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9回 邀天眷实授龙王 博庭欢假制螺肉

却说月老下落云头和缥缈、火龙二仙相见。二仙动问道:“道友来此何干?”月老笑道:“贫道百务不管,专理上中下三天,海内外各洲的婚姻大事。现在两位的高徒,合有姻缘之分,二公怎不请我吃一杯喜酒?”二仙才知他的来意。都笑道:“原来如此,倒劳动大驾了!但小徒辈都是龙种,难道他们婚姻之事,也归道友管理吗?”月老笑道:“那个自然!贫道只掌一切姻缘,却不分仙佛人物。”

说时袖出一本册子掀将开来,给二仙看道:“两位请瞧,这不是两位令徒的名姓吗?”二仙看了一会,果见册内载着平和、胡飞龙原系龙种,后转人身,合于某年某月某日成为夫妇。

二仙阅讫,月老收了册子。二仙即唤两徒见过月老,着他们行个大礼。月老笑容可掬,连说:“不敢不敢!”又道:“将来二位职为水族之王,司四海之事,而且诞育龙种,分司各海,前程正在远大。况且彼此不相统辖,民算友朋,怎敢当此大礼!”二仙笑道:“将来之事,将来再说,现在你是大媒,怎不谢媒。”月老无奈,受了一礼。

月老着二人拜过天地并两位师父,然后行交拜之礼,便算成就了一段良缘。火龙真人笑着说道:“小徒辈得订良缘,都是贵道友劳神,水酒一卮,是最薄的敬意,怎奈他们不日受职,尚未朝见仙凡两位帝皇,也不曾备有宫室,竟连这最低的敬意,也不能申达,这却真是很难为情的!”月老笑道:“这事本该做老师的代替他们布置,今既这么说了,暂容记下这顿喜宴,等将来贵徒们荣膺敕命,再到他们新宫中祝贺荣任,加倍叨宴吧!”说得二仙大笑。月老说:“事情很忙,不便多留,这就要告辞自去。”

二仙相对笑道:“这老儿倒也说得俏皮,你我既为老师,也该送他们一点什么东西才好。”平和听了笑道:“师尊赏我们的,自然是极贵重的东西。现在徒弟们虽成夫妇,尚无家室,不如暂留师尊这里,等徒弟们得了寸进,将来有了家室,一总领赏吧!”二师笑道:“这话倒也近理,且等玉旨下来,我俩替你弄一所宫殿去吧!”平和等急忙叩谢。二师吩咐道:“现时北方一带,已发大水,人间帝皇号为虞舜,乃是一位极有仁德的圣主,他因洪水为灾,昼夜忧劳,已命他的忠臣夏禹伯益等专管治水之事。你俩该去帮助他们,分司治海之责。我们来时,已由祖师代请天庭,发下敕命,不久就有玉旨到来。你俩谢恩之后,不妨先行就任,然后由我们带去,和夏禹等一会,以后方可分别水陆。各司其事。”

二仙正说话时,忽见半空中音乐之声,大家抬头一看,果见无数仙官,乘云驾雾,从半空中下来。二仙慌忙率领两徒,俯伏海面。仙官到来,仍在离海十余丈的空中,宣读玉旨。大意是说:

仙凡路隔,水陆殊途,今下界洪水为灾,兽妖肆毒,已有凡间帝主,简派贤臣,专司其事。至水族百务,应由朕派遣人才,协助凡间君臣,双方并进,庶水患可弭,妖兽匿迹,而百万人民亦得安居乐业。今元始、老君二位仙祖,保举平和、胡飞龙堪当此任。而二臣虽有前愆,暂勿究治,敕封平和为四海龙王,胡飞龙为王妃,并加天恩,准尔等子孙将来分司大小各海,并为龙王,永永勿替。尔等务宜革面洗心,图报天恩。既立功行覆盖前罪,有厚望焉。等语。

二师接过诰书,又率二徒望空稽首,送过仙吏。二徒又上来叩谢师恩。二师嘱咐道:“我等修道至今,职居金仙,却还不曾得到你俩这等体面。须念自己甚等出身,有何道行,能邀如此殊荣,从此时时勉励,刻刻当心,不要因一时义气,误了天下苍生。不要自恃高位,藐视一切。常存仁爱之心,力戒骄矜之气。修德立功,前愆可盖,即后福无疆。凛之勉之,毋忘此训。”二徒稽首受教。二师又道:“如今该是你们朝参玉帝之时,我俩可以带你上天,却不能代替你们说话,你们又是曾经犯法的人,奏对之时,须要力求大方,不越礼节,不必因前事而生惭怖之心。不得以恃宠而稍现骄矜之态。须知天威咫尺,荣厚得失,所关匪浅,怎能不十分留神呢!”二徒又唯唯遵谕。

