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1回 填城堙誓言终有应 缔新欢好事竟成空

却说铁拐先生对钟离权说道:“这话又给你猜到了。既然你这般爱猜,我再试试你看。你猜那后羿,可是和她一般得罪,是否即为范杞良前身,两人一同谪下凡尘呢?”钟离权略不思索,即笑而答道:“照弟子愚见,后羿绝对不是范杞良的前身,更不必和嫦娥一同下凡。怎见得哩?那后羿罪大恶极,已被玉帝判定了罪案,准他拘留五千年后,仍归星宿原位。天命已定,怎能挽回得转。况且,孟姜女夫妻既承师尊恩意,送往冥司,转下凡间,尊师已预备度他出世,可见夫妻俩前程都是非常光明的。要是后羿这等恶魔,怎能有此异数。可见孟姜女确是嫦娥下凡,而范杞良却另有其人。至于这人是什么来历?怎么和孟姜女连做两世夫妻,却不是弟子所能知道的了。还有一层,很明白的凭据,就是从千百年来,降至于今,我们还能望见月光之中那棵大娑婆树,树上挂的饭篮,树下蹲的一个人,这分明就是师尊所讲的后羿故事。又可知道后羿从被贬至今,始终也不曾离开月宫娑婆树下一步儿。如师尊所说,玉帝命他受这刑罚,还是从宽处分。业已从宽,岂能再减?只怕不满五千年,这黑虎星官断无归位之望。而在五千年中的人,一定都可以望得见月宫中娑婆树下那个受罪锯树的后羿。这本是他自作之孽,除了玉帝大赦,谁能使他减罪下凡,受我师尊的特恩救度,反为出世的真仙呢?”

钟离权谈了这段议论,仙姑等四人又都笑起来。铁拐先生不觉点头笑道:“这孩子性质是真个聪明。难为他不假思索,就有这等见解,却正和事实相合,一点不舛差。岂非绝顶聪明?当时嫦娥感于后羿的情感,痴心妄想,一天迷似一天,星君哪有不闻之理?一经知悉,自然震怒非凡,立刻将她召去,严行训斥,罚她坠落红尘。嫦娥自知罪重,不敢求恕,只有伏地流涕,默默无言。星君心中倒又有些不忍起来,潜运神机,替她测算了一番,不觉连皱眉头,惨然无欢,当命嫦娥起来,立在一边候旨。一面命宣月下老人进殿,亲自问他人间婚姻之事。要是不能好合,也可以免去夫妇关系。月老禀道:‘凡事皆有个定数。数该合的,就是强分也不能,也有数中注定,只有这点名义关系,没有实在婚缘的。这种名义,在五百年前早已定下,也是万万逃不过去的。’月老又禀道:‘请问星君,此谕可为嫦娥之事?’星君微微点头。月老禀道:‘此事数已早定。嫦娥命中还该和凡人结两世夫妻,方能立定根基,永列仙班。星君可不必替她伤怀。’

星君听了,点点头,令月老退去。因顾嫦娥说道:‘你虽然被谪下凡,总是自取之咎。谁许你私茁情苗,搅乱我清净月府,破坏我庄严体制?似你这等行为,我要不先行惩办,将来终不免天条重处。那时你便要沦入九幽地狱中去。即使你旧主人王母垂恩,也无法搭救。还不如我这里先替你发落了去,只要你下凡以后,能够做个贞节烈女,或能多做些功德,都可以将功抵罪,重归仙班。这也是一种避重就轻之法。你若是聪明懂事,就该明白这层道理。好好下去做人,将来有个好结局,好前程,才知道我为你的一片苦心。一面还该到瑶池走上一趟,见见你旧主人,把这事的原因禀明。恐怕你羞于启齿,我再派员送你过去。到了那里,你旧主自然也没有不知道的,大概也不必你自陈了。好好自爱吧!事已如此,此间你也不能久留,就快快出殿去吧。’

