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6回 蓝采和长歌讽俗客 费长房短见入歧途

却说长房千辛万苦爬上白云山顶,本来早见顶头古庙巍然,矗立于深木之中,哪知一到山峰,举目一瞧,反不见了那所古庙。长房不觉又骇又惊,又怕仙人怒他不诚,故意隐去古庙,表示拒绝之意。想到这里,不禁嚎天啕地,大哭起来。哭了一会儿,看看天色又晚了下来,昏黄日色斜照在树林子里,和那些枯枝黄叶,互相映照,显出一种凄凉色彩。长房到了此刻,真觉得前无进路,后无退步,大有苍茫独立,四顾踌躇之概。

哭够多时,把个身子倒在一块峻峭的巨石上面,目对长天,发出一声长啸。啸得树林子里那些飞鸟,都仓皇四散地飞逃开去。长房不觉发起呆想来:“念人生世上,真如过客浮生,寄居逆旅一般。一旦大限临头,万事全已。仔细想来,不晓为点什么?转想自身儿遭了许多困苦之事,长大来学法于王一之的门下,好容易得了一些法术,实在去道颇远。后来继承师尊之职,益发没有修持的功夫。侥幸遇见三位仙长,以为迷津可渡,大道可成,不料历险冒危,千辛万苦地遵命到了山峰,又不知什么地方得罪了仙师,竟连古庙都幻化不见,可证他们是决对不肯赐见颜色的了。这个机会错过之后,何时何处再能碰到仙人?既不能遇仙,就不得成道。横竖逃不过一死,与其多受尘俗之累,何如早图摆脱。”

涉想至此,心思就不知不觉横了转来。忽然立起身,大呼:“仙师们既不收留弟子,弟子活在人世,也无甚好处。人生迟早必有一死。弟子如今也不想再作无谓的俗人,就在这里拜别三位仙长,到阴曹地府去了。”说罢,跪下去磕了几个头。刚要起来自缢,忽然听得山后有作歌之声。其歌曰:

昧人寻云路,云路杳无踪。

山高多险峻,涧阔少玲珑。

碧障前兼后,白云西复东。

欲知云路在,云处在虚空。

又歌道:

我见世间人,生而还复死。

昨朝犹二人,壮气洒襟士。

如今七十过,力困形憔悴。

恰如春日花,朝开夜落尔。

又歌道:

白鹤衔苦花,千里作一息。

欲往蓬莱山,将此充粮食。

未逢毛摧落,离群心惨恻。

却寻旧时巢,妻子不相识。

又歌道:

垂柳暗如烟,飞花飘如霰。

夫居离妇州,妇在思夫县。

各在天一涯,何时复相见。

寄语明月楼,莫贮双飞燕。

又歌道:

骝马珊瑚鞭,驱驰洛阳道。

自怜美少年,不信有衰老。

白发本应生,红颜岂长保。

但看北印山,个是蓬莱岛。

又歌道:

本志慕道伦,道伦常获亲。

时逢杜潦客,每接话禅宾。

谈玄明月夜,探理日临晨。

万机共泯迹,方识本末人。

又歌道:

手笔太纵横,身材极魁梧。

生为有限身,死作无名鬼。

自古如此多,君今没奈何。

可来白云里,教你紫芝歌。

又歌道:

浩浩黄河水,东流长不息。

悠悠不见清,人人寿有极。

苟欲来白云,曷由生羽翼。

翼唯当鬓发,行住须努力。

又歌道:

我今有一襦,非罗复非绮。

借问作何色,不红亦不紫。

夏天将作衫,冬天将作被。

冬夏递互用,长年只如是。

又歌道:

世事何悠悠,贪心未肯休。

听尽天地名,何时得歇头。

四时凋变易,八节急如流。

为报大宅主,露地骑日牛。

又歌道:

高高山顶上,四顾极无边。

独坐无人知,孤月照寒泉。

泉中且无月,月自在青天。

吟此一曲歌,歌中本是禅。

又歌道:

东家一老婆,富来三五年。

昔日贫于我,今笑我无钱。

渠笑我在后,我笑渠在前。

相笑倘不知,东边复西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