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6回 圣母回山明冤案 鬼吏徇情借贞魂

却说瑶池守山总神得了众仙女报告,说:“守园神有种种不规行为,尤以偷窃蟠桃一事,案情最重。”总管率领神兵到了园中,首先被他察见的便是守园神聚赌情形。心知他不法是实,当时却还不肯发作,迳自带同兵士闯入园中,指定新旧蟠桃数目,按照累年簿籍,逐处逐树地检点了一番,果然少去桃子十余枚之多。于是发下命令,把守园神看守起来,等候王母回来发落。并由总神选派妥当精细的神爷接充守园之职。按王母园中蟠桃,果然不少,但是千古相传,也只有东方朔偷桃一说。除了东方朔以外,就不曾听见再有第二、第三个偷桃之贼。

况且瑶池圣地,多少仙神守卫。王母尊严居诸仙之首,她园中的东西,谁敢前来偷窃?就是东方朔偷桃之举,也是迫于凡间帝命,无可如何,姑且尝试一下。侥幸碰着王母西游,园神昏聩,才被他得手而回。若是没有这等机会,只怕未必有那么容易吧。至于守园神监守自盗一说,出于东方朔之口,此公本是滑稽人物,又刚吃了园神的亏,小试伎俩,害他吃场冤枉官司,也是意中之事。

列公读至此,应该如此一想,便知园中所失的蟠桃,全是东方朔一人所得。他想,一不做,二不休,总是做了-次贼骨头儿,也不为罪过,因此一偷就偷了十余枚之多。却把园神害得有口难分,白白地丢了差使,还要担心日后的处分。这也可算他荒废职务,口舌不谨的报应儿。到得王母驾返瑶池,圣明烛照,无微不至,此中真相,自然一目了然。因把守山大神召去,说知东方朔偷桃及诬害园神之事。对于东方朔,因他生性顽皮,并非有心为恶。况他佐治汉朝,有功于民,本可从宽免治。唯恐别人效尤,无法究惩,当令在凡间薄受惊恐,准折他的罪名。园神虽没偷桃,而渎职误公,亦有应得之咎,罚在园中洒扫三年。三年满后,如能振作精神,确有功绩,再行迁调别的差使。发落明白,大众恭颂圣德。园神虽然贬谪,而覆盆得雪,心中也是感激。只有东方朔偷得蟠桃,回去献与武帝。武帝大悦,从此格外优礼于他。

不觉又过了几年,武帝因王母传戒的道法过于迂缓,不信修仙两字。闻群臣言,有方士李少君者,能通生死之路,有不老之方。于是特派重臣前去,聘请来都。少君却是魔教门下弟子,一见武帝,便大言修道如何容易,升天易如反掌。武帝正苦王母道难,听了这话,刚正合了心意。于是把少君宠任起来,位在东方朔之上。这时武帝因有宠妃李夫人新死,宸衷悲惋,久久不释。于是少君探得帝意所在,自言能使阴魂与万岁相见。

武帝即命在宫中洁治净室,看他试验一番。少君出宫后,便去找到他的友人王一之,和他商量,要借他手下一名女鬼之魂,如此如此,前去代替妃子之魂,和万岁见一见面。这时的一之,年纪越大,神智也越发糊涂了,整日只和一班酒友狂饮为乐。每每饮至沉醉,不理公事。他的弟子费长房,师生感情最深,见他如此放浪,常以危词切谏。无奈一之自谓修仙无成,今年已老迈,在世之日不多,落得过几时快活光阴,犯不着再以有限岁月,消磨在俗务之中。长房劝了几回,见他总是不听,也只得由他罢了。

这时李少君向他借用鬼魂,便乜着一双醉眼,笑道:“这个容易,你得拿十坛好酒谢我。我可选择最美丽的鬼魂,或瘦或肥,要高要矮,任你指定一人,带去应用就是了。”少君笑道:“你真是越老越贪杯了,好好一个肚子,尽把这等黄汤灌下去干什么?万一沉醉误事,明儿被全体鬼魂攻击起来,看你可能逃得脱身?”王一之笑叱道:“胡说,我便是天下千万鬼魂的头脑,什么恶鬼有这般大胆,敢和我为难?”少君笑道:“说着玩罢了,何气急得这个样子。你要十坛好酒,那真容易极了。我即刻替你送到,另外再送一席上等肴馔,备你下酒之需,好么?”

