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2回 文美化身驱妖孽 仙赐被摄入御园

却说丁法师拿镜自照,见镜子里面映出一个黑面红眼的东西,他可万想不到就是自己的幻形,一时脱口说道:“啊呀!这妖精还藏在镜中呢!”一句话惹得众人哈哈大笑起来。伯皋究竟是忠厚长者,恐他下不得台,忙喝住下人,着他们赶紧弄水来给丁法师洗脸。谁知那层黑色竟似生漆一般,胶在面皮上,剥都剥不下来。有个尖嘴的下人,立在一旁冷冷地笑道:”这才是那妖精照应丁法师呢!要是不然,像法师这样坍台,那细皮白肉的肠子上,有个不显出红色来么?伯皋忙喝道:“不许胡说。快去夫人那里,拿十两银子来,送这法师回去吧!”丁法师却也真个亏了这层黑脸,索性老一老面皮,等得银子到手,方才趔趔趄趄的叩谢而去。

这却慢提,再说伯皋见法师治不下妖精,心中越觉烦恨,又怕被外人知道,传到孙杰父子耳中,面子上也不大好看。正在万分为难的当儿,忽然一天下朝回来,经过一条闹市,见许多人拥着一个道人,七嘴八舌的说什么哩!伯皋心中一动,吩咐停车,自己步行,挤入人群,看了一回,方知那道人善能变幻生物,颠倒四时,把一个大桃子种入泥中,一回儿生根出枝,开花结果,便生出许多桃子来。这时已交初冬,这桃子正不晓从何而来,他却一个个摘将下来,分与观众吃了,人人都道非常鲜美。又把一束稻草,栽成一枝兰花,芬香幽雅。又用一瓣菜叶,种出一朵牡丹花,富丽鲜妍。总之全是真的花果,绝不是那种遮人耳目的幻法。伯皋不觉也看得呆了。那道人变完戏法,天色快晚,众人都随意丢些银钱给他。道人笑了笑,用手一招,那些银钱都从地上飞起,落他掌握之中,笑对大家说道:“承诸位盛情,赐我许多银钱,只恨出家人早绝尘缘,得此毫无用处,如今替诸位做些好事,收去散给穷苦人家吧!”

说着,又举目一望,见有许多衣衫褴褛鸠形鹄面之人,便说:“各位大概都是苦人,贫道都各送一份。”众人要看他如何分法,谁知道人说完了话,预备走路,再不拿出钱来,大家都笑他撒谎。

道人笑道:“请大众各自掏掏腰包看。”那些穷人一听此言,争先掏自己的腰包,果然每人掏出一份银钱。大家认得分明就是方才送给道人的钱,不晓他用甚法儿,送到各人身边去的。

众人才知此人真是神仙降凡。就中只有伯皋更为留意,看道人走后,自己紧紧随着,一直追有三四里路。看看人烟稀少,是个荒野之区,那道人忽然回转头来,含笑问道:“贵人远随不易,很对不起了。现在天色已黑,尊随们还在那里等,还不快回去呢!”

伯皋见问,忙着向他施礼道:“上仙何以认得弟子?弟子实因有些小事,未敢启齿奉求!所以追随法驾,欲待认明仙居洞府,容日专诚叩谒!不道上仙已经识破弟子行藏,弟子怎敢再隐,还求上仙稍停鸾骖,弟子敬陈颠末何如?”

那道人笑着摇手道:“你不用讲,贫道全晓得了。你那府中新近来一妖人,专和令千金作祟,可是么?”伯皋惊拜道:“上仙真有先知之明。敢问上仙,弟子生平未尝作恶为非,也没敢欺罔天地,得罪神明,怎会有此妖孽?那妖究是什么东西?可有法子治他?望上仙一一明示。”那道人笑说:“妖人不是早已告诉你们了吗?那全是他的真实供状,倒没有什么虚言。不过这厮原是灌口一个蛟精,他却混充神龙。再则,缥缈真人奉老君祖师法旨,同二郎神办理移山填海一案,似他那样道德,焉有不知老蛟被压所在?怎能轻轻易易的被他脱逃?总因这畜生死期未至,又且不该受老龙镇压,所以将他放出,这是实在情事。这畜生说什么乘人不备逃走出来,那全是他一派胡言罢了。”

伯皋见他说得如亲见一般,愈加钦佩万分,不觉跪了下去,叩头道:“仙师真是明见万里!弟子被这妖精弄得一家七颠八倒,仙师既然知道如此详细,想必和弟子一家都是有缘,还求仙师替弟子作主,除此妖孽。弟子一家衔感不尽,并乞仙师赐示法号仙乡。”

