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9回 摄魂瓶难藏仙体 葫芦洞惯弄妖精

却说飞飞、颠颠俩被通玄子摄魂瓶装去魂魄。那通玄子本是秋天林上短命之虫寒蝉儿,就是俗称知了的。寻常知了生命最短,独独这个知了,不晓以何因缘活过了整整两个年头。大凡人物之性,总是不知满足的,知了儿照例不过几月的寿限,活过几月谁也不生奢望。独有这个知了,秉德特厚,居然打破短命的关头活了两年还不曾死,于是便认定知了儿未尝不可益寿延年,既能活过两岁,必能活到二十、二百以至于二千岁、二万岁而永寿不死,当然不是绝对难能之事,苦在知识太浅,身份太卑,既不能寻仙访道,又无从求教请益,想到今年活过,至多再过一年,难道还能更过三年五载吗?既是一两年后仍旧非死不可,然则与当年便死的知了也正没甚多大分别,想至伤心,天天蹲在一林梢头昼夜痛哭。知了本系最廉价之物,向来以风露为养命之源。这知了既感长生之难,又念到短命之苦,索性连三年五载的寿算也不想活下去了,每天如此啼苦,竟连风露都吸不进肚,哭过多日,看看要垂死了。也是该有这部长生运道,当它哀哭临命之日,恰逢一个仙人经过其下,听有哭诉之声,不觉恻然动念,便把它喊了下来。那知了已一息奄奄,不能开口。仙人大为不忍,立刻口吐法水,喷入知了腹中。知了得此仙水,顿觉浑身内外精神无比,睁目一瞧,见是一位老仙笑吟吟地将本身托在掌中问什么话咧。它的性灵自然比众不同,况经过如此长寿,论人世的知识也比寻常秋蝉长得十倍,情知老仙救自己性命,心中如何不感,便在他掌中跳来跳去的,把头俯下去在掌心里接连迎了几下。

在下不是物类,虽不知它这些作用是否和人们稽首一般的礼数,但照当时情形而喻,分明是它对于仙人表示感谢的意思。那仙人也便笑而点头说道:“难为你小小动物有些知识,又怜你立志向上,无由请益,竟传你一个吸取日精采收月华之法,弄几样变化之术,一一传授于你。你要真有志气有福命的,可好好用功,苦苦修持,包你由廿年百年而至千万年与天地山川同其寿命。怕只怕你一得人身,稍有寸进,就想多管闲事,瞎争体面,连你们廉价的本性都磨灭了去,那么你的本领适为你召祸之机、取厚之媒,即使活到三五百年,仍旧还归一死,死后或者还要入地狱受苦刑,也来可知。利害成败全在你本身修持如何,我也不能永远保护你也。”知了又把头点点,受了仙人大法。从此以后,知了真个要好,果如仙人所言,苦修勤炼,经历一百余年竟不知世上有短命的知了,而且能够变化禽兽,翱翔天外,飞驰山林。至百五十年后,仙人又来,说它再过一百五十年可以幻化人形,然后方能转成人身,重修大道。这知了此时已能人言,进步比前更速。果然三百年后转了一次人身。

到了觉先做道场时候,他却被老蛟引入截教,跟着许多妖精前来淮海村,以为打败螺精乃是修仙绝大功德,欣欣得意的。初次上阵就用他炼制的摄魂瓶儿收了飞、颠二人的魂魄。这瓶原是他为知了时在乡间采了个小葫芦儿,用他本身精液炼成,大小才同中指这么光景。据他说,可收到千万生魂,也可谓厉害极了。那葫芦质本极薄,所以又能听得里面说话。

当下通玄子听了一回,听得飞飞、颠颠俩在内说道:“不晓是个什么怪东西,竟把我俩都藏了起来,别的无妨,倒怕闷死人咧。”一会儿二人又商量道:“怕什么,师尊是未卜先知的,见我俩过时不回,必能知道我俩遭人毒手。他这一来,那批妖人还有命吗?”二人说到这里,便开心起来,胡乱唱几句山歌解闷,不道尽被通玄子听入耳中。