二师带着他俩,先至兖州地方火龙真人的鹤鸣洞,换上朝衣,手持玉笏,打扮得浑身焕发,神采飞扬。二师相顾笑道:“看这两个家伙,倒也有些架子,还不晓他们能否内外如一,表里相称哩。”缥缈真人又把一庙朝仪,先教他们习练了一回。

二人究是都有夙根,又且功行也圆满了,自然一说就会。二仙好不欢喜,这才带了他们,上天而去。到了南天门,有四天将率领天兵在此守关。二师说明来意。四天将躬身请进,即有李长庚前来迎接。和火龙、缥缈两仙相见欢然,各道一番契阔。

火龙真人又替两徒道上次冒犯的歉忱,缥缈真人笑令他们当面谢罪。慌得长庚一手扶住一人,哈哈大笑道:“两位道兄如此生分。那些过去之事,何必再挂齿颊。况且不知不罪,上帝已恩赦前非,新封王位,贫道还敢稍存芥蒂吗!”大家谦让了一阵,师徒们跟着长庚,直登金阙。长庚进去代禀,有旨着师徒们朝见。火龙、缥缈又切嘱了两徒几句,双方各整衣冠,执笏当胸,兢兢业业地趋步入朝。玉帝高坐殿廷,两旁大小仙官,侍立两班。师徒四众,一齐口称“圣寿无疆!”跪伏殿陛。玉帝传旨温慰火龙、缥缈二真人,又勉励了平和夫妻几句。师徒都叩谢如仪。

退朝之后,有许多仙官前来,和二真人叙旧。二真人又命两徒一一拜见。勾留片刻,因要朝参元始老君并各位帝君各处金仙,不敢久羁,方才告别而退。仍出南天门,先至昆仑山元始天尊处,后至八景宫老君祖师处。老君赏了平和夫妻每人一套衮龙袍服,又赐平和宝剑一把,赐飞龙神针一枝,皆能取妖魔性命于千百里外,而且使用随心,变化不测。二徒大喜叩谢。

老君对缥缈说:“灌口一地,从陆而海,由海而陆,沧桑之数,皆有前定,移山倒海,事情果属卤莽,究竟也不是平和之罪。但该处陆多水少,而且距海大远,得咸不易,你可去凡间,会同世主,用法造成监井一所,并在监井旁,设下一座火山,以便人民取用。顺便还有一人,该在那时得度,到了那里,自能知道。我不久也要下界走一趟,了结一重俗缘。此外,你们东华师兄,恐亦不免要下凡一走。但总在中原水平之后,如今却还早咧。”又对火龙真人说:“你在钱塘江中设下一闸,可防许多妖魔,却也很好。不过将来还有本领极高的蛟妖,能够穿闸而过,此妖一出,害人必多。你得时时留心,能够设法镇住了他,免得涂炭生灵,也是一件极大功德。”两真人受命讫,见老君没什说话,也不敢多渎圣听,便带了两徒,叩辞出宫。又至各处走了一遍。两徒倒得了许多珍异赏赐,到东海华帝君处。

帝君和两真人交情最好,特设盛筵留师徒欢宴,席间帝君问起凡间之事,两真人大略谈了几句。帝君叹道:“我从海外得道,即登仙界,常恨不能一观中国文物之盛,将来得有机缘,也想下去游玩一番。两位道兄以为何如?”两真人听了,不觉愕然,大吃一惊,忙问:“天府是各界顶高尚尊贵所在,帝君已荣任天职,怎么又作游凡之想?从来圣人无戏言,圣口言出不践不止,还请帝君留意为幸!”帝君仍不明白,不期脱口说道:“有何难!自来仙佛颇多游戏红尘的,孤家就去不得?”二真人见他执迷如此,不敢再劝,也不敢多说,恐他再说出不详的话来,彼此以口示意,告醉覆杯,叩辞而退。途中互谈帝君如何忽动凡心,怪不得祖师先有东华下凡之言,因思修道到此地,尚且不免贪心惑志,何况其他。这真是吾辈非常可怕之事。说到这里,大家叹息了一会。