道人笑道:“看你忠厚老实,原来却会说调皮话。怎见得我和你们一定有缘呢?也罢,也罢!来说是非者,便是是非人,这既对你说了这番话,这或许就是你说的有缘。我也少不得替你去瞧瞧!”伯皋大喜,又叩问仙师姓氏、仙居。道人笑道:“妖人本领那么厉害,知道我胜得胜不得,若是弄不过他,何必把姓氏告诉你,丢我自己的脸呢!”伯皋忙笑道:“仙师太谦虚了,弟子虽然下愚,焉有连邪正两途都辨不清楚之理。”因他不肯说,也只得罢了。

那道人折回身,和伯皋重返原地。可煞奇怪,伯皋先时跟他,觉得走有三四里之遥,经过许多时候。此时跟着他回来,只一转眼儿,已回至原处,明知是仙家缩地之术,也不敢多问。那道人也不要他们引路,看着伯皋打发舆夫回去,他俩便手挽手儿向前紧行了几步,从此到伯皋家更近更快,只一转瞬间,已到了家中。

伯皋恭恭敬敬地请道人在书室暂时坐地,自己忙忙进去,对夫人们说知其事。夫人慌道:“老爷,这回要小心些,别再弄得像那个丁法师一般,回来得罪了他,可不是顽!”伯皋只说得一句:“这位确是天上真仙,决计不得差错的!”

一语未了,猛见蕙姑悍然而入,指着伯皋夫妇,厉声痛詈道:“好好,你们倒会捣鬼,刚才弄了什么法师来,闹得我心中不快活!看你讨饶得可怜才放过了,你们怎敢一再无礼,又弄出什么仙人出来?我倒要看看那位仙人是什么东西变的?卖多少钱一只?他的本领比从前那位丁法师何如?现在还请你辆先试试我这手段!”

说着,张口一嘘,忽地满屋中烟雾迷漫,对面都不能相见。伯皋夫妇只听得说:“你们这等贱骨头儿,只配一个个替我死在大水之中。”夫妻俩未及答言,忽然平地水起,自数寸至一尺、二尺、三尺,一眨眼的工夫,水已深可没膝,水中还有许多鱼精虾怪,丑恶狰狞的,争着攫人。一霎时,室内外人声沸扬,鸡犬不宁。伯皋夫妻对坐床上,只有坐以待毙。

看看万分危急的当儿,忽然震天价的一声响亮,宛如平空起下个霹雳。霹雳过处,顿时烟雾全消,光明加倍。伯皋睁目一看,不禁大喜道:“上仙相救,我一家有了命也!”夫人也已看见一位道人,手举拂尘,立在水面上,不沾濡,衣履干燥,好似立在地上一般。那道人念念有词,举手一挥,那些水势立退。退的时候,比水起时更快,还有那些丑怪的妖精,也消减得无影无踪。道人笑着对伯皋说:“妖人已遁去,女公子可以无忧,妖人所恨,原在令婿,此去必至孙家逞凶,贫道耽留不得,须索前去救援一番才好!”伯皋夫妻慌忙跪地叩谢。顿时眼前忽起一阵金光,早不见了道人影子。夫妻俩俱惊讶不已。

道人别了伯皋,驾云而起直至孙杰家。刚想下落,因未见妖气,知妖精一定未到。心想:“我这么下去,岂不先惹人疑?”于是沉吟了片刻,抬头一望,见正东地方一个大花园内,似有一阵黑气,慌忙迎了上去。才见一个女人和一个官员在花园东首一所空无一人的院落内对坐谈话。道人慧眼一照,已知这女子正是蛟精,官员却是蝙蝠转世的孙仙赐,却不曾晓得这是什么地方?仙赐因何在此?这妖人怎能知道仙赐在此,竟赶在我的前面先来对付他呢?