通玄子把此言告知众妖,众妖都哈哈大笑起来。正开心哩,通玄子面上忽如着了一记巴掌,拍的一声,大家都听得清清楚楚,通玄子面孔也红了半边,而且痛得不可开交,慌忙立起身四面乱找。众妖也忙做一堆,正不知道这一下巴掌从何处飞来。谁知一阵纷乱,通玄子竟不见了他那宝贝瓶儿,赶紧查看飞飞、颠颠二人,也不晓什么时候走了去了。这一来,把个通玄子慌得目瞪口呆,老蛟气得须张眼赤。

冥冥子却笑道:“没有别人,一定是那个什么跋足贼儿隐身来此,将一记巴掌奉送通玄道兄,趁着我们胡乱,可不偷了瓶儿和那两个东西走了。”老蛟叹道:“这跛鬼原来有些小本领,我们倒不能轻视他咧。”他手下吼空居士道:“你们却须提防那厮变化多端,身形俱隐,不要还在这里我们再捱他一下耳光,可犯不上算。”众妖听了无不竦惧。老蛟愤然道:“他能隐形,难道我就不能变化?明儿看我也去他那什么田螺壳里闹个流水落花,以泄今日之恨。”众妖也都怂恿道:“大王有此法力而受侮于一跛足道人,未免太丢我教脸子,明儿之行万不可缓。”老蛟欣然称是。

只见通玄子沉吟道:“别的罢了,最可恨那厮竟偷了我的法宝去,却用什么方法可以取得回来?”冥冥子、凌虚子都笑道:“闻得此瓶非道兄亲念密咒不能打开,那么跛道得去也无所用。他要放在田螺壳内,将来总有方法可以取得回来,何必急在一时呢?”通玄子顿足道:“道兄们只知此瓶非贫道本人不能启,却不知是跛妖既能救去擒来的两妖,显将瓶中魂魄放出,魂归妖体方能脱逃,要是不然,如何两妖会同时不见了呢。跛道既能放出瓶中之魂,可见必有开瓶之法,即使他不能开瓶,也许有法将瓶子打碎,那就把我多年修炼的法宝完全弄坏了,岂不又痛又惜咧。”说罢放声大恸起来。众妖忙解劝了一回。

凌虚、空空愤然道:“跛贼初次会阵便用偷窃之术;可见不是正道。他既不仁,我也不义。道友放心,今晚我二人各持法宝前去螺壳将跛贼动静和二妖是否回魂看过明白,如能下手,当时可替道兄报仇泄恨,也教他们开不成什么盛会,做不成什么道场,那时方显得我教神通,不是那辈后生小子所能抵敌哩。”众妖听说,益发喜悦。老蛟急忙斟上两杯酒奉敬二妖,祝他们旗开得胜、马到成功。二妖一饮而尽,欣然起身,别了众妖,出了蚌壳,径投田螺壳而去。

二妖亦能变化。凌虚变成个蚊子,通玄便化个蚂蚁,偷偷掩掩的进了觉先洞府。直至最后一层内,果见铁拐先生端坐中间一个大蒲墩上,却不见飞、颠二人。凌虚找到空空商量,悄悄商议道:“看这情形,二妖毕竟还未还魂。跛贼虽得了瓶子和两个尸身,却还不能救回他们呢。”空空笑道:“我们通玄道兄却可吐一口气,这跛贼只算是损人不利己罢了。”凌虚子又笑道:“现是什么时候,你还酸溜溜地掉文,这和方才瓶内两妖唱山歌有什么分别。”空空笑道:“怎能和他们比,那是被擒的俘虏,我们都是自由自在之身,怎么拉到一块去,也不嫌个忌讳?”凌虚子笑道:“罢罢,别再斗嘴,你瞧跛贼头上现出红光,毕竟是大有道德之人,若要和他对阵交锋,只怕我们众人谁也不是他的敌手,不如趁他不知不觉,将你的梅花毒针刺死了他,可不省了许多手脚。”通玄子点头道:“小弟也是这么想。你瞧,我这宝贝来也。”

一语未了,忽听耳旁有人说道:“原来你这妖物也还有甚宝贝,何不取出来,大家赏玩赏玩。”二妖听了,慌忙睁开大眼,四处乱找,哪有什么人影?