那飞龙手插言道:“请问师尊,方在祖师也说‘不久下凡一走’,可见出入三界,是神仙常有之事,何以师尊对于东华师伯,又替他这样忧虑呢?”二师都道:“你们哪里知道,祖师是万国九州五岳三山群仙之祖,无论怎样魔劫,坏不得他的法身,迷不住他的道心。他要下凡,自然有他自己的未完因果,去去即回。一点用不着别人替他担心的。至于东华师伯,虽然道德不浅,却如何比得上祖师?从前玉帝因见下界有七宝树光耀九天,偶动贪心,便指出一魂,堕凡历劫,心志一迷,几乎不得归天。幸得辅助的神仙多,大家随时随地保护他,指点他,方得劫满归真。如今的真武大帝,即玉帝下凡的一魂所成。像玉帝那样根基,尚且动不得一点贪嗔,说不得一句戏言,何况东华帝君,更何况不及帝君的呢!”

二徒听说,都竦然道:“弟子出身卑贱,闻道日浅,向来目空一切,不知天高地厚。如今听了师尊法谕,竟觉本身好如毫无才能一般。从今以后,益发要自己检束身心,免堕轮回之劫。”两师欢喜道:“尔等能够如此克己,将来的前程,正自不可限。就说劫数所定,该受折磨。但何当不可修德立功,转回气运呢?”二徒都唯唯遵命。师徒四众,拜完了上界各君仙神,方才回到下界。

这时虞舜建都之地,在现今山西地方,其时所称为中国的,其实只有黄河南北岸的一部分儿,至于长江上下游,都算南蛮之邦,不入版图之内。那黄河流域,全是低平之地,因黄河渍溢四面八方的泛流,还有比较稍小的水,如济水、淮河等。因受河水流溢的影响,本身水量顿增,容受不住,一齐涌出,弄得全个中原,完全变成泽国。人民不能安居,少不得向高处奔逃。偏偏那些地方又多狮虎豹狼等等猛兽,见人便噬。人民不死于水,便死于兽。

那时的百姓,也不晓得造下什么弥天大孽,无端遭此亘古罕有的法劫。幸得舜帝知人善任,把治水之责,付诸夏禹和伯益二人。他俩奉了帝命,因水势太大,一时颇难着手,便共同商议,出了一张榜文,征求治水意见。火龙真人、缥缈真人凑巧带了平和夫妻前来见驾,路过此间,便先去请见禹、益二人,献了疏浚之策,又有平和夫妻奉玉旨为大海龙王,相助平水,兼理水族事务,种种前事,告诉了他们。禹、益二人不胜欣悦,带他们朝见舜帝,代陈来意。舜帝自有一番嘉奖,也和玉帝一般,加封王妃位号。于是两真人才把平和夫妻,送入大海之中。

火龙真人亲游南海,采得大批水晶。施用妙法,替他们造起一座王宫,水波不兴,内外通明,这便是世上相传的水晶宫。缥缈真人便替他们运来各种陈设器皿之类,一一安置停当,不上几时,居然布置成一座非常富丽的龙宫。龙王夫妇感入骨髓,除了稽首感谢之外,也没甚话可说。两师笑道:“你夫妻出身低下,竟能致此高位,一则尔等积功所致,二则也是机缘巧合,适有这场水灾。连祖师和玉帝也十分重视你们,我俩才能各尽心力,教导栽成,并替你们弄成这样一个好所在。要知此皆帝师覃恩,所以然者,也是属望你夫妻不负此恩,竭尽心力,助凡间君王,了结此场劫数。此后水陆两界限,完完全全清楚,不如从前那样混沌一片,常常弄成灾患。所有海中之事,既归你俩专责,更要小心谨慎,黾勉从公。数十年后,尔等子孙出世长成,便可分别远近要害,委派各处江湖河泊供职。此辈皆受尔夫妻监督,如有差误,尔夫妻也不能免责也。”

龙王和龙妃都竦息听命。二师见诸事已妥,自去八景宫复命。从此龙王夫妇,果然小心在意,夙夜匪懈的辅助禹、益,导来的水,一起收入海中。其有海族蛟龙鼋黾之类,流入中原,毒害生灵者,龙王便派遣手下练就的将卒,前去收伏,仍旧撵归海中。禹、益二人本是大大的忠良,对于治水一面,完全照两真人所献计策,或疏或导,或浚或开。对于兽患一方,由伯益率领丁壮,预备火器,焚山搜捕,杀毙无算,这都是人力所能的事情。至于海面上的工程,却亏龙王夫妇协力帮忙,才得完全成功。人民乐业,从新划订疆域,分划州界,成立一种简单的地方制度。这些情事,全载禹贡一书,和本书没有大关系。概从缺略。

