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5回 何仙姑奉旨入世 赵公子纠众调情

却说仙姑回洞,把收伏神牛之事报告上元夫人。夫人笑道:“恭喜之至,此虽小事,也算师妹初次出山第一件功劳也。”仙姑笑谢道:“不是师尊和姊姊垂救,一条性命老早归到地府去了,还有什么功劳可言呢?”说罢相与一笑。仙姑因先去土地庙,着土地派鬼卒们送回吴大户,又给一丸丹药,令交大户吞服,可以回魂健体。土地领了法旨,自去遵办。

仙姑又回洞府,方从夫人受了许多防身之法。她是绝顶聪明之人,一说便会,一会便已记得。夫人大喜道:“贤妹如此灵悟,了道之期不远也。愚姐谨在天曹恭候指日高升。”仙姑感激拜谢。夫人命侍女去吴家收回铁沙,因见仙姑再三赞扬这粒铁沙,因慨然奉赠道:“此后如遇强悍妖精,即可用此物制他。”仙姑越发大喜,便问此沙何名。夫人道:“论这沙质,说来不值一笑,真正就是那寻常所见的铁沙,不过经我一番炼制,才有那些小小变化,其实真没什么价值的。”仙姑笑道:“仙家至宝,尽有不值一文的,若都如师姊所言,计货评价,那都变成旧货摊上的物品了。”夫人也微微一笑,于是叮嘱了几句,告辞而别。

仙姑送过夫人,仍在洞中修道。先把夫人所传各种法术练习得熟而又熟,转眼之间,又过有十年光景。玄女果然带同上元夫人等几个弟子降临石室,又传了她许多变化之法,仙姑都能领会。玄女吩咐:“可即下山一行,现在是秦朝天下,秦皇嬴政十分残暴,不久群雄纷起,四海骚扰,帝位将归刘氏,真命天子已出在沛县。尔师兄李铁拐、张果等都已奉师命下山救人苦难,点化有缘之人,并有一人谪降尘世,亦将修成正果,你此番下山都可相会。还有许多事情,该在你手中成就的,总该用心办理,不得大意,也不用胆怯。这是你自己功果前程,所关重大,你要格外当心才好。”仙姑一一领旨。玄女又赐她丹砂十粒,功能回生起死;玉瓶一个,可以装人魂魄;金针一枚,能立化成千万,刺人眼目。又坚嘱道:“三件法宝惟丹砂是救人仙丹,如遇有缘之人,病在危急或身受重伤,甚或死已三日,但如身体不烂,只消半粒下去,立能还魂祛病,伤痕痊愈,再进半丸,可以回复康健,但也不是人人可以赠送,须知人之寿算都有一定,除了有大阴德、大功行的善男女,一点不能展缓。所谓阎王注定三更死,决不相留到五更也。我说这话并非专指丹砂而言,也是教你行德救人须先考察那人是否当救,救了他能否不违天意。可见行善两字也并非容易之事啊!要是不然,天下之大,每天都要死去几人,你纵有万分慈悲之心,岂能人人援手,使他益寿延年;再则何处去找这许多起死回生的丹砂呢?”

仙姑听了,觉得此话为平时意想所未到,也知玄女垂训之意,因本人心大热、性大慈,往往有不问事实的是非利害,但凭一时悲悯之怀,不惜牺牲自己幸福搭救人家,即如上次吴大户家之事,前据上元夫人劝戒之言,正是一个例子。玄女此训自然还是对症而下的要药,不过借丹砂之用处隐约示戒罢了。当时上元夫人侍立一旁,听到这几句时,不觉对着仙姑抿嘴一笑。仙姑益发深信玄女之言有为而发,因即稽首有声,默默恻恻地说道:“师尊法旨,弟子安敢违忘。此番下山,自当格外小心在意,时时刻刻把法旨放在心头,不但为非作歹之坏事万万不敢胡为,就是济人利物的好事,弟子也务要审慎再三。弟子功行浅薄,虽不能断定谁当助、谁不当助,谁应救、谁不应救,但以一己良知为准,参以天理人情,处以不即不离、不卑不亢的办法,敢则师尊也一定可以嘉许弟子的。”

