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8回 老蛟登岸毁福德 月老下海作龙媒

却说火龙真人听说蝙蝠是将来辅佐玉帝的八仙之一,不觉点头说道:“原来如此,我却真个不晓得。”缥缈笑道:“如今却再对你说老龙闹祸的事情。”

原来蝙蝠得了文美真人教化,说他有功于灌口人民,可得他们一千年的香火,将来便可早转人身,前程远大。并替他召来灌口大小土地,着他们传谕灌口百姓,替他立庙奉祀,以表崇报功德之意,兼了却一重善因佳果。

灌口百姓得了土地指示,果然家家户户踊跃,替这蝙蝠造了一个庙宇,地方虽然不大,体制却也庄严,而且百姓们因是奉了土地之命建立此庙,对于蝙蝠异常尊重,大家称他为福德正神。这是因福蝠同音,既可表示敬意,并希望他永久赐福。到后来,灌口一带千里之内,逢有喜庆之事,或是遇到年节,家家都悬起一轴五蝠或九蝠之图,取个广纳多福的意思。

据闻,这东西虽然小小动物,倒也颇通灵性,凡是虔心祀奉他的,也能显些报应给他们瞧。因此庙中香火,也觉盛旺起来。这蝙蝠受得人间香烟久了,居然也能变化人形,示现乡间,不过历时不久,或七天或十天,仍要变回本相。他是兢兢业业、谨慎小心的东西,平常不敢轻易离寺,恐怕惹出是非,致干天神谴责。

谁知劫数已定,该要遭殃的,就万无幸免之理。这蝙蝠不晓怎样,和我这敝徒忽然认识起来。大家全是重义尚德的人物,自然非常投契,非常亲密。这老龙每逢上岸谒她娘坟墓,必去蝙蝠庙里谈心。蝙蝠虽不能下水,有时也化个人形,独赴海滩,叫着平和的名字。这老龙便出来,和他一同游玩。大家往来十分莫逆。

本来这也是平常之事,原没多大关系。不料海中另有一条蛟龙,修炼年月虽在老龙之后,学的妖法却并不在老龙之下。这蛟龙闻得小弟前去度化老龙,不久又成正果,心中已是不平。

一天化了人身,行过那个蝙蝠庙内,进去瞻望一回。见庙中只塑着一个绝大飞禽,他也不晓得这是什么来历,却错疑是西方如来顶上的孔雀,忙着上去行了个礼。出来问了土人,才知是一个老鼠变化的蝙蝠。并问明他们立庙的原因。这一来,几乎把他气个半死。立时捏诀召神,把当方许多土地一起喊来,责问他们:

“为什么把小小虫豸,弄得如此大样大模的,受百姓人家的香火?今儿我错认是如来顶上的孔雀,还朝他行个大礼,叵耐那畜生竟敢高坐堂皇,连客气话儿也不说一句,这真可恶极了。我老蛟与天地同寿,修成无上道法,除了能够管我的二郎神和我所崇仰的几位仙佛外,几时曾向那些不相干的下流神仙,说过一句软话。不料今儿竟吃亏在他这小畜面前。这还了得!如今长话短说,我就限你们于三天之内,将此庙拆毁,把这小畜撵出境外,万事全休;如敢违命,我先打断了你们的腿子,再取一把火,烧了他那鼠窠儿。”

土地们见老蛟如此发怒,又明知蝙蝠来头不小,真是两面为难的事情。一时面面相觑,回答不出。老蛟怒道:“你们一言不发,难道看得我老蛟道力不及一个小小老鼠?难道怕了老鼠,就不怕我老蛟吗?好!好!既你们这样轻视我,我也说不得,要对不住你们了。”

说时,气冲冲地取出一把三 尖两刃刀,乃是他身上须髯所炼。刀一出鞘,就有万道寒光,直逼人面。那老蛟举刃横眉,大有用武之意。吓得土地们战战兢兢,缩做一堆。大家没口子喊:“大王爷息怒,容土地们细陈情形。”老蛟横刀怒声道:“快讲!快讲!”

土地们见老蛟不可理喻,大家商量一回。其中有个灵便些的,想到龙为水中之王,水中百物都受他的指挥,闻这蝙蝠和灌口老龙极好,不如借这老龙声势,吓他一吓,看他如何对付。于是含笑说道:

“大王不必动威,谅这蝙蝠岂是大王对手。土地们受他驱使,也甚不服气,不过他的祖师文美真人,是大有法力的上仙,近来他又和灌口龙王非常交好,来来去去,甚为莫逆。土地们本待遵命拆卸他的庙宇,赶他回山,等文美真人知道了,有大王替我等作主,土地们也不说惧怕的话。倒是灌口龙神近在咫尺,闻他朋友吃亏,必来相助。他是水族之王,势力最大,万一发怒起来,只消把法身一动,便能倒海移山,使阴阳两界不得安全,那时土地们果然该死,只是大王和当地人民也不免吃他的亏,这却如何是好!”

