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4回 费长房奉令治鬼 玄珠子受任防蛟

却说费长房得管鬼役,发誓不再有舛错,务要尽心办事,以期建功赎罪。铁拐先生听了,微微一笑,点点头说道:“要如此才好!要如此才好!”袖出一卷伏鬼符咒,交给费长房,说:“此乃三卷玄经中最浅的一种。浅便浅,也不是人人可学,更不是粗心可习。似你聪明出众,学习并不甚难。却不许轻易传人,致遭天谴。卷尾另有一篇论制鬼怪的兵器。你可按法炼桃剑一口,以为诛戮恶鬼,震慑顽怪之用。”费长房再拜而受。

铁拐先生又道:“我本知你没有仙缘,经你一再恳求,我也甚望挽回命运,玉汝于成。不料人力不能胜天,结果仍是如此。现在替你安排此职,原为使你可以乘此机会将功折罪。罪完功厚,又是挽回气运的方法。兼因你所杀十人,其因颇多冤屈。屈死之鬼,其气不散。似你道力薄弱,不足以慑服他们。若是联合起来寻你报仇,你也无法抵御。有此职权,他们都在你治下,就不能再逞其报复之念了。但仙神作事,务要持平,安能依仗势力,强压人家。一面你还得尽你夫妻心力,替这班鬼魂超度一下,也使他们得你一点好处,这是最要紧的。”二人听了,顿首遵命。

铁拐先生又道:“长房,这是你最后立功的机会了。你虽旦旦自誓,我却仍恐日久情迁,稍不小心,再酿大祸。望你能时刻当心,不忘今日之言就得了。”说罢,又顿了一顿,说道:“以我预测,你能道心精一,始终不渝,此生纵不成功,来世终有希望。数百年间,便没多大成就,一千年后,必可超生天府,位列金仙。从来凡人修道,有积功万年,未窥堂奥者,又有以物类而修成人体,更从人身求仙道,历年至不可数计者。眼前你们一辈子,张果即其人也。如你这等际遇,果能成功于千年之后,虽不算快,也断断说不上一个难字。似乎天之待你,确不为保恨我道力未深,所知仅此。至于实在情形,详细状况,唯元始老君和西池王母当能知之。我辈所未逮也。但虽不知其详,而大致如是,却可断言。苟非你中道变心,或有甚大恶行,夺去禄位,自取咎戾之外,断乎不得有错。你也可以放心努力,自奋前程。不但用不着怨艾悲苦,更不消灰心短气了。”

费长房叩头称是,说:“弟子决心遵师尊金谕而行。至于成功的岁月,休说千年以上,就如张师兄那般经过二万多年,弟子也是不厌倦,不灰心,百折不回,非要完全成就,决不罢休。还乞师尊鸿慈,常赐教责。弟子有生之年,皆师尊所赐之日也。”铁拐先生颔之以首。

白氏见丈夫话已说完,也来叩问前程。铁拐先生笑道:“你的前生,也不是无闻之辈,乃是战国时候一个王妃,转胎而生。不久罚满,归到来的地方去。下世当可转一男身,前程远大,极可欣贺。这也是你自己苦节造成的佳果,不关命数也。”说完,又吩咐道:“你们现在找寻嗣子。此人业已悔过。我来此之前,并叫你何师叔前去显些灵应给他,导他为善。大约一二天内,定可负荆归来,向你俩请罪。从此一家骨肉又可团聚。大家好好地过日子罢。我去了。”

说完,一阵金光,满室芳气。铁拐先生早已借士遁出了王家。到了空旷之处,又升入空中。可巧,又遇到了二郎神。二仙都举手为礼。铁拐先生谢他替费长房周旋之德。二郎大笑道:“你我一般,都想栽植后进,勉人为德。你的徒弟即是我的徒弟,何劳言谢。等得三天限满,他还来见我。少不得再勉励他几句,只怕他躁心难除,将来不要反被鬼迷,那才上当不浅哩。”

原来二郎职位虽高,若论道法,远不及铁拐先生。他料度后事,至多不过数十年。数十年后,便茫茫渺渺,不甚清楚了。铁拐先生笑而答道:“治鬼者每被鬼迷,此亦意中之事。不过我看此子还有点造化,果能精进不懈,当于七百年后丧生一次,更修五百年,转生贵家,可以超凡入圣。”二郎道:“如此却好。闻得真主刘邦醉行山中,前秦皇之魂附于巨蛇之体,意图吞噬。幸有道人相助,暗用法力,使蛇身疲软,不能动弹。因此刘邦得一剑斩除。又闻这道人叫什么张果。我却从不听得贵班中有这姓名。难道是新近得道的?却何以得膺这一重任,立这等大功?”铁拐先生便把张果出身和奉命斩蛇的事情,并张果对于本身的辈份关系,约略说了一遍。