玄女见她如此诚挚,不觉喜笑道:“如此很好,我的公事太忙,不能时时下凡指点,但遇紧要关头,我必未卜先知,如须指正去处,定着你师兄辈前来指导于你,你倒可以不用担忧了。”说罢,又承上面言道:“头先所说那丹砂之用宗旨只在救人,救人不得其当,虽然违天有咎,究竟天心最仁,凡遇为善之事,纵有处分,决不甚重。若所赐瓶、针二物,那是完全害人杀人的东西,不管事之是非,当你施用之时,自己必先有了杀人害人、惟怕人不能受你杀害的念头,那是一定之理,此等念头总之称为恶念。我修道之人本以救世济难为本,若因安良之故,不得不先除暴,在事虽然有功,在你自己良心上还是不能不先引咎自责的,何况举动偶乖,杀害过当,甚或伤残正正当当的君子,那么负罪之大更不消说,真是为善不能相抵的事情。一旦身遭天谴,就是我也不能相救,你看可怕不可怕呢!所以这等东西可以不用,总以深藏为是,如至万不得已或是你不害人人必害你,彼此相持,生死存亡间不容发的当儿,那就没有别的办法,只好拿来一用。然而心中还要时时存着得放手且放手,宜解冤莫结怨的主见,能留一分余地也未尝不是你的积德。如遇有道之士或妖精已成气候,不少苦功之辈,更须念他修到此等地步不是易事,如可成全,不但不许杀害,还当苦口婆心导之于正或者就收在身边,做自己的徒弟,未为不可。但有一言交代,收徒传道更是非常危险之事,徒弟行为的好歹,存心的邪正,都得你师父负其责任,不是胡乱干得的,这层更该深切注意才是啊!”

一番话说得仙姑心惊神变,拜伏于地说:“弟子年幼学浅,作事全无经验,承师尊鸿慈高厚,恺切指导,才知修道门中,除却本身苦行,还有多少危险可怕之事,真使弟子战兢戒惧,益发不敢胡说乱为,自取罪戾了。”玄女即令起来,笑而慰之说道:“修道人第一要大胆,胆小之人恶固不为,善亦难成,吾辈立身天地外,须把天地间应做之事尽量放到自己肩胛上去,一味畏葸,便成懦夫,反不是修道人行径了。总而言之,处事要慎重,逢到使用法术之时,尤其要十分小心。但所谓慎重小心,决不是教你畏葸怕事之意,似你这样聪明,此中道理还有什么不懂?不过我想,因你初次下山,不但没有当过大事,实在连人世上许多小事,其中不少机械变诈的,你也没曾阅历过,如何能够完全勘透?稍一疏忽,就会上当不轻。所以一再告诫于你,也是格外慎重,特别小心之意。你既懂得此理,还望能够施之行事,不要口中说得好,心里想得好,到做起来时就完全忘了这些关系,那就吃亏太大了。”玄女说一句,仙姑应一句,说完了,仙姑又恭恭谨谨的叩了几个头,玄女便带着众仙和侍女走了。

仙姑因和土地交情很好,数年来也多承她的关切照料,特地亲自上门道别。土地听说仙姑就要远行,十分依恋。仙姑安慰了一番,方才携了玄女所赐的宝贝,一身道姑打扮,浑身上下一色全白,越显得清雅高洁,绝非人间凡艳可比。她回到洞中,用符咒锁住洞府,然后驾云而起。因师尊说现在的皇帝叫什么嬴政的,残暴不仁,虐害百姓,心中想去瞧瞧究竟是怎生一个惫赖的皇帝,看那被虐的人民中可有有缘之人,能得救度几位也是一件功德。想定主意,便捏诀召来一位土地,问他皇帝建都所在,路径怎样,如何走法。凑巧来的是一个积世有识的老土地,很能知道些前朝后代兴亡递嬗的故事儿,见仙姑这般请教,居然不惮辞费的和她讲说了一大篇。仙姑觉得闻所未闻,倒也听得有味。土地又把前去咸阳的路径、方向详详细细的告诉了她。仙姑再三道谢,别过土地,一阵快云赶到咸阳,拣那人烟繁盛之处按下云头,又怕惹人注目,却先化作一个小小飞虫,飞下平地,趁人不见,方化回原身。

