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1回 迁怒迷人蛟龙泄恨 法师收妖当场出丑

却说本书上文缥缈真人对火龙真人曾说过一件老鼠化蝙蝠在西岐山上替文美真人守卫洞府,后来又因他有功于灌口人民,着他去那里受些香烟。真人原替他算定,这香火期间,只有一千年相近。哪知不到千年,就被那条蛟龙一搅,搅坏了他的寺院。那蝙蝠原本忠厚安分,因千年香火为期已近,再也不生奢望,回至山中,拜谒师父文美真人,备陈前事。

真人神机默运,良久良久,方叹了一声道:“似你出身异类,又为动物中顶顶卑下之物,居然能够有这般成就,自是可龋在人家说来,还以为你修炼得如许久远。这点成就,并不算十分难得,但从开辟以来,以绝小动物,而修道成人,日后还有绝大前程,怕除你之外,未必更有第二人。似乎天公于你,不算薄待。我因甚无端讲这几句话给你听呢?因为你的出身太卑,前程太大,这是非常难得之事,大凡事之非分而得者,必多意外的磨折,磨折越深,成功越大,亦更见成功可贵。若是随随便便读得几句道书,炼得几年坐功,就能成仙了道,世上众生,只怕人人都要去学仙人了,人人都能轻易成仙!仙与人,又有何殊?既不见仙之可贵,而仙之为仙,也真个没甚高明,我辈又何用如此苦修勤炼呢?”

蝙蝠稽首道:“弟子明白了,弟子虽出身异类,为动物中最下贱卑微之物,但从师尊收留门下,又受了千载香火,虽不敢说如何成就,也算得了几分人性。从今为始,弟子大概将由畜道而入于人道。在别人生而为人,根行本来极佳,修持必较容易,弟子却不敢妄自尊大,自拟于人类之数。无论人生所不能受的磨难艰苦,弟愿意去捱。捱得过,是师尊玉成之德,也是弟子非分之荣!捱不过,也只好自怨命苦,枉费了万载修持,这也是无可奈何之事!弟子决不敢稍有怨悔之心!弟子愚拙心肠,但知顺天敬师,安分修道,其他都非所问,望师尊怜而教之。”

真人听了,不觉展眉喜笑道:“倒不料你有恁般决心,这样毅力,真可算得物类中杰出之才,反常之事。大凡反常者,不败亡,必大贵。如你之才之命,败亡二字,可决其必至此。将来成功,真不可以限量!如今便是你所说的人禽交界的关键,我便要牒送地府转轮殿上,烦他们送你转凡人世,择一良善人家,前去投胎。你须立定宗旨,明心见性,勿为利欲所诱,勿为财色所迷,见义必为,视恶如仇,诸善力行,百邪远避。如此力行勿懈,机会到来,自另有人度你出世。即使人事牵缠,稍稍挫折,总都是命宫所遭,切勿灰心短气,自弃前功。要知修道时的磨折,都非真正的苦难,乃是修道人应历的途径,必有的阶段。横竖经难愈多,将来的成功亦越大。总之都非劳而无功的。谨记吾言,勿忘勿忘!我这许多弟子中,只望你一人最有造化了。”

蝙蝠受命之下,感激而泣,只说:“弟子都理会得,弟子已经说过,修道顺命,不计成败,何况师尊又明明训示弟子,还有那种造化呢!”真人大悦,马上修起牒文,待要申送入地。只见蝙蝠又跪下道:“还有一言,请问师尊,方才师尊说,‘将来机会到来,自另有人前来脱度弟子。’难道说师尊就未必能来拯拔弟子么?弟子承师尊训诲提携,恩同大地,难道还要去另拜师父么?这就使弟子万分的不解了!”

文美真人听了他说到这句,不觉慨然道:“师弟相逢,都有一种缘份,缘尽则散,事理之常,本来不必介意,何况你我关系,还不致从此而止。不过度你之人,的确不属于我,而亦和我本人无异,因为彼此都是师兄弟,同出一教门下,在我原没丝毫得失,在你却又多得一位道德极高的师父。要知道这也是胜过常人的一种福份啊!”