一句话说得王一之大喜大笑,拱手称谢。忙把新近报到的一本女鬼册子拿了出来,说道:“今天晚上,你把酒肴送来。我俩爽爽快快地痛饮一个尽醉。我再召集鬼魂,由你自己挑选一名。我再教给你一个秘诀儿,把这鬼带到宫中,喜欢留她几时,就留她几时。不喜欢留她,马上可以放她回来。老弟,我这样替你办事,这十坛酒,一桌菜,不白吃你的吧?”少君大喜,别过王一之,回至家中,立刻派人先把十坛好酒送去;再去到名酒馆中,定下一席极丰盛的肴馔,也送了去。到了晚上,自己便再到王一之家中,老友对酌,兴趣倍豪。喝到子夜,二人都有了十足酒意。少君事在心头,忙推杯而起,要求一之先把一班女鬼召来一看。王一之乘着酒兴,把他带入一间阴惨惨的密室。一之撮口微呼,即有一团黑气,起于足下。

少君不觉毛骨竦然,定睛一看,却是毛发茸茸、袒胸跣足的一个男鬼,向一之叉手问道:“法师有何旨意?”王一之吩咐道:“可把新来的一班女鬼,一齐召来见我。”那鬼嚎应一声,黑风又起,一霎时踪影全无。王一之说道:“这是听候使唤的鬼差。”少君问道:“如此黑漆之地,就是有佳人,也瞧不出来,怎生是好?”一之笑道:“你忙什么?凡间灯火,一遇众鬼,则阴气大盛,甚至火光为之熄灭。且凡是那种强鬼,来去必有旋风。风起时,虽然在百步之外,可以吹灭绝大灯火。所以要和鬼魂相遇,必得预备一盏明角罩的灯烛,才不致被鬼风吹灭或阴气化熄。今天召来的鬼不在少数,阴气必然极盛,明角灯恐怕不济事。我已经替你预备了一种电火。这火乃是世上最有力量的火。其实世上两字,还不过一句话儿。走遍天下,哪里去找这种天火?说简捷点,就是雷电之电,雷有雷公,电有电母,雷电虽属天成,而雷公电母实有支配之权,管理之责。我这电火,乃是向电母那边借来的。因为常有许多厉鬼,结队成群,不服指挥。他们把身子隐起来,专在暗中和你为难。便有诛鬼的利器,也每每技穷。因此求我师铁拐先生,牒请电母借了若干电力。”

说着,从袋中取出两块似铜非铜、似铁非铁的板子,说道:“这是我师葫芦中锻炼的至宝,名为电板。只要把这板子磨擦起来,便能将空中之电,收入室中。我师又言:‘二千年后,世风愈薄,人心似鬼。人间所用的灯火,不堪应用。那时这位电母太太,责任就更重大了。因为世上所用之火,都要仰仗于她的电力,才能放出大光明来,普照世界咧。’”少君笑道:“这话近于诙谐了。难道二千年以后的人,都能像你这样向电母借电来用么?”一之冷笑道:“你才不懂咧。刚才说过,电是天地间一种自然生成之物。又不是电母的私产,也不是她自己制造出来的,她不过有管理之责、支配之权就是了。

再说,天下之物,原供天下人利用。将来的世界,既然非电不明,世上自会收取电光来用。那时节收电之法,必如今日之耕织蚕桑一般,大家看得没有什么稀奇。可是送电之权,仍操在电母手中。即如现在人们所知的电,也非电母自己的东西,总不过是归她管理、支配罢了。”王一之一面说,一面早已施法,把电光摄到。一霎时,满屋透亮,似在白日之下。但这电光却非常清白,很似月光,不如日光之烈而带红。少君立在一边,只觉有些热腾腾的,甚为难受,忙问:“鬼魂何时到?”