这时天刚正午,却是初春天气,天色晴和,不寒不热,正是人生行乐最好的时候,也是百业开始的当儿。仙姑在那京城大街之上往往来来走了几趟,见那店铺中人和路上卖物买物,为公为私,各色来去人等,没一个不是面含愁苦,眉结不开,好似都有什么心事似的。仙姑叹道:“闻说君明臣良,百姓安乐,如今既有暴君,人民自然遭殃,还能开心得出么?”于是走至一条僻静去处,找到一座寺观,却起造得十分考究,那是秦皇因要求仙访道,特地造下许多道院,以求见好于仙人的意思。仙姑走到里面,当有一位老道出来招呼,仙姑说明借宿之意,老道见她如此美貌,禁不住上下打量了一番,似乎有些怀疑的光景。仙姑笑道:“道长尽瞧贫道则甚,难道疑我不是好人么?”老道忙陪笑说:“不是这么说法,实因道友年轻美貌,正该在人世中享受大福的时候,为什么无端走到这条方外的路子来?小道并非多管闲帐,此中却也有些原因在内,不敢不在道友面前先行陈明,免得将来招祸。”仙姑诧异道:“人各有志,不能相强,照道友高见,难道说年轻有色的女子就注定该去享那人间福份,不能出家修道吗?只怕天下没有这个理儿。”老道笑说道:“原来道友还没明白小道意思。道友既至敝观,想来没曾用饭,就请先到客座内进些点心,容小道将为难苦衷缓缓奉告,道友才知小道不敢相留者,实是一番好意啊!”仙姑心中十分纳闷,只得跟定了他,一同走到后面一间小小客房内。

老道自说:“此地叫清虚观,本人是观中掌院,观中有法师十余位,其中不无深通道法之人,更有一位姓费名长房的,乃是真正天仙之徒,法力尤其高妙,远非他人可比。这十余位法师都住在观中,受宫中的供养。这观建造不到三年,前两年原极平安,不道今年正月初上,忽有赵公公的公子托恃他老子势力,知道观中都有大家闺秀前来拈香,常常带领一批青皮光棍、无赖少年,以求仙访道为由,见有美貌女子,不问是什么出身,一声暗号,众人动手就抢,也有尾随出观,看她回至何处,再行设计劫取的。总之是好姑娘,除非见不到眼,一经碰到,没有不着他道儿的。那些姑娘有怕死贪荣的,少不得顺从了他,当时也可得他些好处,过了数天,另得新人,也就丢到脑后去了;有那大家国媛、名门淑女不肯随便失身的,往往被他打得体无完肤,甚至累及一家长幼不得平安。这等事情,这月把工夫已出了有六七件了。小道因见道友如此美丽,真和天上仙人一般,况在青春妙龄,以小道目光看来,以前几位受害的小姐姑娘,没一个比得上道友的,她们尚且不免,何况道友?我再说句不怕得罪的话,那赵公子就是当今皇帝身边赵公公,称为‘站着的宰相,讳高的公子’,如今世上人还有他那么大的势派么?人家多少贵小姐、阔奶奶都上了当了,道友是出家之人,和小道辈一般,那里说得上势派二字。所以我替道友想来,住在此间,别的倒不致委屈,就只怕赵公子到来之时,道友修真之体、贞洁之身未必有法自全,岂不可怕,岂不可惜?道友还请三思而行。小道行年九十,一生不说谎言,道友还请勿疑。”

仙姑听了倒也感他厚意,但自己正要调查秦朝君臣狼狈作怪情事,以便随时可以救人拯难,既有这等坏人,正苦寻找不到,岂可舍之而走?因又笑谢道:“道长盛情,人非草木,岂不知感,哪有颠倒见疑之理!但不瞒道长说,贫道幼遇异人,传授些小道法,虽不能怎样欺侮人家,至于自全生命,保卫身体的力量,自信还有几分把握。道长但请指定一间小小的房子,给我暂时歇足,赵公子来时,要是避得过时,可不正好!万一为他所见,贫道自有法子使他知难而退也,决不愿轻开战衅,损伤他的毫发肌肤,至累贵观和道长为难也。”

老道见说,愕然半晌,又不住的打量了她几下,忽然欣喜起来,道:“我观道友满面秀气,不是常人所能,况且恁般美色,小道九十多岁的人,今儿才算初见,颇疑凡间无此容颜。今听道友所言,莫非正是天上真仙下凡,游戏人间么?若果如此,休说赵公子乳臭之辈不足害怕,就今秦……”说到这个“秦”字,忽然噤住了口,不说下去,忙向四面一望,见没有什么人,方才把舌头一吐,自己呸了一声,笑道:“现是什么时世?这是什么地方?年纪活到九十多,还这般爱多嘴舌,明儿惹出祸来,倒怕这眼前的真仙未必肯来相救呢?”说罢又是“嗤”地一笑,那张鸡皮墨黑的老面皮蓦地由黑而青,由青而紫,显出一种非常妩媚的样子,侧着身向仙姑笑道:“道友,可是么?”