嫦娥奉旨,跪下去叩了几个头,含羞含泪地出了殿庭。即有星君手下办公的女仙,督着两个差弁,将她押送出境。到了瑶池,朝见王母。王母倒不肯怎样责备,吩咐送去的人说:‘回去说,拜上公主,嫦娥应转凡胎,由我这里办妥,不用公主费神了。’来人叩谢而去。王母即命书吏查明嫦娥应去何处投生为宜。书吏说孟家夫妻为人忠实,该得一好女儿。王母便命送嫦娥至孟家投胎。嫦娥叩谢而别,随同护送人员,离了瑶池,慢慢向中原而来。云路之中,忽见一朵青白色的云头,拥着一个清俊的孩子自侧首赶将上来,和嫦娥并行着。嫦娥见那孩子生得仪容秀美,觉得非常可爱。不知不觉的向他瞧了几眼。不料孩子十分乖巧,见嫦娥尽管着瞧,便笑问:‘姊姊可是月殿中的嫦娥姑娘么?’嫦娥笑道:‘你这孩子,怎么知道我的名字?’那孩子欢然道:‘姊姊别当我小,我的年纪,比姊姊大得好几倍咧。’嫦娥笑而咄道:‘胡说,你统共这么一点点的小人,怎见得比我还大?’孩子笑嘻嘻地说:‘我要说出证据来,姊姊就得许给我做妻子。我要说不出证据来,听凭姊姊打我骂我,我决不还手、回口,好么?’嫦娥听了,不觉红着脸,啐了几口,念他毕竟是个孩子,说的总是玩话,有什么一定的道理。再则也瞧他也实在可爱得很,有心和他斗趣儿玩,因笑道:‘好个不要脸的顽皮孩子,小小的年纪,就想讨老婆,亏你说得出来,也不怕难为情。’孩子笑道:‘姊姊既这么说,就是允许我的要求了。姊姊,我们都是天上神仙,出口如山,不许胡赖。’嫦娥笑叱道:‘油嘴油舌到这般地步,难道也没个父母师长管教你么?’孩子伸出一只小手膀子,扭住了嫦娥玉臂,挽得紧紧的,-点不肯放松,仰起头笑道:‘姊姊尽说我不好,也没说个不许做我老婆的话,可见是千肯万肯的了。我就说个年纪比你大的证据给你听吧。’

铁拐先生说到这里,那听讲的人都大笑起来。钟离权更听得非常有趣,笑得拍手打足,说道:“师父你瞧么,神仙还有顽皮孩子呢。怎么你们又都骂我顽皮得讨厌呢?”通慧笑道:“这人的顽皮,还比你厉害,你要修成了神仙,还该去拜他做个顽皮老师,也好拐个仙女做你的妻子,可不是顽皮也有好处吗!我们也从今再不敢嫌你顽皮了。”铁拐先生也笑道:“这孩子后来就是范杞良。为了个老婆,吃了这般大亏,你们还恭维他咧。”因又说道:“那时候最使嫦娥怀疑不白的,就是被这孩子一扭,那只臂膊儿,就似给什么金质的东西扣住,休想动得一动,不觉骇然道:‘孩子,怎有这般大的力气?快放手,再拉下去,我的臂膊就要被你扭断了。’孩子哪里肯依,一味傻笑,说道:‘好姊姊,亲姊姊,你承认我这话不错么?快点一点头,我就放了手。要是不然,我要对不住,施出蛮力来了。’

嫦娥只顾和他笑,怎想得到日后的利害。又怕他真个用力相拉,白白吃些苦痛,真不上算。好在只要点一点头,究竟碍不着什么?于是笑着点了点头,说道:‘孩子,这还不够便宜么?还不快说出你那凭证来呢?你要说得不对,那时你可仔细,我要加倍地罚你办你,以儆你下次的胡言乱语,撒谎欺人。’孩子见她已经点头,就放开手儿。嫦娥羞得满面绯红,扭转头,只顾赶路,再不去理他。急得孩子忙忙赶上,又要去拉她的手。嫦娥怕他用武,只得站身喝道:‘你忒会欺人,应该说的一句也不说,只顾讨人便宜,真是岂有此理!’孩子才告诉她,自己是赤脚大仙的小兄弟披发仙人。因生性顽皮,不为兄长所喜,但兄长自己也是一个淘气精。多少道友见了他,都怕他胡闹。偏偏他又不准小兄弟顽皮,因此就不大服他管教。听了这两句,嫦娥就禁不住要笑出来。”

