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9回 酒罐能装铁拐 葫芦闷住仙姑

却说钟离权对仙姑说他祖母比爹年纪还大,不觉失笑起来,道:“你这孩子,说说又说出孩子话来,自然祖母比你爹大,好似你比你爹要小,这还用说么?”钟离权也笑起来,道:“我姊姊名叫大姑娘,她今年十二岁了,我却只有九岁。我还有个大哥哥,听爹说是被老虎衔去的,因此我爹恨极了虎豹。他在十年前还是一位大好老咧,这四近山中的野兽死在他手下的不知多少,后来生了姊姊和我两个,他便把所有全身的本领都教与我们,他老人家自己却因前年到一个地方,被许多虎豹围起来,打了一夜,虽然得了性命,他一身的气力都使完了,到了天光时候,有人看见他卧在地上,口吐白沫,身子软迷迷地,做不得主,幸还能讲话,求到人家将他背了回来。从此以后,他就不能入山,也更不和这些野兽作对了。”

仙姑听了,不觉点头叹息道:“孩子,你瞧罢,你爹爹那般英雄、那样人才,因逞自己勇力,专杀虎豹,结果还被虎豹所伤,此身成为残废。可见人生世上,有这几分力气,最好是不要用以害人杀物,留着气力作些有益于世或保卫自身之用,才是个正当道理啊!”孩子道:“姊姊,你的话对的,我爹先时恨不得马上派我姊弟入山,杀完四山虎豹,后来自己得了毛病,就不大肯教我们做这些勾当了。他说的话儿可不就和姊姊你才说的是一般道理么?我相信爹这教训,也就相信姊姊你教给我的都是好话了。”仙姑听了益发欣悦,便说:“天时不早,你家中一定等你回去吃饭,你快带我同去,我一定把收伏虎豹豺狼的法子传授与你,从此以后,也好少和禽兽为难,免致多残生命。而且我这法儿,不但可以制伏禽兽,如遇不良之人要有横暴行为或为害地方或与你作对,你也不必和他对打,只消默默地念一遍咒语,就能令对面之人失其抵拒之力。孩子你瞧这法子好么?”

孩子听说,欢喜得手舞足蹈,连叫几声:“好姊姊,你真是我的好师父。我爹和祖母都说要替我聘请一位有本领的师父,谁知今天就遇着了。师父请先,我们一同走回去罢。这豹子呢,丢了它我有些舍不得,师父用些法力牵了它回去,听我爹爹发落罢。”仙姑因要收伏钟离权,度他出世,不能事事拂他意思,失小孩子家的欢心,因笑说:“你走罢,我自带它跟了我们去。”于是又用手一指,豹子一跃而起,垂头帖耳地跟住二人一同走过山后。

钟离权用手指道:“那边有个大竹林,竹林后面有两棵大樟树,沿河岸上那一所房子就是我们住家了。”仙姑正在顺着他的小手远远望去,谁知那所房屋还没曾瞧清,却先察见一件非常可怪的事情,只见竹林前面对着二人所走这边,有一个口小腹大的酒罐子,自己能够行动,口朝上底在下,踉踉跄跄向仙姑等远远迎来。仙姑大惊道:“孩子你瞧,那是个什么东西?怎么自己会动的,但又不见生脚,那是什么缘故啊?”钟离权望了一望,笑道:“哦,这东西么,那是一个人呀。师父原来没有瞧见,这瓶口上有个人头伸出在那里。这人就算得京城中一个最怪的怪人儿,师父怎的不认识他么?”

仙姑这时也已望见那瓶口上面果然有个人头伸在外面,心中不觉大疑,因问孩子:“可知这怪人是哪处人氏,到此有几时了?”孩子道:“这人没家没室,他就住在这个罐子里面,有时把罐子丢在路上,人却出去,三天两天常常不归;有时带着罐子走路,好如人和罐子相连,分拆不开的样子。师父才瞧见他带罐子而行就是了。这人不大和平常人说话,也不见他上街买物、回家吃饭,而且罐口小人体大,也不晓他如何能够进出无碍。他不说姓名,人家也不能认识他,只知他是一个乌黑硬梆的跛子,手中常拄着一根铁拐杖儿,他自己就称为铁拐先生,人家也便喊他铁拐先生。师父你说罢,这铁拐先生怎么算得他的姓名呢?”仙姑见说,着实沉吟了一回,望见铁拐来得相近,慌忙领了钟离迎上几步,向罐口伸出的黑头儿行个礼儿,招呼道:“先生哪里来,待往哪处去?贫道何……”

说到一个“何”字,铁拐先生把个黑头在罐口连点三点,头与罐触,有声“轰”然,引得钟离哈哈大笑起来。铁拐先生先对何仙姑说:“你莫说,说她则甚,打量我和你一般不生眼珠子么?连个两代的老伴侣都认不得呢!”仙姑听了,愕然不解其意。铁拐先生却又向钟离笑道:“孩子你笑什么?告诉你罢,不是我这罐子经不起我这几点,除了我这铁头,也休想碰得罐子发出这阵声音来。”钟离听了,把两只小眼睛儿张得大大的、圆圆的,瞧住铁拐先生发怔。铁拐先生笑道:“你别糊涂,莫胆怯,你就施展出你那打豹的气力,把这罐子连叩三下,看能够发声不会!”

