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7回 谏暴君仙姑发善念 擒大豹小孩奋双拳

却说始皇听说赵高家发现妖人,他倒不惊而喜,忙说:“卿且起来,朕想辇毂之下、京城之内,朕躬在此,哪有这么大胆的妖人,敢于白昼发现,这必是卿家甚人得罪真仙,累他下降府中,稍示惩罚之意是真的。朕今正在寻仙求道,既有真仙在此,料想不弃朕躬;也许她有心见朕,无缘阶进,故意在朕亲近大臣之家显示灵异,以便朕亲往晤谈,也未可知。”赵高听始皇如此说法,真是出于意外,但他是何等机警之人,既皇帝这般成见,怎能挽回得转;况且藉此引见仙人,自己不为无功。于是立刻换过一副神情,叩头说道:“臣实愚蒙,一时被仙人捉弄得神昏颠倒,误当她是妖异。如今想来,以陛下威武神圣,御驾所在之地,妖人一至京中,立刻有百神驻逐,哪里能够容身得住?照此看来,臣家所见,必是真仙无疑,不是陛下天质聪明,哪能立时想到这层道理。如今就请陛下驾临臣第,召见这位仙人,使仙人知道陛下求道的真诚,也好早传金丹大道、长生妙药。臣请先回,对那仙人说了,一同接驾如何?”始皇大悦,道:“卿言正合朕衷,快请回第,朕即刻就至也。”赵高于是转怒为喜,转忧为乐,欣欣得意地再回家中。

谁知仙姑因赵家无人作主,由她一人在大厅上和这批家人妇女混在一处,料道没甚道理,便想把公子责戒一场,即时出府,回她借寓的清虚观去。这才收了法力,一霎时间,许多假公子消灭得无影无踪,只剩一个真公子,已是回复了性灵,一见仙姑和家下众人,好似做了一场大梦,回忆适间之事,完全清楚,只苦当时动不得手、说不出话,如今得了自由,方知仙姑不是寻常女子,真是天仙转世,一时却不晓该怎样才好。

只见仙姑用手一招,公子便身不由主的跑了过去,直挺挺跪在地上。仙姑方正色叱责道:“汝义父不过一市井小人,有何才德?只因奸诈乖巧,把皇帝奉承上了。以一太监身份,弄得如此显赫,就该小心守份,知足克己,才是道理。怎么倚恃宠荣,恣为不肖,上面蒙蔽天子,下面侵压公卿,人民膏血被他吮得枯竭不堪,还敢引诱天子肆行虐政,似他这等行为,天理难容,灭绝不远。你做他儿子,不思干些好事,替他消点罪孽,反敢恃势横行,奸诱良家妇女,害得人家荡产杀身,论起罪名,也就不在你父之下。今儿幸遇我贫道,小小有些法力,侥幸未遭你的毒手,要是差些儿的,此时敢则早在森罗殿上作那含冤之鬼了。照你这等行事,就得立刻赏你一剑,替京内外多少受害人家吐一口气儿。但贫道奉师尊法旨,不许轻易杀人;再则你父子恶贯虽盈,而恶运未毕,须要再过几年,等你罪犯弥天之时,自有显赫报应。告诉你父,大家等着瞧罢!”

赵公子听了这番训斥,心中倒是明白,但他向来肆意害人,从来不曾吃过人家一些小亏,更不晓得什么叫做认罪,什么叫做悔过,受了仙姑这场剀切开导的训诲,只是睁开双目,露出一派凶光,恶狠狠注目仙姑。仙姑不觉微微叹了口气,对两边众人说道:“你等瞧瞧你那公子,这是什么神情?要不是遇见了我,此刻只怕也该着落在你们身上,非要取我性命不可了。可惜我把许多好言赏赐与他,他竟一句也听不入耳,我再也不耐烦对他多说了。但他不遇我则已,既犯在我手中,我断不许他再出去糟蹋人家女子,也不高兴为他这无用的小子轻开我的杀戒。你们瞧罢,我这一指点去,要使他周身气血脉络不能和平常那样自在运行,至少使他得个萎废之疾,休说不能出去作恶,就要行动一步,也得费他浑身精力,这便成为一个废物了。”