如今本书单说一桩小小事情,和此次水灾有些微关系。那时河南嵩山下,有一贫苦人家,母子夫妇一家三口,向来务农为生,姓孙,名杰,母亲王氏,娶妻刘氏。王氏因中年丧夫,抚孤成立,从寡居之日为始,断荤茹斋,藉以明志。这时因洪水为灾,合家逃去山中。王氏年高,受不起辛苦悲劳,兼且得了湿气之症,内外交攻,染成重玻以及水退之后,回到故家,见家中什物器具,漂流净尽,心中大为难过,病势益见沉重。

乡下地方本来不易觅医,而且水灾之后,家计愈艰,医药之费万难筹措,只好看她天天的凶险起来。孙杰夫妇除了衣不解带,日夜服侍之外,那里还有什么办法。这天王氏大限将届,回光返照,身子忽然清醒了些,要点东西来吃。夫妻大喜,只道沉疴可起,动问老人家爱吃什么。谁知王氏这样不要,那样不喜,单单要吃那田螺。这是因为大水之后,家中不知从哪里流来一个大田螺,刘氏看这田螺大得奇怪,弄点清水,把它养了起来,曾给王氏瞧见,所以此时想要拿来尝尝这种新鲜味儿。依孙杰的意思,只要母亲爱吃,管他荤素,请她吃了再讲。刘氏却知道是婆婆的乱命,她吃了几十年的斋饭,无端为这田螺开荤,万一吃下肚去,忽然懊悔起来,仍要添出毛病,而且吃素之人,一旦无端开荤,也是非常罪过的事情。于是她想个法子,特去外面找来几个田螺壳,用滚水洗得干干净净,一点气味都没有了,却拿面筋腐干等物,捣之成酱,做成田螺肉模样,嵌入田螺壳中,哄那王氏。只说遵命烧了田螺,请他尝新。王氏果然欢欢喜喜,吃了几个,也并不知道是人工制成的假货。吃了之后,又过了一天,她的寿数已到,就此一命呜呼。

孙杰夫妇哀毁形瘦,不消细说。当即办完丧葬之事。刘氏因婆婆临终爱吃田螺,所以见到那个大田螺伤心得了不得。孙杰便把这田螺送去水中放生。后来刘氏也得病去世,临死之时,含泪对丈夫说道:“我随你二十年,替你养亲持家,自问并没失德,只不曾替你养下一男半女。我家境况,又如此贫苦,我死之后,你哪有银钱再娶。这孙氏血脉,岂不由你而斩。这是我死不瞑目的事情。”说毕而死。

从此孙杰一家,只剩他一人。也不能再作田工,每天只在村中有钱人家帮佣作工,维持一身生活。那个地方,凡替人作佣的,大抵只供中饭,早晚两餐,仍须回家自食。这孙杰又要作工,又要自己煮饭,往往弄得两难兼顾。而且家中门户没人照管,一切都觉非常不便。欲想另娶一妇,苦于力量不及。每每想起他妻临终的话,不内心如刀剜。如此过了半年光景。

这日,因是他妻生日,前去坟头哭奠。回得家来,远远望见家中炊烟忽起,心中大疑,急急赶回一瞧,只见饭熟菜沸,专等他来受用。再寻那烧饭之人,却杳无踪迹,越发疑惑起来。恰好肚子饿急,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现成茶饭受用过了。天天照旧出去作工,每天回来,依然饭熟于釜,茶沸于垆,只不见烧茶煮饭之人。而且门户窗牖都锁得好好的,一点没有开动的形景。这一下子,可把个孙杰真弄得又惊又喜,又十二分的奇怪。先时还不敢告诉人家,只每天下工比往常略早一刻,想要出其不意,跑回家中,看一个究竟。谁知那人好像有先见之明,不等他回家,总先走了。孙杰扑了好几个空。

一天索性请个假,仍旧一早出门,到了夜饭时分,却去邻舍人家借了一个梯子,爬上墙头,向自己厨屋内一望,哪知不望犹可,这一望,险些把他的三魂七魄吓出躯壳。原来他已瞧见替他煮饭的是一个绝世美人。这可真是万分稀罕之事。

若问究是何人,连孙杰本人还不大明白。作书人也只好说一句,下回分解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