钟离见事情如此离奇,倒有些迟迟疑疑,不敢就动。铁拐先生笑对仙姑说道:“倒看你不出,这位令高徒才受了你几句教训,就恁般小心起来。”仙姑和钟离听了此话,越发大惊失色。仙姑不觉深深为礼道:“知道先生乃天上金仙游戏人间,贫道出家多年愧少成就,久思皈依正道,奈人海茫茫,未有所遇。今逢先生,定蒙指教,真三生大幸也。”铁拐先生不等她说完,大笑道:“你倒会客气,我可给你麻烦死了。你既要就正于我,怎么把我这徒弟抢了去?”仙姑听了茫然不知所谓,忙问:“仙师此话怎讲?弟子和仙师初次见面,怎说弟子抢了仙师的徒弟去?”铁拐先生笑道:“那孩子不是叫钟离权么?那不是我的徒弟么?你虽和他有缘,怎比得我是请命祖师特来作他保护教训之人来的,怎么你一见面就敢收他作徒弟呢?”

仙姑见他事事先知,益发信他必是真仙,忙又下拜道:“师父多屈了弟子也。师父道行这样高深,怎不知道师生之说出于孩子口中,弟子并没敢答应他,不过见他具大力气,而且出于小小孩童,心中不免有些惊奇,认为可以造就。后来见他一经屈伏,便那般服礼,心中愈加爱他,便想随他到家,指教他一些法力。这还是小事,弟子私心实愿引他入道,莫将上好质性被人世物欲所迷,如能引入正路,将来再求名师,授以大道,不难造就成仙。区区之心不过如此。圣明如仙师,决无不能谅察之理。今既得遇仙师,也是此子之幸,不但他,就是弟子也愿列入门墙,追随仙驾,庶得早成正觉,脱离凡俗,不胜幸甚。”说罢又拜。

铁拐先生未及回言。那钟离权究是孩子心性,忙将仙姑一把拉住,说:“师父且慢行礼,我们把这位师尊请到家中去,要是先生的道法真比师父高,我和师父一同拜他为师;要是不然,我还是拜师父学些本事,莫上人家的当。”仙姑忙喝道:“不得胡说。这位师父才是真正仙人,你哪里看得出来?”铁拐先生哈哈大笑道:“哦,这孩子他竟忘了本来面目了也。罢,罢,既你这么说,我要不显些小本领给你瞧,你便做了我的徒弟,心中也未必服我,还当我是什么拐子,故意给当你上。你要有了那种疑心,修道决不进功,却不费我一片婆心。走走走,你们瞧呀,那不已到了你们家中么?”仙姑和钟离听了这话,大吃一惊,睁大眼睛一看,咦,这真怪事,不但已到了钟离家,而且都已到钟离家中的正屋内。

钟离权父亲老俊和他姊姊大姑娘都坐在下首,讲什么家常咧,一见三人突然而入,不觉都吓得站立起来。这仙姑却十分疑心这位铁拐先生不要就是昨天送她到赵家,施行缩地法的那个费长房么?至于钟离权,年纪虽小,心地极明,他已晓得只此一端,真是天仙大法,远非仙姑收禽降兽的本领可比。心中一亮,马上跪在地上,向铁拐先生连叩了几个响头,口称不:“师父在上,弟子钟离权拜见。方才言语造次,亵渎师父,万望宽恕则个。”铁拐先生哈哈大笑。仙姑也万分喜慰,也要拜他为师,行个谒见之礼。铁拐先生慌忙止住,笑道:“使不得,我不是你的先生。你自有玄女为师,强我百倍,何用另外求师,况且你我是两世老友,只因修道早晚不同,成就的浅深稍差,但是将来成功还是一样。今既在此相遇,可谓他乡遇故知,有甚赐教,知无不言,怎敢居于师位呢!”仙姑听说,兀是茫然,问道:“弟子无论如何记不起何处与仙师会过面来。弟子自问记性不恶,实在不敢妄言曾经瞻谒金颜,望仙师明示。”

铁拐先生笑着摇头道:“你们只知见人察貌,全是形下之学,怎能相通于神?不见而知,化形而辨,这本是你功夫欠缺之故,委实难怪。方才你又想到昨天用术助你之人,你便认为是我化身,这不能不算你想得灵敏,然而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儿,须知你昨天所见之人正是我新近欲度而未成者,其人姓费名叫长房,昨天老道对你说的费法师即是此人,怎么你又疑心是我咧?”仙姑见自己心事又被猜破,不觉面上微赤,心中愈觉佩服,但因他说的话儿事事前知,既说不能为师生,自然有个理由在内,却等他说出曾经相见之事,再作计较。不料铁拐先生只说了这几句,便掉转面孔和老俊父女相见。此时老俊已得他儿子禀报上项情事,老俊也久闻都中新来怪人之事,今儿铁拐先生有此大法,肯收儿子为徒,焉有不愿之理?也就扶着女儿肩头,想要跪拜下去。

