光,不免发生一种求度之心,也都赶来瞧个实在。一夜之间,四方赶聚之人,不下数百,整整闹到五鼓将近,人人都亲见那些彩云异香发自胡宅,不由都到门缝中东张西望,甚至爬上高枝,向室中窥探。

最可怪人人所见,个个不同。有说确见仙人上座讲道,众弟子列坐听经的;有说室中寂无人声,天井内有许多狮象虎豹,巡逻守卫的;又有说望见一条大龙,伏在神仙足畔,听受传道的。诸如此类,议论不一。其实这些人所见却都是不错,不过个人根基不同,缘分也互有深浅,因之所见有远近内外之殊罢了。

欲知这一夜中,真人施何法力、飞龙如何受教,容待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