众人听了,大家方慌张起来,罗跪仙姑面前,一齐叩头有声,替公子代求宽耍,仙姑笑道:“我很知道,方才我说了那番好话,他要能够悔悟,便是入道之门,不但可以免罪,就要修炼成仙,都只在此一念。现在见他既无悔悟之情,反有怒恨之色,可见是个怙恶不悛的东西,留他一条性命已是万分情面,怎能再容他出去害人?”说时,伸出一指,在赵公子上身穴道处一指,但听赵公子“啊呀”一声,向后便倒,躺在地上哼哼不已。众人大惊大骇,慌忙要扶他时,仙姑笑道:“尔等即着两人将他背了进去,他没有行动的气力了。”一语未了,忽听外面传说大人回来。仙姑倒有些奇怪起来,怎么赵高那厮还有胆子见我?索性高坐大厅,等他走了进来,看他再有什么话说。

却想不到赵高一见仙姑,马上长跪在地,膝行面前,高叫:“仙人恕罪,下官委实不知仙人下降,适间多有得罪。又闻小儿不受教训,蒙赐惩治,下官只有万分感谢。适已禀闻当今天子,着下官传旨前来,请仙人暂留法驾,即刻前来和仙人相觅也。”仙姑听了这番说话,倒被他弄得摸不着头脑起来,但他既以礼来,自己倒不能再行倨慢,只得含笑摆手说:“请起,请起。令郎不受教训,贫道不忍人民受祸,稍示惩罚,只使他不能作恶,将来也免得贻累大人一家。至于皇帝降临,贫道万不敢当,贫道自当进宫朝见。贫道便非上界金仙,也略知修仙之道,定当面禀详情,毋敢隐讳,若外慕修道之名,内存淫欲之念,即使上朝仙祖,面见玉帝,也难得长生之效。何况贫道毫没功行,又有甚法儿可以代他用力呢?”说罢,又笑对赵高说:“为我谨谢皇帝,贫道告辞。”袖袍一扬,满厅都是红光,阵阵异香,令人闻而肃然心地为之一爽。

赵高正在查问儿子病状,恰值始皇驾到,只得出去跪接入内,即将仙姑转嘱之言转禀了一遍。始皇不禁怫然道:“仙人要问朕有无真诚,她又不别而行,朕又何从向她表白呢?”赵高禀道:“照仙人语气,似乎深感圣恩,自会进宫进见,万岁只安居深宫,等候她下降之时,再叩求神仙之道,想来没有不行的。”始皇听了,只得问了几句仙人下降的情形。赵高随把儿子得病情状面禀了一遍。

始皇回到宫中,闻皇后以下嫔妃人等,大家聚集在御花园内,便命两个大太监跟着也到园中。一个小太监忙先进园禀知,皇后率领一班嫔妃跪迎。始皇到了门内,携皇后之手,笑问:“怎么一下子都到这地方来了?”皇后禀道:“正要禀闻万岁,刚才空中发现朵朵彩云,中间立着一位仙女,方外打扮,手执拂子,丢下一方白绫,落在花园之内,因此大家都来瞧看。”随把那方白绫双手呈与始皇。始皇接来一看,只见上面写道:“养心莫善于寡欲,求道莫先于爱民。”末署一个“何”字。

始皇见了,不觉嗤地一笑,说道:“这便是赵家那个女道士了。既是仙人,怎说这等迂话?”皇后也笑道:“这等腐儒之谈,上次坑埋的数百先生,哪一个不曾说这话儿,谁要她来多说。”始皇听了,猛然记起一事来,说道:“前闻诸臣禀称,凡山海河泊都有仙神掌管,惟黄河之神最有道法,应用白璧牲帛致祭,必能保朕圣寿万年。当时就派大臣代朕前去祭祷,至今也不见回来。昨儿又有一个方士,自说能呼唤风雨雷霆,召遣鬼使神兵,本定今天召他入朝面试,不料事情太多,又混忘了。明儿务要把这两事查个明白才好。”皇后等都禀称:“神仙自然是一定有的,但也有稍知道法,并没多大本领的人,闻说天子好道,为求富贵起见,自炫才技,其实与大道无关,这等人万岁倒也不可不防。”始皇点头笑说:“御妻之言是也,朕也常常防到此辈欺罔,所以必要面试一次,方肯相信咧。”皇后等齐称:“万岁圣明。”始皇心中很喜,便命太监们传旨,设席御花园湖心亭上,和后妃等饮酒取乐。

这却不提,却道何仙姑出了赵家,用隐身法候在赵家左近,等了一回,见始皇果然御驾亲临,心中不无感动,因思人有善念,天必从之。始皇虽有暴行,究是天下之主,如能立时悔悟前非,与民更始,一转手间,可造无量福德,挽回命运,也非难事。他既有此番诚心待我,我倒不可不尽尽自己的本心,前去劝谏他几句。想定主意,方用白绫写了那两句,乘云入宫,故意现出原身,从宫中丢下那块写就的绫子,这也无非希望宫中人赞颂惊奇,确信神仙之理,等得始皇回宫,大家必将此事禀陈,益发容易坚他信仰仙道之心。这原是她怀着的一番苦衷,谁知始皇竟目为迂腐,置之不睬,确是仙姑始料所不及咧。仙姑丢下绫子,即刻回至那个道观,瞧那赵公子一班从人,却一个也不见了,因笑道:“这不消说,又是那位道长干的玩意儿。我正急要找他,如今却请教那老道去。”