铁拐先生说到这里,连自己也不觉莞尔一笑。仙姑、钟离等自然更要哈哈大笑了。铁拐先生笑道:“那时嫦娥却说得很聪明。她道:‘你这就大大的不是了,你兄长总是爱你的,巴望你格外的好。岂有自己淘气,反禁兄弟顽皮之理。也许他见你不肯用功,虽在仙班,根基未能稳固,正该刻苦勤练才是。比不得他是早已修成不坏之身,是与天地同寿的,随便说几句笑话,并无丝毫关系。你却怎么比得上他呢,颠倒又怪起他来。只要我做你哥哥,就是不赶你出门,至少也得打你十七八顿,才可望你悔过自新哩。’

几句话说急了披发仙人,把头摇了几摇,披在肩上的头发四散而起,遇风一吹,一根根朝上吹起,情状越发好玩。嫦娥一面好笑,一面就伸手去替他理那散发,却听他呼的一声,笑说道:‘姊姊,你这话是不错,但我总不大相信。怎么小孩子家不许顽笑,反是年纪大的倒可以随意开人家玩笑呢?这个道理我又不明白了。后来我跟哥哥同赴蟠桃大会,我嫌所得的桃子太小,疑惑王母有心瞧不起我小孩子,便化个虫儿,到她园中偷摘她的桃子。不料,王母的本领真大。她又得知了,急忙派人来捉我时,我一阵心慌,跳下地来,又把王母最宠的一个侍儿踢伤。侍儿回去哭诉,我愈加畏惧,打算逃出园去。偏偏我兄长赤着一双大脚,带领许多人来捉我。我一见兄长,胆子反大了。不但不肯认罪,反把他辱骂了一顿。这一来,才把祸闯大了。我听得王母法旨,说:‘偷桃不过是淘气,情尚可原。踢伤侍儿,出于无心,亦属可耍,只是辱骂兄长,大背伦理。神仙队里,哪有此等不守规矩的东西?一面严责兄长,说他管教无方,督责不严,一面将我贬下凡尘,说是再不悔改,便该打入畜生道中,一辈子没有出头日子。’姊姊,你得替我想想,这等事情,可气不可气哪!如今我就要回去见过哥哥,再到凡间去走这一遭。姊姊,我俩无意之中在云中相遇,又蒙姊姊赐我婚姻,有这一段艳福,便到凡间,也还不甚吃亏咧。’

嫦娥笑道:‘胡说,婚姻大事,哪有如此胡乱说合之理?你总是爱淘气,爱开玩笑,所以一再闯祸。经受了严罚,贬下红尘,就该洗心革面。路途之中,不管认识不认识,如此信口乱谈,只怕你将来还要吃苦呢!’披发仙人听了,倒把面色一正,大声说道:‘咦咦咦,你怎么倒胡赖起人家的婚姻来了?我不是对你说过,神仙没有戏言。何况如此大事,焉有随便说笑之理?一言既定,终身不悔。凡人尚且如此,身为仙人,反可随便悔婚么?’说罢,伸拳掳臂,便要和她不依。嫦娥心中有些怕他,又想月老说过,‘婚姻之事,早在五百年前注定。是是非非,都有定数,岂是孩子们一句笑话可以作得准的?’因即含笑答道:‘照你说来,你是一定要我的了?’披发仙正色道:‘怎么不是?老实说一句,我也不管你肯不肯,也不管有没有别人和我争夺,我总是要定了你。’

说着,刚刚经过一座城子。披发仙笑指那城池说道:‘说句不好听的话吧,就算为你之故,有人把我捉去塞这城眼儿,把我活埋在内,我这一道冤魂,也还是一定不肯放你。’嫦娥听他说到这等地步,虽是半属戏言,却说得十分恳挚。况见他如此丰神,如此伶俐,本来早有爱慕之意,不过他是个孩子,心想无论如何不会扯到什么婚姻的念头上去。后来听他自表身世,果然久听人说有个赤脚大仙、披发大仙兄弟两个,觉得他们资格身份,都是很可羡慕的。由不得心中又添出几分敬意。此时见他以婚事相求,又现出如此诚恳的情意,更不由大大的感动起来。