蝙蝠听了,悲喜交集。看着真人修好一道牒文,派个力士送去地府。当有冥王查看册籍说:“有河南孙杰积德累功,救人无数。现在尚无子女,可着蝙蝠前去投胎。”立时着判官修了回文,仍着力士赍回。真人又着力士送蝙蝠至其中,由冥王轮回司亲送蝙蝠下凡。

刚巧孙杰妻罗氏怀孕十月,夜间梦见一位官吏,送来一只黑色飞禽,对她说道:“你夫妻行善多年,感动天心,冥王派某亲送仙禽为尔男子。此物本是仙种,前程远大,不可限量,尔等宜好好看视,不要轻觑了他。”说毕,把飞禽一放,那禽投入怀中,一惊而醒。立时觉得肚子生疼,哪消半个时辰,呱呱堕地,却是一个面白唇红眉清目秀的佳儿。夫妻俩这一喜,也就非同小可,而且照梦中所见景况,可知此儿不是寻常之辈,必系绝有根器之人,心中愈觉慰悦。因他是神仙所赐,取名仙赐。

光阴易过,转眼儿,仙赐已过十岁,孙杰夫妇便请个有名的先生,教他读书。仙赐是天赐聪明,不消说是一目数行,闻一知十的了。读到十四岁上,已把古今史册和许多名人典籍,装满了一肚子。一时传说开去,就近地方都知孙杰家孩子是天生仙种,生有奇才。早有州官风氏,闻名来聘。孙杰因仙赐尚在童稚,不肯放他出去,向州官面前再三恳辞。不料州官和仙赐谈了一回,已知他是真有才学的人,必欲请去帮忙,因对孙杰笑道:“老先生还把公子当作小孩子么?他年纪虽小,可知才学渊深,决不是寻常成年长者可比。此去相助下官,掌司案牍,必能造福地方,为民除害。等过一二年,下官还要保举入朝,方可展布他的奇才哩!”孙杰没奈何,和妻子商量过了,只得答应州官,着仙赐跟去,伺候长官。

州官大喜,和仙赐一同回任。凡是地方上一应重要政事,都咨询仙赐,然后施行。仙赐感他相知之意,也遇事尽心,言无不荆,不上一年,州政为之一新,人民无不感颂,州官更是喜悦。后来果然把仙赐保举为下大夫之职。那时仙赐还不满二十岁,少年英俊,朝野称扬,便有许多达官贵人,生有女儿的,都央人说媒,愿配婚姻。仙赐少年老成,既然身列朝班,时时只以国事为念,又因自己年轻,并不把此事放在心上,对于说媒之人,概以未敢擅专,须请命父母为辞。后来有个上大夫伯皋,因深爱仙赐,一定要把自己次女许配与他。仙赐仍诿在父母身上。伯皋竟自上门亲见孙杰夫妇,面求允婚。孙杰夫妇也久闻伯皋两位小姐都有才德,既然如此俯就,焉有推却之理,自然一口允许下来,仙赐也不敢再说甚的。当下双方议定,准来年三月中迎娶。

不料这年冬间,伯皋的次女名叫蕙儿的,因在花园中看家人们摘取腊梅,猛见篱外有个少年男子,隔着篱笆空隙处,尽向内望,蕙儿心中不悦,便想回宅,正待举步,猛觉得眼前一阵青光,耀得她双目缭乱,立时神智不清,仆在地上。幸得左右扶持的仆女丫头,将她拉了起来,大声呼喊,那蕙姑竟似发了疯狂一般,口口声声只要望园外奔去,也不晓哪里来的气力,三四个妇女拼命也拉不住她。一阵慌乱,早惊动里面众人。伯皋恰好下朝,闻此异事,急忙和夫人古氏并长女菊姑,一同带了全班男女佣人,赶到花园。正见蕙姑和一班人怒目相持,弄得婢妇们筋疲力荆蕙姑自己也是衣衫扯破,头发散乱,很不成个模样。兼之两目直视,口喷唾沫,满口子乱嚷乱叫,胡言怪语。见了父母,也不知羞惧,仍旧扎挣着要出园去。

古氏见此情形,十分伤心,急得上前抱住蕙姑,带哭带叫的说:“我的儿,你是怎么了?这不要了你娘的命么?”伯皋知她必是遇了邪祟,便也不问青红皂白,走近身去,举手就打了她几个耳刮子,大喝道:“什么妖人,敢在此作祟?也不打听打听我伯大夫世代忠良,与人无过,对天无忤,上界仙神未尝轻视于我,何况小小妖魔,敢如此无礼!再不速去,我必请命仙凡两界帝君,处尔严刑!那时你可悔之太晚了!”这话一出,果然蕙姑不似头先那样胡闹了。看她一言不发,拔步就行。