二郎抚掌道:“原来张果前生即是那灌口蝙蝠。那样说来,他还算是我治下的官吏哩。说起这家伙来,性情倒是很好的。但他不知怎么认识了那灌口老龙,和一条蛟龙为难,闹出绝大的祸事,害得我奔走天庭数次,又带兵下界一次。事情与他无关,却的确由他而起。不料他倒又大大的进步起来,居然又得到了你的真传,可见造化不小哩。”

铁拐先生也大笑道:“二郎还不忘那些古事么?谈到这些事情,似乎还有些耿耿于心的光景。人说正神量大,照二郎今日的情形看来,着实量小得很。只怕不久还要被张果见笑哩。”说得二郎也是哈哈一笑。二郎便问铁拐先生现在去什么地方。

铁拐先生正待回答,蓦见北方一阵紫色祥云,疾驶而来。二郎望见,伸手一招,那朵紫云便停在身边。紫云中端端正正立着一位美如冠玉、神如秋水的仙官。二郎一面招呼,一面笑对铁拐先生说:“你俩通个乡贯儿。这位是玄珠子,现在灵霄宝殿充当秘书郎的。你大概不曾见面,也该闻名了吧?”又把铁拐先生的出身,对玄珠子说了。二仙少不得也有一套客气景仰的话。二郎笑道:“神仙无俗套。二公都爱看俗人的样,这是什么道理?”二仙都笑道:“二郎爽直,至今还是这般脾气么?”二郎笑道:“生来就是等脾气,怎能改得过来。请问玄珠先生打哪里来?往何处去?如此急急忙忙地赶着路子跑,又不展动你本身的大翅膀子,偏喜慢腾腾地走这云路。”

玄珠子见二郎说出他的本来面目,当着铁拐面上有些不好意思,忙笑道:“二郎莫胡说,小弟是奉旨前去查勘钱塘江的妖气。据说,有西海逃来的大蛟,匿居海口,不久将应劫出世,扰乱地方。特行简派小弟前往查办此事,顺便在海宁地方建祠驻防。如可制止蛟患,稍减劫祸,未尝不是人民之福。”二郎笑道:“如此说来,道兄是新膺荣命,前往履新的了,却是可贺。”玄珠子忙笑谢道:“不敢当。倒得请教请教。因小弟新膺外任,一切未谙,深恐贻误公务,害及百万苍生。幸遇二郎,务乞不吝指教,俾免陨越召祸,不胜幸甚。”

二郎听了,一手扯住玄珠子,一手挽定铁拐先生,哈哈大笑道:“我是一介武夫,虽在下界多年,懂得什么人事?现放着这样一位多闻多学有才有识的拐脚先生在此,怎么不和他商量商量,反来问道于盲呢!”铁拐先生料不到二郎有此一番揶揄,不觉红了脸儿,忙笑谦道:“道友千万莫听二郎胡说。他是久膺疆寄的正神,反说不懂人事,本来已算是谦不中礼,还要把我一个新入道门,未窥玄奥的后生小子,恭维得如此模样,越发显见他是有心开我和道友的玩笑。真是岂有此理之极了。”玄珠子却深信二郎的话,忙也笑道:“道友却慢谦虚,二郎是我们多年的至好。小弟深知他的性情,滑稽尽管滑稽,遇到正经事情,还是正经办理,决没有妄开玩笑之理。至他本身,久亲民社,经验定然极富。他虽然远在西天,自我辈看来,也不过半天可到。将来如有疑难之处,看我可能饶得过他,少不得仍要三天两天闹到他那灌口地方去。到了那时,他若再要这样冷心冷面,刻薄人家,我自会邀同三界老友,开个评理大会,非要拆了他那灌口老窠,不算我的本领。若说现在,他却正是公忙之际。小弟也不敢和他多说。明儿他要有了诖误,说不定自不认错,还要往小弟身上一推,说:都是玄珠子误了我的公务。那我可担不起这个风险咧。”