王一之戟指画符,忽然面现怒容,向空叱咤一声道:“怎么如此不守规矩,多少时候了,还不召来?”一语未了,室中出现阵阵旋风,向地上卷起,卷至电光相近,便静止了。即有许多女鬼,闹闹嚷嚷地立在面前,大家向王一之行礼。王一之却傲然微哂,并不还礼。少君仔细看时,见有披头散发,七窍流血的;也有衣冠楚楚,眉清目秀,唇红齿白,和活人一般无二的;有肥如豕而蠢如牛的;有长逾丈余,或短仅三尺的。少君已从宫中人打听得武帝亡妃身容是一个瘦小伶娉婀娜多姿的人,便照着所说的目标,放胆找去。

找了多时,才得了一人,年纪不过二十余岁,而状貌又有七八分与所闻相同。便向这鬼仔细端详一番,见她桃腮杏眼,樱口柳腰,端的是一位绝世美人。所难解的,是别的鬼魂,或现怒容,或作病态。唯此鬼则冷肃严整,不怒不悲,更不见丝毫轻佻相儿。少君喜道:“王兄,就请这位娘子辛苦一趟吧。”王一之点头道:“可以可以,你就带她去吧。”一语未了,只见那鬼正容问道:“请问法师,让我跟这位官长去什么地方?须知我生前为的是不肯轻易苟且,才跑到这条死路上来。如今已为泉下之物,难道还不能自在守志,倒要跟一 个陌生男子同去什么地方么?虽然隔绝阳间,无人知道,但我这脾气,是宁愿独居岑寂,不肯和生人为伴的。还请法师转言贵友,另选一个去吧。”

王一之性本暴躁,又在酒后,见一个女鬼敢于如此倔强,不但威令不行,且恐被少君讪笑,因大喝道:“你这鬼魂怎敢不服指挥?老实告诉你,这位长官,他是皇帝面前最有体面之人。他今带你到宫中去见皇帝,多少可得些好处。这是人家所求之不得的事情,你倒又推却起来,不真成不识抬举么?”说罢,也不再让女鬼说话,即请少君捏起诀来,只见一缕香风,缓缓度入袖中。王一之说:“这鬼已经到了你的身边。你要怎样,她就得照你怎样。但你可不能用甚方法和她通奸起来。那个罪名,可大得厉害。不但你,连我也要锉骨扬灰呢!”说毕,收起电光,把手一挥,又是满室的旋风,群鬼都散。二人出了那间密室,仍旧出来饮酒。

饮完,少君笑问道:“方才倒没有想到那皇家后妃,难道竟没法请来么?”王一之摇头说道:“这个却难。你要晓得,一个女人能够做了皇家后妃,当然不是寻常女子,或是星宿下凡,或是仙神谪贬。他们死后,或谪满归班;或生前有罪,重行加罪,再谪;甚或打入地狱,不得超升;或在此有功,更予升迁显秩。这些便都不归我这里管。我也没法子去请她们。要是不然,我很可以替你找这位后妃娘娘,使她本生之魂和皇帝重见一面,岂不更好?何必多费手脚,做这移花接木的事情呢?”少君又问:“这女鬼怎生如此倔强?你是她们的总管头儿,瞧她一点没有怕惧你的样子。这是什么道理呢?”

王一之说道:你别轻视此鬼。她是一个读书人家的女孩子,姓王,叫英英。从小儿由她父母指腹为婚给一家姓刘的。当时两家都在旺盛时代,可算门户相当的好姻缘。哪知这姓刘的孩子,却是个倒霉的角色。自从他出世以后,家中死人、水灾、回禄,相继而起。

好好一个人家,弄得四大皆空。到这孩子长大起来,虽然也读得满腹经纶,可是家破人亡,存身不住,幸得一个老家人赔钱、赔力地把他送到岳丈家中,希望得个照应。哪知英英的父母全不是什么好人,听说刘家那等境况,早已存心把女儿改嫁别人。

