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8回 姜女肉质化银鱼 孟婆亭中留龙魄

却说铁拐先生施法,将孟姜女的碎肉先凝聚成块,再把它分析开来,化成无数洁白细长的小鱼,齐齐对着铁拐先生点头而散。铁拐先生却伸出一只右臂,向着水中张开掌儿作捞物之状,即有一股极微细难认的白气飞入掌中。铁拐先生慌忙握住手,收了来,开了葫芦,将所收白气塞入其中,笑道:“如今却才了了我一件公案。我们就此回去罢。”仙姑、通慧忙问:“这是什么作用?”铁拐先生笑道:“你们还不明白么?这便是孟姜女的贞魂,被我收在葫芦儿,一进此中,立刻恢复人形,和原身无丝毫分别。我得了此魂,当送她至冥中,着她重下凡尘,早修大道。还有她丈夫范杞良魂灵,当我们初到此地的时候,已经另派鬼卒将他先送往地府去了。”

二人听了,非常欣悦。又问人肉化鱼是何道理。铁拐先生道:“这没什么大关系,不过怜她薄命、敬她贞节,横竖人已死了,魂当转世,这等碎肉有甚用处?任意替她留下一些纪念儿。一则显得孟姜女不但下世可以成仙,本生也永久不死;二则使天下后世见了此鱼,便知道是孟姜女的遗骇所化。因为纪念孟姜女之故,又可风示他们勉为节妇,也算是我利用废物借此讽世之心,于孟姜女本人原没多大关系的。”

二人都道:“孟姜女以一女子殉夫死节,得此一番表扬,名誉可垂千古,为千万妇女所称道矜式,也不能算没大关系了。”铁拐先生点头道:“那也说得是。你俩可想想,替这鱼儿取个名儿,要不奇怪、不平淡而又深合乎此鱼形质的才好。”通慧笑道:“我没那么细心,还是请何师叔来想一想罢。”仙姑谦逊了一会,方说:“此鱼形色洁白如银,银为贵品,也不屈了孟姜,我们就称为银鱼好么?”二人听了,都鼓掌称善。如今各地方都产有这种银鱼,千古相传,都知道是孟姜女遗骸仗仙法蜕变而生。到后来吕洞宾得道,游至湘水,曾用木屑化成银鱼,供给一班工人作肴馔,其中还有一段惨史,事在后面,不先赘说。

单讲铁拐先生回至他的寓中,把孟姜女夫妻魂魄牒送阴曹。二人身死情长,在冥王前泣求下世仍为夫妇。冥王温谕道:“你二人前生婚姻不遂,来世缘份仍在,不需恳求,自成鸳侣。但铁拐先生牒送你俩前来,自有一番深心作用,只怕另有栽培你们的道理。人生上寿不过百年,夫妻好合最浓情时不过一二十年,怎如跳出情网,归入仙班,夫妻长生,万年常晤,何等不美?你们全是聪明人,这些理由还有个看不透么?如今世上凡人,尽有厌倦红尘,苦苦地求问真仙,希图得些不老仙方,然而千万人中如愿以偿者不得二三,即如现在你们的对头秦皇嬴政,他是何等势力、何等福命,天天说求仙,时时说访道,求来访去,不过弄了几个邪魔外道,奇奇怪怪的闹上一阵也就完了。最后的结果,休说永生难恃,连短命都未必能够寿终正寝哩。可见一个人生来就有仙缘,真乃天大福份,你们有甚大功大德,只因孟姜女一点节义之风感动仙人,破格周全,连范杞良也都得些好处,这正是千万人和帝皇所求不到的事情,你俩倒看得不及一二十年姻缘之福么?”

二人听了,恍然大悟,叩头说道:“小民等实是愚昧,一时见不及此,也不晓仙师牒送冤魂之外还存有如许深心,我等受恩不知,反恋俗尘,真个惭愧极了。但如今又要担心下世以后既有夫妻之缘,怎免得夫妻之事,万一前生的情根未绝,居然匹配和谐,那时又没人来点醒我俩一破色界,修道便难,这却如何是好呢?”

冥王大笑道:“好会歪缠的家伙,先时要求做转世夫妻,还在情理之中;此刻又转个向儿颠倒,希望拆鸾凤之好。难道教寡人躲在你等新房之内,等你们鱼水将谐,忽然跳将出来当头喝你一棒么?”

冥王这几句话却说得非常滑稽蕴藉,惹得殿上的判官、小鬼、马面牛头以至范杞良夫妇都忍不住哄然大笑起来。当有那判官出位,禀称:“臣有一法,可使夫妻俩不昧本真,一出娘胎便知前生之事,他们果能虔心出家,便可自幼修持,更不用人去点醒他们,自然不得失足;万一尘心未死,前情不忘,那是他们自弃福缘,便教大王率领我辈天天蟠踞在他们的合欢床上,也总有疏虞失察之时,仍可舒舒服服谐他们鱼水之欢的。大王以为何如?”

冥王笑问:“卿有何计?”判官道:“那也不能算什么计策,向例投胎阳间之人,须经过一个亭子,那处设有迷魂汤,转世之魂行至那里,必患口渴,进去喝得一盏,立刻迷迷糊糊的把前生之事完全忘却。也有许多生魂秉性倔强,不愿喝那迷魂汤的,只苦口渴难当,脏腑如炙,见有那种清香适口的汤水,不怕他不去喝一口儿。所以自古迄今,转生之人不知几千万,总没一个能记得前生之事者,即因无一生魂受得住那干炙的苦楚耳。今大王既要周全孟姜女夫妇,可着他们先在这里喝饱了汤水,去到了那边,无论如何不致十分干燥,只要捱过此亭,便是来生之路,不受干炙之苦了。”

冥王还没开口,却有另一书办笑道:“这话不行,轮回大事,怎得没有规矩,若是吃饱了汤水就可不喝那迷魂汤,那么自来作弊之人一定不在少数,谁愿意把自己前生之事完全忘却呢!何以古往今来很少听得能记前生之事的人呢?”