这几句话,在土地一面,自谓说得非常圆滑,哪知刚巧触了老蛟之怒。听完了话,气得厉声怪叫起来。

这一声喊叫,非同小可,连灌口那座高山,都震了一震。吓得土地们大批儿遁入土中,不敢伸出头来。这老蛟也不再找他们,拼着一口恶气,迳来庙中,把那蝙蝠神像打个稀烂乌糟。随后把一庄庙宇,也拆成瓦砾地。

从来说,无巧不成书,偏偏这时蝙蝠又去海口瞧他好朋友去,他俩都化成道人模样,在那岸上有花有木的去处,闲步散心。正讲得有趣的当儿,那蝙蝠忽然平空地打了一个寒噤,接着有些头眩脑昏的样子。一霎时,身心震荡得好不自在,便对老龙说:“师兄,小弟此刻身子极不舒服,一颗心好似出了腔子似的,非常不安。不要我那小庙中出了什么事情。”

老龙听了,笑道:“师兄真是多疑胆小,别说师兄心慈德厚,地方人民谁不虔心礼拜,就说妖魔鬼怪妒忌师兄的果然都有,谁不知道师兄和小弟交情莫逆。这一带地方,又谁不知小弟的威名?得罪了师兄,就是得罪了小弟一般,小弟肯甘休他吗!想来现在天气不正,师兄一时受了什么时气,也是有的。我们修道的人,死生两字,尚且制治我们不得,何况小小毛病,等一下子,怕不就好了。师兄千万不要这般多心,倒不像我们修道人的志气了。”

蝙蝠听了,说道:“不瞒道兄说,小弟奉师尊名来受此地香火,当时师尊亲口吩咐,原不过千年的期间,如今算来,也差不多了,因此连日心绪不宁,防有什么意外之事。小弟原不是像世上恋禄位的那种贪夫,况且香烟虽满,正好回山依随师尊,再用些性命上功夫,庶几早日可转人身,成大道。眼前这些虚荣,一点用不着贪恋。怕只怕千年谨慎,禁不得一刻大意,万一庙中侍从之役,闹些什么祸事出来,岂非罪归于主,这是第一件大事。二则小弟此去必和道兄暂时分手,彼此相爱正切,一旦分别,于心也觉不安。这又是一件事情。方才好好的走路,无缘无故我这身子忽然打了一个寒噤,这是从来没有的事!从前遭洪水之灾,从中原流到此地,几千里之遥,也没曾有过这等景象。若说毛病,更是你我修道之人断不会有的。想来这当中一定有些道理,只恨我们道力太浅,不能预知其事罢了。我想时候不早了,小弟暂别道兄,且回去瞧瞧是怎样情形。要是真个没有什么,明天却再过来报告道兄何如?”

老龙见他如此说了,只得点头应允。心中却还很笑他胆怯。正在踌思,忽见几个土地匆匆忙忙跑了过来,齐向二人行了一个礼儿,一面向蝙蝠说道:“尊神知道庙中的变故么?”

一言未尽,吓得蝙蝠目瞪口呆,连老龙也吃了一大惊,忙问:“你等怎讲,他庙中来了什么妖人吗?再不,或是他的侍从辈在外闯祸可是吗?”土地们这才把前后事情一一禀告他们。

老龙怒道:“可恶的妖畜,他竟不晓得我老的厉害吗?好得很!师兄暂躲过一边,看我来收拾此妖。一则为师兄出气;二则免他在此扰害闾阎;三则也叫他认认老龙的本领力量,看他再敢狂言不敢了!”

那蝙蝠原是非常守本分的东西,况且明知香火将满,迟早必要回山,况有这个机会,正好藉此收场,回去向师尊缴旨。何必苦和人家作对!哪知老龙却不是这等见解。他原是一个躁烈非常的汉子,吩咐了蝙蝠几句,再不等他回答,立刻现出原形,腾起天空,略一转动,早巳到了那个福德寺内。

可巧老蛟打完偶像,怒气未息,还在那里指天画地价对众大骂。说话中间,还句句带着老龙。老龙愤不可遏,就从半空中大喝一声:“兀那妖魔,休要无礼!你爷爷在此!”

老蛟却没想到老龙此时就会赶到,心中也不期一惊,慌忙显出本相,纵起云头,挺三尖两刃刀,同老龙杀将起来。这龙身子庞大,把头一撞,力如压顶的泰山,将尾一摇,势如拔木的风雨。那蛟身手敏捷,上下腾挪愤懑而神鬼胆战,左右纵跃回环而天地含愁。

双方势均力敌,战够多时,不分上下。惹得老龙性起,忽然吐出灵丹,化成万个火球,围绕老蛟。老蛟本是水底猛兽,生平最惯用水。一见火势,便想用水相克,却不知老龙之丹乃是日月精气所成,吐的是老龙本身三昧真火,岂是平常水力所能消灭。老蛟用尽气力,搬来半海之水,希望灭去神丹。结果,反如火上浇油,越加助了火威,却白白地害了无数人民和许多田舍。老蛟情知敌不住,便化条小鳅隐身波浪之中,没入深潭之下。老龙找了多时,找他不到,不觉火性大作。亏他不假思索,使出一个蛮法,竟从远处运来几座大山,倾入海中,想把海水填平,不怕那蛟不被压死。