英英是一个出名的美人儿,又且怀着满肚子的才学,本地官宦人家,少年子弟,哪一个不想得她为妻。英英的老子二次择婿,专以势力大小为准。他说:“破了家,只要有势力,仍可恢复转来。若是没有势力,虽则眼前过得舒服,是经不起一点意外的。”因此他便属意于一位宰相的公子。以为仗着他的声势,不但将来可以无虑,本人也可仰仗提携,弄个一官半职的。曾把这层意思,对女儿商量过了。偏这英英小姐是一位守正不阿的女道学先生。一听这话,马上闹得觅死觅活的,说:“一女不配二夫。哪怕嫁鸡犬,一辈子定跟鸡犬跑,一任人家笑我是畜生,我也无怍于心。若是贪势憎贫,改嫁别人,纵有王侯之贵,这失节污名,却是万古不灭。为了一时的舒服,受那无穷唾骂,是万万不屑为的。”他爹听了,气得个半死不活,和他老婆俩,关起房门,将她笞杖威逼。英英受刑不过,勉强允可。

到了晚上,便背人自缢。不料又被下人晓得,将她救下。从此父母之间情感大恶。刚巧晦气,照命的刘家孩子到了,求见丈人。英英的老子哪有好心见他?又怕被英英知道风声,慌忙派人送他五十两银子,叫他即日回去读书,限他两年之内,如不为官,就不必再来就亲。刘家孩子也是十分负气的人,听了这话,把五十两银子尽数丢在他丈人门内,还指天指地,尽情地痛骂了一顿。这样一闹,才给英英小姐知道了,连夜派她贴身的小婢,送个信给他,说明自己守义的苦衷,并愿意跟他同回。

谁知小丫头儿的口舌不谨,把这话宣泄出来。于是又被她父母禁锢一室,除了饮食之外,无论何人,不许为他开门;一面又用个计策,说他女儿已经寻死。追源祸始,都是刘家孩子一人之罪。叫人前去用话恫吓,想要吓他回去。偏这孩子甚有义气,一听此话,反倒哈哈大笑起来,说:“小姐真能为我守节,我便死而无憾。任凭我丈人怎样处分我都好。就是他不和我为难,我也义不独生,横竖要陪小姐同死的。

如此一闹,把这事闹得阖城皆知。人人都说王老儿贪势欺贫,逼女逐婿,真是一个狼心狗肺的东西。事情传入相府,连那位相爷也不准儿子娶王家女儿为妇。这样一来,才把个王老儿气得发狂。愤无可泄,少不得再和女儿说话。英英自从被禁锢以来,早拼一死,以谢刘姓。也因她丈夫尚在此间,不知消息,心中委决不下。此时忍着万种凄凉,千般怨苦,勉勉强强地偷息人间。这时忽又被老子一场毒打。

王老头故意造谣,说刘家孩子已死。又叫下人们叹息议论,说他女婿死得可怜。英英得此消息,正在愤激之中,一时不及审思,到了夜深人静,解下佩带,仍旧自缢而死。死后怨气不散,不免常在家中现形、滋闹。她爹被她闹得走投无路,方才把我请去,将她收了回来。这等贞魂义魄,不比寻常鬼物,不能久屈阴曹的。待她案情一了,便当转生上等人家。

在我这里,也至多只能勾留一两个月。别的鬼魂可以多留几时,此鬼却不能久留。事情一了,请你即刻把她带来还我。还有一句话,要先对你说明:你要用她代替李妃,她是一个未出国门的小姐,又是十分贞节的女子,未见得就肯代替人妇,冒认人夫。万一见面之顷,她要吵将起来,大家都有不便。最好是把她与皇帝隔得远远的,可以望见而不能相近。语言既不相通,破绽也易于弥补了,这倒是很要紧的。

少君听了,再三谢教,带了英英的鬼魂迳来宫中,奏上武帝说:”已遵旨把李夫人的生魂请来,须晚上子午之交,方可相见。但陛下乃九五之尊,天下之主,气象威严,气势壮盛,恐非鬼神所能接近。相见之时,也只能远远相望,未必能够交谈,请万岁留神。“武帝只求一见李妃,能否通话,还在其次。

听他这话,只得点头允可。到了午夜时分,少君已把诸事办妥,请人奏请武帝前去相会。

未知武帝会到英英之后,如何情形,却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