想着,正要举步,谁知老道迎面而来,一见仙姑就嚷道:“道友,你害了人也。我是那样对你说,劝你别找住处,你不信,偏偏又碰到那位赵公子。你是有道行的人,随便施些小玩意儿,弄得他一家人七颠八倒,却不替我们想想,在他这等大势大力之下,如何逃得过他的掌心?刚才已经派了兵来,把我们一位刘大法师拿去,还不晓怎样定罪咧。这也不必说了,横竖你也管不了这么多的事,但从今为始,观中决不再留过路道侣,只好委屈道友,另外寻找寓处去罢。”仙姑听了,不觉又惊又怒,见他如此决绝,不便再和他纠缠,因说:“刘法师也是有道法的,怎么会吃这厮的亏?至于贫道,本用不着一定住处,要走就走,何必再来累及你们。只是请教一言,刚才押那赵公子出去之时,有一位道长和贫道略一招呼,因有事在身,未及细细请教。敢问道长,这位可就是费法师么?他可也住在观中,还是另有家室?”道人回道:“费法师住在西街,离此甚近,他是极有名望的高人,你要去找他,随便哪里,一问便知。”说罢,一声“对不住,失陪”,头也不回的去了。那仙姑独自立着,也没人去理她。

仙姑又是好气,却也有些好笑,只得踯蹰而出。到了一条市上,问了一声,果然有人指引她到那西街费长房家,问了一声,长房家有一个孩子开门出来,一见仙姑便“呸”了一声,自己笑起来道:“我爹爹顶恨什么出家人,我叔叔天天被一个拐子道人迷得昏头胀脑,如今又有个女道士来找他,正也好笑极了。”说毕,把门一关,由你喊破喉咙,再也没人理你。仙姑不觉失笑起来道:“一到京师,就被人逐出了两次,可见这天子脚边实在是坏人多,好人少。”说罢,只得回转身,到一个冷僻无人的地方打坐了一夜,到了次日天光,眼睛一睁,就至溪边掬了些泉水,洗洗眼睛。正在打算如何再去找那长房,共商救刘法师的法子,兼要请教他些道法,却苦于他家不肯接待,还该如何办法?想到这里,不期坐在一块浣衣石上,发起怔来。

蓦听得一阵怪风起于西边山后,山上树木萧萧作响,树上的虫鸟一齐打个胡哨,呼噜噜,咿呀呀,一阵乱啼,四散飞开;俯听泉水,淙淙作响,卷起无数皱纹,把许多大小鱼虾卷得身不自主,上上下下、滚来翻去的闹了一回。仙姑不禁点头叹息道:“虫鸟鱼虾安居山水之间,有何不法之事?偏受罡风之厄。闻得当今天子多行不义,赵高等一批小人又多方导之为恶,弄得四海鼎沸,人民转徙流离,不知死所,和才见的鱼鸟之类有何分别?”想至此,顿生一种悲悯之心,自恨道行太浅,不能除暴安良,救尽天下千万苦人,消弥人间无数烦恨。

正出神咧,蓦然又起一阵大风,比方才这阵更狂更骤,势也更猛,一时树声、水声、虫鸟啼声以及石卷沙飞之声,声声相应,混成片片惨状之声。仙姑见风来无端,袖卜一课,不觉大惊道:“山中必有大虎豹。”一语未了,复听得轰然一声,起于山上,比平常雷声更形猛烈。仙姑掣剑在手,离了涧边,一步步绕过溪畔,要想走上山去。刚达半途,早见一只斑斓巨豹从山中奔将出来,那豹一面跑一面还时时回看,似乎怕人追袭的样子。仙姑惊奇道:“如此大兽,难道还有人去追它?”一言未毕,眼前又发现一件怪事。原来那豹后面果有一人飞步追来,而这人的年纪望去至多不过八九岁的样儿,看他赤手空拳奋勇而来,势如疾风,口中高叫:“兀那孽畜还敢逃走?难道你小爷就放过你么?”

这一来把仙姑惊得目瞪口呆,莫名其妙起来。不知小孩如何能够打豹,结果胜负如何,却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