大众跟住了她。她进了宅门,迳回自己卧房,仍旧不言不语,直挺挺地坐在床上,神色之间兀是一副邪气。伯皋夫妻也无可如何,只得请了许多著名的医生,替她诊治,有说邪入心经,恐成狂病的;有说痰迷心窍,痰清即愈。有的说得大致相合的;有说的完全相反。伯皋请他们每人开了一个方子,所用的药,也有同有异,究不晓得谁是谁非,谁用得谁用不得!那蕙姑却只是冷笑,总不说话。

古氏主张拜祷天地,把许多方子摆在一处,请伯皋虔诚叩祝。祝毕,随便抽取一张,算是一个望天打封之意。伯皋委实也想不出更好的方法,只得照她这个办法,抽出一张药方,急忙差人买了药,煎好了,着蕙姑喝下去。蕙姑接了药,大笑一声,忽然变作男子口音,大声道:“你们真是混帐,世上庸医开的方子,那怕千剂万剂,怎能治得小姊的病!再说小姊身子好好的,也没有什么毛病。不信,可请个懂得脉理的医生来,着他细细诊上一诊,我这脉气,可是有病的样子?可笑你们请来的全是一班酒囊饭袋,只有骗钱杀人的本领。”

说着,将热腾腾的药,倾在身边一个面盆内,可煞作怪,明明一小碗药,给她这一倾,就倾满了面盆。高出一个顶来,顶峰尖削,渐下渐大,接于盆口,宛然成个塔形。众人都骇然。伯皋气愤不过,恨恨地说道:“我伯皋虽无好处及人,自问无大过恶,为甚这等邪魔偏会找到我来!”说时,不觉泪下。

古氏更哭得悲悲切切,哽咽万状。才见蕙姑仍作男子声气,反笑道:“两位老人家,不用悲怨,像伯大夫方才那种狂言,我是不高兴和他多说。如今见你俩说得可怜,少不得把我的实情告诉你们吧!我本西海龙神,因为一时性急,在灌口地方,那处有文美真人的徒弟,乃是一个蝙蝠虫儿,奉他师尊之命,在灌口受人香烟供奉,我因他专和灌口老龙交好,目中没有我这真龙,不合一时性起,拆毁了他的庙宇。但他也不该挽出老龙,和我为难,将我压在海底,不得翻身出头。后来老龙又冒了我的牌子,去受上帝敕命,被封为四海龙王。我因被压在海底,竟不能和他作对。今幸老龙师父缥缈真人,奉了老君祖师之命,前来灌口,会同灌口二郎神,办理老龙移山填海一案,将原有海水改成一个绝大盐井。盐井之旁,又设下一个火井,以供四方众生煮盐之用。刚刚那火井底下,就是我被压之地。他们动工之时,略一疏忽,才被我得闲脱逃。打听那蝙蝠现在投生孙家为子,如今又做了你家女婿,官居下大夫之职。正要寻他报仇,不道路过你家家园,遇见你们令爱。我就知道必是孙家小子的老婆,怪她生得如此美貌,偏那仇人竟有福份消受。我心中又是一气,因此先和你这女儿开个玩笑。你们要是知机的,赶快退了这头亲事,我便专去找那小子,他是我切齿冤家,早晚必死在我手。你那女儿嫁了过去,也是一个寡妇。还不如趁早离开为妙。我这举动,半是报仇,一半也正是有益于你。你们可明白么?”

伯皋听了,怒道:“胡说,你和蝙蝠作难,已经打毁他的庙宇,他却没有向你问罪!你虽吃了些苦楚,乃是老龙之过,与蝙蝠何干!更与我这女儿何干?你虽异类,既能变化人身,可知虽有道术,也讲理性。你得自己想想,这等畏强欺弱的勾当,便给你报了仇,泄了恨,又有什么体面呢?”

蕙姑听了这话,忽把柜子一拍,大怒道:“好小子,我是善意相劝,你敢笑我怕强欺弱!那老龙和蝙蝠迟早自有被我报复之日,你要活得上一百年,不怕亲眼儿瞧不见,现在却不必谈。只你这女儿,既要许与孙家小子,还不如嫁我老龙。论身份,他是一个小小官儿,我却身为神龙。论本领道法,他一个凡间孩子,自然比不上我这修炼万年的法身。论将来好处,嫁了我做我老婆,我必度她成仙。连你丈人丈母,也有些好处!别的不说,将来几丸不死金丹,是靠得住的。那小子,他又有什么能为,什么好处?你们夫妻都是明白人,再商量商量,别误了女儿的终身和自己的命运啊!”