几句话说得二郎、铁拐都哈哈大笑起来。二郎手指玄珠子,笑而叱道:“好好,你倒会刻薄人家,还说人家冷心冷面刻薄你呢。好得很,你既然说我诖误公事,我就在灌口小庙内,天天替你求天拜地,非要求得祸祟前来寻你,要你做几件诖误事情给我看看,才出得我这口恶气咧。”他二人尽管开玩笑,铁拐先生却不觉面上突然变色,暗暗想道:“言为心身,二仙身为正神,职司重任,怎么不拿别的话寻欢取笑,反把诖误二字互相赌赛似的。这个玩笑开得太不成话了。”一面想,一面暗把二仙前程默默推算了一回,心中已经明白了一大半,知道二郎将因戏言失一次体面。玄珠则竟有非常之祸。更禁不住暗暗地替他们伤心。只因事属天机,未便预言,忙对二人劝解道:“大家难得邂逅。小弟之意,想请二公同上华山。彼处有小徒们看守洞居。地方虽小,也颇清幽。容小弟采摘本山果品,尽个地主之谊。何如?”二仙忙笑谢道:“公务在身,不敢旷废。将来公毕回天庭,定到宝山奉扰。”

铁拐先生是神仙中一位热心人,才因听得二人说话不祥,很想请他们同去华山,可以乘机规导数言。纵令天数难逃,也可危词儆戒,只求减得一分灾祸,也稍尽交友之心。今见二仙都不肯去,他们所说公务在身的话,也是实情,只得作罢。只见玄珠又对铁拐先生说道:“道兄却勿客气,小弟的话,还没说完咧。刚说二郎公务太忙,小弟预备等他,替我求到了诖误之时,直等灾祟临身,自会前去找他帮忙。如今却还用不着他。至于道友的才学道德,小弟虽初次见面,却心仰已久。曾于李祖师处,得知太穹玄经三卷,唯十数位大罗金仙能够属目。道兄出世最晚,而福命最高,才人道门,即得传授此经,可见是大有才德的仙神。适间听说二 郎谦不中礼,也可算得夫子自道之词。再说,小弟确是从闲散人员,骤膺烦剧,况值毒蛟肆虐之时,非有真实才学和道德,实恐不能胜任。本来受命之始,即栗栗自危,也曾再三禀请辞职。无奈天眷太殷,固辞不得。只好大着胆子前去一试,此心忐忑,还不知是福是祸,甚愿得一有道神仙,畅聆训诲。如今可巧邂逅道友,也算小弟运气不坏。既见君子,我心则降。万望道友垂念浙中数百万苍生,和小弟本身同道之谊,莫因初见生分,从直予以教训。小弟定当竭忱受教,谨敬奉行也。”

二郎听了,大笑道:“铁拐先生听了,人家说得如此恳切,看你还有什么法子和他客气。我是等不得你们这般互相揖让的客气派头,又看不惯这等文质彬彬的一股酸劲儿,也不晓得你们的交涉如何解决。对不住,我要先走一步了。等玄珠道兄接了新任,再往道驾去吧。”说着,向二仙一举手儿,立刻化只白鹤,冲天而起。看他飞在空中,还伸了个鹤颈,向二仙点头为礼咧。二仙相对笑道:“此公真爽直可爱。”铁拐先生却已明了当前请教的玄珠子,正是元始天尊处一只白鹤修成仙体,久任天职。二郎先时笑他为什么不展翅而飞,和此时化鹤冲举,都是有心开他玩笑。铁拐先生心中却甚觉二郎此等玩笑开得太没理由。在二郎,虽是玩笑,内中却处处变成恶兆。又见玄珠子口虽谦言,面上不觉有些不豫之情,更不觉暗暗叹息,及见二郎一声鹤唳,向西飞去,一霎时不见踪影,方对玄珠子说:“道友如此谦虚,可谓不耻下问。小弟苟有所知,自当竭诚相告,更不敢再说生分的话,好在小弟也是到处游逛的人。将来道兄接了新任,小弟一经知道,必定赶来奉贺。届时很可就当地情形,和蛟龙为灾状况,大家讨论一下,或者可供道友采择,也未可知。”

玄珠子大喜道:“道兄既允辱临,小弟无天不在恭候之中。”铁拐先生点头笑道:“这个,道兄尽请放心,小弟是向不失信的。况道兄所言毒蛟,小弟似乎略知其事。将来如果出来扰乱,小弟必将此畜的历史和治它的方法,仔细奉告,决不叫道友为难。”玄珠子愈加欣慰,因又笑道:“小弟委是初膺外任,每虑贻误太多,害民祸己。今得道友允我帮忙。小弟可以释然矣。”

铁拐先生见他尽说这些不吉之言,心甚不安,忙笑慰道:“正是,这等大事,确要多找几位道行高深的仙人家商量商量。小弟无才无识,所知太少,如蒙不弃,将来再当代邀几位前辈道长,共相协助。唯望道友谨慎,小心处事,勿以有恃而无恐,勿因事难而生畏。苟能永久如此,则道友心中所虑的种种忧危,皆可不致发生。”此之谓也。

未知玄珠子尚有何言,却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