正在默运芳衷,辗转思虑的当儿,那披发仙又牢牢扯住了她的一只玉手,轻轻问道:‘姊姊,我说得那么样儿了,你还怀疑我不是真心么?老实说,姊姊下凡之后,身为女子,哪有个不嫁男人之理?横竖是要嫁的,何妨和我结这巧合的天缘呢?’嫦娥不觉忸怩道:‘不瞒你说,我本是月中侍儿,身列仙班,逍遥自在。只因一念之慈,眷念横暴的前夫,因此触犯天条,理宜发往冥司,还幸星君恩重,只命谪贬人间。这是眼前之事,未曾处分得一步。此时和你一面之交,云路邂逅,就凭你几句话,擅订终身。虽说婚姻大事,五百年前早在月老簿上记载明白,但我又不晓得谁是我的丈夫。如果是你,这就好到极点了。万一另有别人,岂不又多一重波折,多添一重魔劫?正是前罪未消,新孽又种。你得替我想想,这事该怎么办呢?’

披发仙大笑道:‘亏你久列仙班,连这姻缘二字,都还不曾懂得。要知缘者,缘也。有缘之人,千里可系红丝。无缘之人,对面也多周折。如今你我无意之中在云路之上凑巧相逢,又都说得投机,这等不是前缘是什么?既有前缘,便是姻缘。以我看来,这等姻缘,正可算得天造地设的良缘。要是不然,为什么你我一在极东,一在极西,偏会同时谪降,半路相逢?试问人世姻缘,有这么多的巧事么?好姊姊,你再要不许我,我敢说句狂言,怕你到了凡间,休说找不到一般谪降同列仙班的人才;只说如此良缘轻轻差过,这等罪名,也和你从前所犯的天条相差不多哩。’

嫦娥听了,不觉呸了一声,笑道:‘好油嘴儿,既说良缘,如何会差过。这可不是你瞎说妄谈。也罢也罢,既然你十分诚心,我也就答应了你。’披发仙大喜,忙问:‘姊姊,此话可靠得住,不会变心么?’嫦娥笑道:‘既已允你,如何再会变心?’他俩说到这里,刚过一条大河,这河的左边是山。嫦娥就指着山河说:‘我既承你如此相爱,无论如何,一定嫁你。就是有人将我从山上丢下水中,我也决不改节!’二人订了此约,就各分道而散,各人投胎而去。

照理说,他俩这等婚姻,真可算得天缘巧合。但二人都是负罪贬谪,这一些天条,是断不能免的。早受刑章,倒早完一天的孽账。要是夫妻好合,白发齐眉,那不是来受罪,简直是来尘世享福来了。所以范、孟的婚姻尽管成就,却只可望而不可及,始终都不过耽个虚名罢了。”

铁拐先生说完了这段范、孟惨史,通慧又问:“他们的婚事既成镜花水月,为什么还要受那些惨刑呢?”铁拐先生叹道:“这也不用说了。总而言之,还是他们太不自检,才闯了祸,马上就忘了苦痛。半路相逢,不说句正经话儿,倒先订起婚姻来。这都是大遭天怒的事情。天道最巧,即以他俩自己所甘受的刑罚,施于他们之身,恰正应了他们的盟誓。可谓又巧又公道的办法了。”众人听了,无不竦然。

何仙姑便问:“秦皇如此残暴,怎还不见报应?”铁拐先生大笑道:“山中不过数日,世上已历多年。你们隐处洞府,怎么能知道人世间的大变故。现在嬴政已归案阴曹,正在鞫讯之中。他子胡亥嗣位,称为二世皇帝。我那句亡秦者胡的预言,不久就要实现了。”众人听说,才恍然道:“原来亡秦者胡,是指胡亥而言,连我们都还猜不透,想那秦皇本人,怎会想到自己儿子身上去呢?”铁拐先生笑对何仙姑道:“你们可知道秦皇是怎样死的?”众人见问,都愕然道:“弟子们正要请教。”铁拐先生正待回言,猛听得石室外面呼呼地起一阵风,一霎时又寂静了。铁拐先生笑道:“飞飞出去瞧瞧。你杨师兄来了。”

不知来者何人,请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