伯皋怒道:“你既夸说自己是神龙,神龙的行为可是这般不讲礼法的么?可能这样强要人家有夫之女么?我想你一定是什么海中鱼虾龟鳖之类,修成妖法,前来惑世害人。如你这等无法无天的行为,只怕天也不许你的!我阳间虽不能制你的妖法,天上许多神人,难道也许你如此狂妄胡为,毒害良民么?”

那妖见伯皋说穿他的底子,越发恼羞成怒,从此敲桌打凳,持刀弄杖,闹得比先更凶,弄得伯府全家上下个个心惊,人人不安。古氏先还苦求,后来被他闹不过了,只得去请了一位法官,姓丁,叫丁得全的,来府收妖。

丁法师手持七星宝剑,身披八卦道袍,一面孔的神仙气象,登坛发符,指东画西的,闹了一阵,蓦地把令牌连拍三下,口中念念有词,喝一声:“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一语未完,忽然一阵黑气,向台上直扑丁法官身边。丁法官慌得把令牌丢在坛下,急举宝剑乱飞乱舞,宛如发狂一般。坛下众人只当他力战妖精,还暗暗佩服他,真有些儿道行!谁知丁法官舞了一回剑,不但黑气未散,而且把自己一张神仙气象的法脸,染得黑漆漆地,简直和鬼一般丑。

坛下众人见了,又是好笑,又是觉得害怕。不期大家发声喊说:“丁法官怎么变成个黑人了?”丁法官哪里听见,还在那里发疯般乱跳乱舞。只跳得他满头满脸汗如雨下。看他由疯狂而挣扎,由挣扎而疲惫,看看实在支持不住了,苦的是一张嘴儿,噤不得说不出一句话来!就连那句骗饭秘诀,什么‘急急如律令’也叫不出来。此时众人才知他不是收妖,实在已给妖人收拾得够受的了。

伯皋是仁德之人,心中大为难过,只得和古夫人俩再三恳求。那妖仍附在蕙姑身上,逼着伯皋夫妇,尊他一声上仙,并允诺从此再不得罪于他,并不得再请什么法官来捣鬼。伯皋夫妇一一答应,方才瞧见丁法官大喊一声:“上仙饶命,小道知罪了也!”

一言甫毕,身仆坛上。众人急忙上去看时,那丁法官僵卧如死,只剩一丝游气,若断若续的,轻轻呼吸着。伯皋心中真有说不出的懊恨。立刻命人拆了坛子,着人把丁法官背到外面,弄了开水给他喝了。那丁法官原没什么毛病,不过是跳舞得太有劲了,不觉把些仙法使尽,元气大伤,力尽筋疲,所以有此委顿之象。休息多时,已能起坐。因见伯皋在旁,忽然垂泪道:“大人呀!小道为替大人收妖,十分尽力,偏偏那妖人力大无穷。幸亏小道道法不浅,仰赖大人洪福,已将他双足斩断。小道本想取他性命,因念‘天地有好生之德’,小道曾奉师命,不好轻开杀戒,所以将他放走。但不许他再来缠绕。从此大人可放心释念了。只苦的是小道一身,替大人受了这场辛苦,倒有几个月做不得法事咧!”

一面说,一面把那黑脸一皱一皱的,映着两颗半红半白的乌珠,闪闪烁烁,叫人看得可怕之至。伯皋生性忠厚,见他已经累到如此,怎忍再去戳穿他的牛皮。偏偏那班下人听了这等说话,见他如此形景,一个个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丁法官却才有些明白,不觉黑脸之中,又微微泛出一点红光。一个家人出去,拿了一面小圆镜子给他,笑道:“丁法官,却慢讨功劳,先把自己的尊容瞧过一遍再说。”丁法官还不晓得自己面色变黑的缘故,持镜一照,不觉大吓一跳,一骨碌跳下床来,大嚷道:“众位快来!众位快来!兀那妖人正躲在镜子中间呢!”这一句话,却惹得伯皋也忍不住笑得弯腰屈背,指着那送镜的家人,半晌说不出话来。

未知丁法师嚷的什么,却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