冥王点头道:“此话不错,这等大事当然有个规矩的,但据我想来,这事一定有个可以通融的办法,他们仙人既如此玉成他们,我这里也少不得格外施恩,务要替他想个法子才好。”因即温谕孟姜女夫妻:“可即退去,等到有了办法,再行传谕,召你们前来。”夫妻俩叩头而出。

冥司老例,凡是未定发入轮回的鬼魂,都有宫中房舍安顿他们,好似阳世的公寓一般,不过公寓是民人团体所设,这等房舍都由宫中代为预备,这可见冥中优待善人魂灵的一斑。这是废话,不必多说。

单讲孟姜女夫妻就在这宫舍中住了多日,这天忽有冥王派人前来传唤,说:“大王已替你们想好一个办法,快快上殿去候谕。”夫妻俩大喜,随了鬼卒一同上殿。冥王笑谕道:“现在发生了一件巧事,那原管迷魂汤的婆子因误了公事撤职,正想觅-妥当的鬼魂补她的缺。不道又有一桩巧事,你的尊姑,就是杞良的母亲,因知你们同遭不幸,号哭呕血而亡。寡人怜她无罪横死,又查她为人忠厚和善,年轻时候曾因保全一人名节积有重大功德,照例可得一官,如今就着她掌管这个亭子事情。虽然繁杂,也算一件重要职位,况且趁此机会可以料理你夫妻的事情。这不好吗?”

夫妻俩听得母亲为了他们而死,心中不由感泣,又因本身之事可了,况老人家又得了冥中职份,那是很不容易的事情,又不觉转悲为喜,谢过冥王。冥王即命召来孟婆生魂,和他们相见。母子姑媳死后重逢,不免抱头大哭了一场,哭得冥王和书判、鬼卒等也代为伤心起来。孟婆愤愤地道:“无道昏王,害我全家,有日命尽到此,少不得找他报仇,也好泄泄我们的冤气。”冥王笑道:“秦皇残暴不仁,荼毒海内,不久也就要到此地来的,生前罪恶死后一点不得折减,少不得按情节轻重、罪孽大小判以相当之罪,足够消你们的怒气。”

三人听了,重又谢恩。冥王又温谕了几句,即着他们退去,并命鬼卒不必拘束他们,待孟婆就职之后,可带他儿媳同去任所,何日投胎下凡,也准他们自行指定。此时迷魂亭中已无主管之人,只有几个办事的吏卒。孟婆知道那里可以居住,就同儿媳先行进去,住了一天,次日即照规矩正式就职。

从此以后,孟婆就做这亭子的主人,管理迷魂汤之事。所以相传叫孟婆亭,就是这个出典。

孟婆既任此职,孟姜女和范杞良都住在亭中,自然不会受干渴之苦,更不用喝那迷魂汤了。孟婆舍不得同他们分手,便留他们住了许久。后来冥王知道了,便令鬼卒催他们赶紧投生,孟姜女转生在江南临淮镇上王姓人家,名叫月英;范杞良投生在江南蓝姓人家,取名采和,两家都是世代良善。产妇怀孕十八个月也未见生产,两家都慌得了不得,以为必是妖胎。比及生下来,一家为男,一家为女,都是极清美秀丽的好孩子。

更喜的是,两家孕妇临盆之前,都梦见一位跛脚仙人手提铁杖,杖端系着一个小小的葫芦,并有两个女仙陪侍左右。跛仙对产妇说:“你会产下一个大有根基的孩子,将来造福全家,你等须格外珍惜爱护,切莫慢待轻视于她。在男家说,将来孩子婚姻,需要找个同年同月同日生的,这女孩姓王,江南人,你们记着别忘了;要是错匹别人,必有非常之祸。对女家说,孩子要嫁江北姓蓝的,与孩子同年同月同日生。”

那两家产妇得了此梦,均先对丈夫公姑说了。不上半天,两家都生了,且都有一种异香从外面透入室中,整天不散。更怪的是孩子下地即能说话,对着父母叫爹爹妈妈。一时四邻惊为奇事,四处传说。男女两家本只一江之隔,其地又人烟稠密,每天渡口人来人往,这等奇怪的事情,况且两家又都是地方上数一数二的大家,很快就传开了。两家人听了,也各自派人过江去调查对方事情真相,果然巧合。于是托人介绍,又把孩子带同对方见面。两小孩一见,都显出非常欢悦的样子,各伸出小手儿,将对方拉住,不肯放开。男的说:“妹妹,我俩居然又见面了。”女的也羞怯地含笑说道:“哥哥,我俩可别忘了仙师的法旨方好。”这几句话,正合他们母亲梦中的境象,众人这才知姻缘果有天定。更难得的是双方门第相当,即行对此议定,央请冰人,竟于满月这天互结婚姻。两人后事,却待以后交代。

原说铁拐先生把孟、范两牒送冥司,又于他们出世之时,借着梦境亲自偕同何仙姑、通慧俩前去点悟了一番,回去之后,方才对着他们把范、孟俩前生之事说了出来。

未知二人前生究是何人,因何有此惨报,却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