好道人,他便摇身一变,变成一个小小蚂蚁,下落那房子中间,才见那孙仙赐也似受了迷惑一般,被那妖人抱在怀中,亲嘴弄舌,丑态百出。那妖人说道:“好哥哥,你就跟我同去修仙了道去罢!再迟一会,你那对头就要寻上门来找你来了!”仙赐听了,也不说什么,只呆呆的傻笑。那妖抬头四望,见没有生人,就想挟那仙赐逃出门去。

不道生人虽然没有,那地上的蚂蚁,忽然一跃而起,马上变成个道人模样,笑嘻嘻地向上一拦,说道:“慢来!慢来!要去,咱们一块去。有那么好地方,怎不挈带挈带,贫道同去顽顽。”那妖一见道人,早已拼命的丢下仙赐,夺门而去。道人也不追赶,只在门口大声道:“兀那蛟妖听了,你也是有根基的灵物,赶紧回头,大道有望;若再执迷自误,我贫道虽不破杀戒,将来自有收拾你的人!到了雷霆压顶,悔之太晚了!”说完了话,见那蛟驾着黑云,向东海方面逃去。里面的孙仙赐已复本性,呆呆立在室内,回想方才情形,如梦如寐,恍恍惚惚,不知到底是怎生一回怪事?

正百思不解,忽见道人进来,方才叩拜于地,说道:“弟子方才被什么妖人迷住,弄得身不由己,神智不清。大概是仙师预知弟子受难,前来施救?请仙师赐示法名,并求解释顷间之事,弟子不胜感幸!”道人坐了下来,向那仙赐叹口气,说道:“才别不久,你就连自己师父都不认得了,红尘迷性一至于此,岂不可叹可悲!告诉你吧!我便是你前生师父文美真人是了,你是一个蝙蝠小禽,如今初次转世为人,你的根器不同平常。苦的是出身太卑,将来虽然能成道,但随时随地都绝不了磨折危难。至于今天所遇,乃是你前生冤仇,如此那般一回情事。此妖不该死于我手,况今恶贯未盈,天条未及,所以放他逃去。将来恐仍须和你作对,你得早早自定主意。见性明心,方不为世情所拘,外物所诱。将来如有急难之事,我自打发人救应你去,你也不必预先忧怖,有碍向道之功。吾言已尽,即今就要别过你了。”

那仙赐受了这番训诲,才知自己前生之事,并知眼前点醒垂救之人,即是自己前生的师尊。不觉跪下去叩头泪流道:“弟子承师尊天高地厚之恩,怎敢自不习上,有负师尊的教训。自今别了师尊,便当回家别亲,弃官远走,前去穷山深谷修炼。万望师尊先把入门第一步功夫,和修持口诀先传给弟子,弟子方可日渐精进,不致误入歧途。”文美真人点头道:“你还有俗缘未了,一时三刻就要出家,怕未必办得到。到了机会来时,自然会逼得你非走不可!现在却不消着急,至你立志坚决,勇猛向上,却是深可嘉许。我今便传你一些方法和口诀,依此勤炼,到三年之后,便可断除烟火,强长筋力,就于将来修道上,也不无好处呢!”

孙仙赐再拜而起。真人把方法口诀传给了他,说声:“后会有期,努力向上!”便化道金光,瞬息不见。仙赐跪拜送行,等得金光散尽,方敢爬起身来。却还不晓得自己现在什么地方,怎么这半天功夫,也不见个人进来,况且房屋精美,陈设富丽,决不像是寻常人家。

正待起身出来,忽见外面是个绝大的花园。树林深处,隐隐有几处红墙黄瓦,雄伟庄严的宫殿。仙赐这才有些明白,原来是给妖人摄到皇城中御花园来了。仙赐不禁吓得目定口呆。这时虞舜早已倦勤,礼让夏禹为帝。夏禹虽亦出身民间,并非定有家天下之心。但以在官人员无缘无故跑到御花园去,这总是一件骇人闻听的事情。万一查问起来,仙赐职为大夫,又不便将妖人摄来那种无影无踪的说话去搪塞人家。仙赐这时真急得走投无路,心中又怪师尊既能救我于妖人之手,怎不把我带出园去?呆想多时,知道站在这里终非久长之计,不如找条出路,溜了出去。要是不被人碰到,这事也就完了;万一碰到了什么人,也只好到了那时,再作计较。想定主意,不敢迟疑,拔脚就走。可恨那花园虽不甚大,也有数十里方圆,而且方向不明,路径不识。

走了多时,反走到了园林深处。看看天色向晚,园中看守之人都归各人住处,纷纷进园而来。仙赐越加慌张。正在着急,忽然见前面有个女子,在那假山石后向他招手道:“孙大夫迷了路了?”仙赐见那女子竟知道自己姓氏官职,又且在此御花园之内,正不知道这是什么人,这人究存的好心,或是歹意?一时应不得,不应又不行,不由格外着忙起来。

未知这女子究是何人,却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