凌虚子慌道:“了不得,这厮真有本事,我怕弄他不过,回去罢。”一言甫毕,耳中又听得笑道:“太客气了。你俩要回蚌壳去,还得把你们的什么宝贝留下,同那摄魂瓶子作个伴,不好吗?”二妖益发大骇,再瞧瞧铁拐先生,仍是坐在那里一动也不曾动过。凌虚子道:“道兄,我们这次来错了,那厮必定隐在那边,用身外身法跟随你我来的,也不晓在你身上,也不知在我腹下,他要作恶起来,我们见不得他,他却见得我们,这是吃亏定了。”空空子道:“我这蚂蚁儿行动迟缓,况且着地而行,那厮未必依附得上,大概还是在你这蚊子身上罢。”凌虚子道:“不然,我这身子上下飞行,动弹不定,他也未必能够附身。”

二妖正在辩论,忽听又有人说道:“笨虫,你俩变得虽小,可知还有比你俩更小的东西,难道依附不得吗?”二妖越发慌张。凌虚子便向空问道:“你这厮究竟变个什么东西,现在什么地方呀?”却听他回答道:“不敢,我是化成两个蠓虫,一在道兄身上,一在通玄道友腹下哩。”二妖一听此言,吓得魂不附体,现出人形撒腿就跑。跑了几步,回头瞧瞧铁拐先生,仍是兀坐原处,丝毫不曾移动。

二妖跑了半天,自疑已出螺壳,相向庆贺。一个说:“道兄,今儿还算侥幸,险些跑不出他妈的田螺壳儿。”一个说:“这里一片空场,不晓是什么所在,头先来时却不见有这么一处大地方。”一个说道:“管他呢,横竖总可找得一条路子,我们快回去吧。”正说着咧,忽听耳中又有人喊道:“你俩真不懂事,跑来跑去,一古脑儿也不曾走出我这葫芦门口,我倒给你俩闹得头疼了。”二妖听说,这才大慌起来,忙哀求道:“上仙,我俩给你捉弄得够了,求你高抬贵手,放我们回去吧。”却听耳中又说道:“那个不难,只把你们各位的什么宝贝留在这里,我就放你们出去。”二妖再三哀告,倒弄得耳中之人大怒起来,厉声道:“我倒好意放你们出去,你们竟敢贪心不足,连你那小小玩意儿也看得如此郑重。如今就把你俩处死,看你们还有本事可惜法宝吗?”

二妖听了,只得跪在地下磕头礼拜的苦求一阵。求了半天,忽然眼前一亮,睁目一瞧,只见面前涌出一碑,碑上写着一行大字道:“截教门下凌虚子、空空子之墓。”二妖吓得作声不得,再看碑的后面,果然是一座大坟墓,墓门开处,有两个夜叉各持兵器,向二妖招手。二妖骇极,不觉相抱而哭。

还算凌虚子聪明,首先向天哀告,愿意把所用法宝招魂幡、五色石子并精铁炼成的一柄斩仙剑一并留下,只求饶恕一条性命。通玄子也自愿把梅花针和莲叶帕奉献。二妖拜罢,愁眉苦脸的把所用宝贝一起献出,交与夜叉。夜叉又逼他们说明了用法,还要试验一过方才肯放他们。二妖也一一诉说清楚,真个逐件试验了一回,方听得半空中起个大霹雳,吓得二妖互相搂抱,啼哭哀呼:“大仙既允饶命,如何又用雷火相击?”

哪知霹雳虽大却不近身,一下子工夫,面前碑墓、夜叉俱消,却另有一块界石,上面刻着小字道:“由此东行,有陆路可通蚌壳,计程十万五千里;如向南走水路,只有三千里,但须经诛妖闸、滚妖坝、碎妖滩、堕妖桥。”二妖见了,又大慌起来,不觉仰天大哭道:“上仙已垂恩赦容小妖回去,若照此路程,旱道要经好几年,水路要经无数险,小妖们法力浅薄,如何出得这个关口?左右仍是一死,与其受饥捱饿、遭厄历险,死在途路之上,还不如死在大仙身边好得多了。”

说罢跪下叩头,叩得满头脸都淌出血来,才听耳中人又说道:“小妖们却也可怜,既你这般求告,我也不为已甚。快把眼睛睁开,瞧瞧是什么地方?”二妖大喜,开眼一看,奇怪,那里是什么广场,何尝有什么碑石,原来走到来的地方来了。二妖这一惊喜又和以前许多感念不同。

不知他俩究竟到了什么地方,请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