缥缈真人说到这里,火龙真人不觉大笑起来,说道:“原来令徒真是一个心粗胆大的呆龙他也不想想,假如真个把灌口填成陆地,老蛟果然压死,他自己呢,难道把老窠都丢了?难道他就算得准填海之后,你这位老师刚巧前去带他到东海来,所以连自己窠儿也不要了吗?”缥缈真人笑道:“所以才称他是蛮法呆力啊!他这么一搅,果然把老蛟压在海底,但他也几乎弄得性命不保。本来这地方是二郎的治下,上中下三界事情,统归他一人治理。此时已得了蛟龙相争、水淹民居的消息,忙着带领大兵,前来弹压。不道来迟了一步,海水大半已被老龙填平。二郎大怒道:‘毒蛟惹害压死也不为过,如今老龙所犯的罪,不比毒蛟更大了吗?这事要不严究,将来沧海桑田,随时变化,连我也没有主权了。’便下令搜查老龙,擒来见我。也是老龙命不该死,一闻二郎兵到,早就逃出境界,却教我来这里。谁知一霎间的功夫,竟又弄出这等天大祸事,真正从哪儿说起啊!”

火龙真人笑道:“所以说,我俩可算得同病相怜。祖师把这个苦差使交在我俩手中,偏偏这两个孽畜都是这般撒野的性格,他们自己闯祸,将来的报应,也是他们自己承当,那也可谓自作自受。不过你我枉作老师,竟连两个徒弟都不能制服,给师弟兄们知道了,也是不好意思呀!”缥缈真人笑道:“是呀!”并也把那篾龙闯祸详情问了一遍。火龙真人一一告诉了他。因又笑说:“本来他们违背师命,应该严厉惩戒,才见得我门下规律谨严!无奈现在正是用得着他们的时候,只好先行唬吓他们一番,着他们辅佐世主,将功折罪。”缥缈真人笑道:“如今下界君王动不动讲什么权术不权术。你我神仙,应该以礼待人,以诚格物,怎么也用起这等诈术来!”火龙真人笑道:“这叫做一种从权的办法,不如此,哪能使得两畜俯首帖耳,小小心心的前去供职呢!”缥缈真人大笑道:“什么从权不从权,我只晓得,诚不能格物,不得已弄些虚化儿,谎言欺人罢了。”火龙真人笑道:“就算如此,你我身为师父,到这无可如何的时候,少不得只好权宜一次了。”二仙说罢,相向大笑。

不一时行到海面上,火龙真人捏一个召龙诀,那胡飞龙仍化成一个女郎,应召出海。一见师尊,不由愧悔交集,拜伏于地,泪如雨下。缥缈真人也把平和召来,两师按剑坐在水面上,海波起处,都成朵朵金莲,拥住二仙,形状十分庄严。两龙俯伏海面,自知有罪,不敢抬头。二师喝道:“你俩知罪吗?”飞龙兀自涕泣不敢开口。平和毕竟倔强些,昂起头来,诉说蛟龙肆虐情事。缥缈真人挥手说:“我怕不懂得,还用你讲!”吓得平和重复低头不敢再言。因对火龙真人叹道:

“论他们存心,倒也不能说是怎歹怎恶!不过所作之事都有过分的地方,这就要算他们的大罪。况且还有大闹天宫之事,方才要不是我俩赶到,只怕你们性命早完了!你们自恃些小法术,以为世上天下,再没比你们更强的了!岂知九州万国,三界海岛,多少有才有德之士,哪一位不强过你们!自负法力而傲视他人者,久后终必死于法术之下。须知法术这东西,却是给你们作自己防卫之具,或用以济世救人,不是教你们凌侮别人,干纪犯上的。从前我俩度化你们之时,是怎样叮嘱来着?怎一违师面,就都干出那等大祸来?这要照仙家规律说来,你俩还得负一个目无长上不遵师命任性胡为的罪名儿!你俩自己说吧!现在见了我们,该受甚等处分?”

飞龙究竟忠厚,除了叩头请罪之外,再不敢多说一句。火龙真人又笑问平和:“你的意思如何?”平和却正色说道:“师伯师父,要不是你爱我俩,今儿也不来相救了!既是救得我们,可见我俩还不至杀身之罪!如何处分,两位师尊自有权术,横竖总是为我俩前程设想,我们就死,也都感激师尊的,这就完了!”

这几句倒说得十分得体。把个仁慈的火龙真人先说得好笑起来。缥缈真人也笑了笑道:“你们既都知罪,可得从此小心习上,严谨奉公,再不任性胡为吗?”两龙都叩头道:“承师尊天高地厚之恩!我俩再敢恃法妄为,情愿死于师尊飞剑之下!”

两师听了,便着一齐起来,对着他们的面把他们出身都说了一遍。两龙各站在自己师尊身边,唯唯听命。二师教他们先行个师兄妹相见之礼,正待说后来之事,忽然见东北方一朵彩云,冉冉而至。二仙抬头一看,笑道:“那是月下老人来此作什?”一语未了,月老云头降落海面,和二仙相见。

未知此老到来作什么,却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