仙姑见他忽而多言,忽而自责,忽又转出这么一副腔调,真忍不住呵呵大笑起来。因他不肯再说,情知京师之内箝口极严,宫中必有明侦密查之人,所以使人怕得这个样儿,因想起古书“防民之口甚于防川”两语,不觉为之叹息。老道也不再和她胡缠,当时唤起一个打杂的,着他送仙姑到西首偏房内安歇,又告诉仙姑,倘要什么使用的东西,尽管向这打杂的要去。仙姑再三感谢,随着打杂的出了客房,向西而行,一面走,一面却记得道人所说的有道行的法师,不知是哪几位,究有什么本领;如果有高深道术,自己大可前去一会,请教几句,也算此行一桩很好的机遇。

正在想得出神,蓦听得后面一阵男子嘻哈追逐之声,不禁回头一看。啊呀呀,坏了,坏了。原来这班人正是老道所言赵公子和他身边的一群走狗,此时刚巧来观,一进大门,就有几个凑趣讨好的道人将观中新到一个绝色女冠,相貌如何的艳丽,身材如何的整齐,皮肉如何洁白,头发如何乌黑,真个是天上少有、人世无双的人才,比到公子这么久所得的几位美人,真要胜过不晓多少倍儿。现由老道人陪往客座中去。公子快去,必能相见。公子听了,喜欢得跳了几跳,忙着飞也似赶到客座,正值老道送出仙姑,在那里督率一班佣人收拾客房咧。公子一进门,不见所闻的美人。走狗中有名魏应琴的,不等公子开口,赶上两步,将老道道冠一撮,随又将他道衣的领子一拖,喝道:“兀那老东西,你把咱们公子爷的天仙美女弄到什么地方去了?”老道正在指挥佣人,心不外驰的时候,经他这一来,早唬得把个鞠躬如也的身子往上就是一跳,急回头见是公子等一班儿,慌忙陪出一面孔笑脸,打个躬,唱个大肥喏儿,躬身回对道:“公子们可问的是方才来观的那位女道友吗?”公子等见他那副形景,一个个拍手欢笑,听他这句回问,公子便忍住笑说道:“一点不错,方才不是你招待进来的么?有那样好东西,也不寄个信给你公子去,还等我亲来查考,你又把她藏在什么地方去了?这不该活活打死么?”老道把舌头一吐,笑道:“公子倒说得好轻松话儿,老道九十多岁的人了,两只腿哪里还肯替我这穷心办事?原打算把她留在观中,将她房间布置好了,再行进府禀报去呢!想公子有这么大的洪福,用不着老道放屁,早就得了耳根神的报告,马上赶了来了,如此神速的手段,教我这奄奄一息的老废物怎能来得及咧!”

一番话倒把公子说得大笑起来,忙命魏应琴快放了手:“这位道长是好人,不要和他恶玩笑,这么大年纪了,那禁得你这一吓,明儿吓出毛病来,一场命案官司,我公子是不来管你的。”众篾片听了,大家哄然一笑,只把个老魏说得撅起两片尖嘴子,自己咕哝了一阵,也就罢了。于是老道又派起一人说:“陪同公子和几位大爷快去找那新来的神仙美人去。”公子一听“神仙美人”四字,不觉又失笑道:“你看这个老货,活到恁大年纪,还是那般骚劲儿。”说罢,也不再理会老道,带定众人随着派去的人一窝风赶了出来,向西追那何仙姑。

仙姑一则心有所思,二则也要瞧瞧观中景物,也且万料不到这个时候刚巧会碰着这位冤家太岁。正在一步步闲游过去,但听唿哨一声,众走狗一拥而上,在仙姑前后左右绕个栳栳儿,团团围住,仙姑虽有道法、有胆识,对此突如其来的横暴,倒也不免为之一吓。

未知仙姑如何受窘,请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