铁拐先生大笑道:“你子既是我徒,你便是我东人,东人对于先生,只有奉献束修之责,万不敢当跪拜的大礼,请坐罢,我还要对令郎说说话儿。”老俊只得再三感谢,仍旧扶着儿女退坐下首。铁拐先生指着说道:“你这个人恁大年纪,走起路来还不及一个小孩子,岂不惭愧?”一句话说得一座哄然。钟离权忙又把老子打兽受伤之事说了一遍。铁拐先生笑道:“我却不信,天下哪有人被兽伤的道理,只怕他这毛病还是假装出来的。”钟离权见他一味滑稽,也笑起来道:“爹,师父说你是假病呢!姊姊把爹搀起,让师父瞧瞧,才见病的真假。”大姑娘依着,真个把爹搀起。哪知搀到一半,顿觉她爹身子轻得什么似的,一点不觉其重,大姑娘用过了气力,反把身子打了一个趔趄,几乎跌下地去,转是老俊伸出一只手儿,想去拉她,更不道这一拉只用三分气力,已把大姑娘一个身子捉小鸡似的提了起来,同时老俊自己也觉疼痛尽除,精力照旧。

一时仙姑并父子三人都骇然称怪,老俊却已明白是铁拐先生替他医治好的,忙着把身躯立正,立时回复了十年前老英雄气概,大声说道:“我老汉为因舐犊情深,立心要杀尽近山虎豹,不料伤害过多,自身先受报应,年未老朽,身先残废,十年来身躯麻木,痛若难言还是小事;每念天赋膂力,不能用以济世,反而忽为残废。虽说虎豹也是害人之物,理该驱除,但上天生物必有其理,天既生之,我偏要置之死地,而且杀害过当,大非仁人之心,每一念及,自觉枉负老天生才之心,天良内疚,比身体上的痛苦难堪十倍。今幸仙师降临,俯赐援救,十年沉疴,一旦痊愈,大约也是老天念我过失虽多,但心地不坏,如今受罪已满,所以假手仙师,恢复我的健康。从今以后,老汉有生之年皆上苍额外所赐,而仙师亲手玉成,仙师既不受谢,老汉惟有臂牵儿女努力为善,以期上答天庭,兼祝仙师仙寿无疆而已。”

说罢,即命权儿:“快和你姊姊代我向仙师叩头道谢。”二人依言向铁拐先生跪拜下去,铁拐先生只得受了,因笑对老俊说:“令郎既列贫道门下,贫道须得教他一些本领,方不负他拜师一场;还有这位仙姑,贫道和她是两世道友,邂逅相遇,也要盘桓几时,请老英雄替我们预备两间净室,一间作何道友寝处之所,一间为我师徒传授之室,至于贫道本人,有这罐子,足够终身睡起,却用不着再费手脚也。”老俊没口子答应,说即刻就去收拾两间净室应用,又道:“师尊尽在这罐子中,不太辛苦么?何妨出来散散步儿。”铁拐先生大笑道:“老英雄看得我这罐子不足容身么?让贫道作个小东,奉邀各位到我这敝寓玩一回来何如?”他一面说一面已把个身子跨出罐口,向众人一摆手儿,说一声“请”,于是仙姑当先绝不犹疑地走到罐口,老俊等三人先是怀疑,及见仙姑已入罐口,霎时不见,于是鼓勇而前,走近罐口一望,铁拐先生举起袍袖一遮,三人但觉眼前略略一黑,原来身子已经入罐,遥见里面别有天地,幽雅旷远,大异人间。前面仙姑和铁拐先生并立一处,朝他们招手儿咧。

三人急忙举步赶上前去,只见一只巨豹伏在当路,三人不觉都吃了一惊。钟离权更是万分疑讶,因为他认得这豹就是自己打伏,曾经仙姑施法带回家中的那孽畜,自从跟随铁拐先生回家,因没工夫查问到豹子身上,还疑惑铁拐先生未把它带回,丢在半路也未可知,怎的却先到了他那罐子中去?当下把这话悄悄告诉他爹。老俊忙喝道:“不用多言!那自是仙师的道法,他有变化路径远近,强夺天地造化的功夫,何在这些小事?”钟离权才不敢说。三人一面讲话一面已到了仙姑和铁拐先生身边。

铁拐先生笑问钟离权:“可瞧见你那豹子么?你莫小觑此畜,他还和你有些世谊咧。”一语未毕,不但父子三人大惑不解,就是仙姑也莫名其妙起来。

不知钟离权怎和畜类有甚世谊,请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