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8回 白蛇历劫成正果 孝子割臂遇神仙

却说八仙成道升天,由元始老君、瑶池王母、九天玄女各位神仙领袖,引导朝天。玉帝赐宴赐爵,并每人洞府一处,特派太白金星李长庚,率领天府匠人,前去各山修建洞府。铁拐先生住华山紫霞洞。张果住武当山白露岩。蓝采和住王屋山绉云谷。吕洞宾住峨眉山纤云崖。何仙姑住庐山玉屋洞。韩湘子住嵩山碧云峰。钟离权住终南山一线天。曹国舅住衡山王妙峰。这便是今人所称的八洞神仙。各洞府中,均有清奇幽雅的景色,四时不谢的名花;并有玉帝及各位道祖颁赏,和各人师父、师伯叔、弟兄们赐赠的器具,没有一样不是珍奇瑰丽、巧夺天工。

八仙受职谢赏。玉帝特宣旨意,大意说:前因天宫不靖,求贤为辅,得诸仙领袖,荐拔真才。数千年间,先后共得八仙,皆道行高深、神通广大之士,业已各赐显爵,随朝供职。唯念今近下界人心日趋卑下,世风愈趋邪靡,世局因而多事。久拟简派贤能,分赴凡间各处,随时化身人民,惩淫劝善。当以真才难得,迄未举行。今八仙皆来自人间,洞悉世情。倘令置身下界,必能挽救世风。已经商同元始老君等各大仙祖,共赞斯议。并幸现天庭安谧,穹宇澄清。天府职颇清闲,正可乘时分派下凡,周游四海,如此于燮理阴阳之暇,兼任化迪下民之职。八 仙受命,无不欢喜舞蹈,颂扬圣德。诸事既了,各归所赐洞府,休憩一时。

到了北宋末年,天下大乱。诸仙方又连袂出山,先在华山铁拐先生处会集。因闻苏杭一带,近来颇称富庶。而杭州西湖,得历代名人点缀、修理,已成全世界第一名胜之区。吕祖首先提议,至两处一游,然后分道各散,巡游天下一周,以便会齐复旨。大众听说,无不赞同。于是大家驾云而起,都到长江下流金山脚下,按落云头。缘何仙姑、李铁拐等几位仙人,和这金山历史有些关系,因此首先降集此地,大家寻访了一回古迹,都不禁有些感慨。张果、采和问起龙王亲书墨迹现在尚可寻找否?何仙姑笑道:“这倒真是一件极好的古迹,可惜被这妖蛇毁沉江底去了。列位不晓得白蛇精水漫金山的事情么?”众仙有不及知道的,忙问:“是怎么一回事?”

仙姑见问,倒说起这事,真个好笑好气。因对吕祖笑说:“道兄,你该知道一些。”吕祖呸了一声,道:“我怎么知道这等妖精鬼怪的事情?”何仙姑对着张果笑道:“张道友,你听听,我们这位吕道友,可也算得神仙中最最势利昧良的人了。”一句话,说得众仙掩口葫芦,莫名其妙,都向吕祖好笑,说得吕祖哈哈大笑起来道:“好了,任你们怎样编派我去。大凡神仙中最下流不堪的事情,都归到我身上来。就是列位当中,有甚不好听的事情,也请一起推在我吕洞宾身上。横竖我是抱定藏污纳垢、以身殉道的主张,凭你们爱怎么说,就怎么说。这还不客气么?”众仙听了,又哄然大笑起来。仙姑笑道:“你说我编派你么?且慢刁嘴,待我说出这段故事来,大家公评一下,看你可是不是势利昧良之辈。你记得我在庐山对你说的话么?知道这白蛇是什么人啊?”

吕祖听了,一时还想不起来。就是张果也还糊里糊涂,不甚明白。仙姑指着吕祖点点头,冷笑说道:“好个丧尽天良的势利神仙。本来我还没有甚么意气,如今见你这般无情,倒真个引起我一肚皮的肝火来了。说句老实话,这段古迹,非向你索赔不可。因为这东西,是你的亲丈母将它推下江中去的呀!”此言一出,更惹得众仙笑痛了肚子。吕祖也才恍然大悟,反对张仙笑道:“原来她说的是这段事情。师叔大概也能记得起来。

我在唐元宗时候,那时你还做唐天子的国师咧。你可记得跟我去看一个勾栏女子,名叫白牡丹的?”一语未完,张仙突然省悟道:“看来这蛇精一定是白牡丹的母亲,所以吕贤侄倒成了蛇精的姑爷了。贤侄,不是我也跟着人家批评你的不是,既是你令亲做的事情,你如何诿称不知?这便显你的狡猾。要是你真个完全不明不白,和他们一无往来,这又见得你的无情无义,设或眼见他们势败,所以假装痴呆,那又不免有些势利。”这张仙本是八仙中第一忠厚的人儿,大家难得听他的笑话。如今见他也取笑起吕祖来,益发全体哄堂说:“张老是我们队伍中的圣人,他的话焉得有差?吕公还有什么辩的,也请说来,大家再做个公评。”吕祖听了,只是笑,不吱一声。仙姑才把这段故事,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

“原来蛇精自从投生为朱家的妇人,和她恩人为奸之后,先被吕祖察破奸情,后得仙姑亲去破案。这妇人自谓志在报德,与寻常奸情不同。虽然杀死二命,总因二人先和自己作对,使她不得报恩,因此将他们谋死,这也是出于无可如何,与寻常杀人情节,又属大异。因此痛恨仙姑不该横身干涉,坏她的好事,害她的性命,身死之后,冤气不散。本来她这等恶鬼,早该落在阴间,饱受种种冥刑。却又得她教主出力,向冥王交涉,硬是索去鬼魂,藏在自己一件法宝叫做收魂袋的里面。在这中间,藏了二三百年,常常喷以法水,先是一线黑气,后来渐渐结成蛇形,才将它放出袋来,教它修炼法术,变化人身。至宋神宗年间,方才修炼成功。闻得恩人又转世为人,在杭州西子湖头,姓许,名仙。

白蛇一灵不昧,志切报恩。请于师父,就想下山入浙,去寻访这姓许的恩人。通天教主知它此去尚多风波,原是执意不允。这白蛇自从得知恩人在世的消息,昼夜不安,坐立不定。过了几时,竟瞒了教主,私自下山,寻到这个许仙,和他配成正式的夫妇,帮助他成家立业,发得数十万的大财。不料这年庆赏端阳,白蛇饮酒过度,现出原形,乃是一条又粗大又雄伟的大蛇,盘在床上。许仙上去,把帐子一揭,登时吓得死去。白蛇随着醒来,见丈夫已经吓死,大哭一场,闻得王母园中仙草最多,取得一枝,可能回生起死。于是亲上瑶池,窃得仙草而回。行至半路,却被管园神将知道,前来追赶。幸她腹中已有身孕,十月将满。因上天怜她报恩之义,历劫不变,特赐上等麟儿,将来合中状元,自有诸神保护。两方战得难解难分,白蛇看看支持不住,才由保护文曲星官的神灵,向对方神将说明原委,才得释放回家,救治许仙。更不料许仙因病愈身健,到金山寺中酬神。寺中住持法海,乃系有道高僧,知道许仙现被妖人迷住,妖人虽然是为报恩而来,但久与妖接,将来仍当受她之害。因把许仙请入方丈,点明前生因果,劝他在寺出家,不必回去。许仙还因端阳之事,心怀疑惧。虽经白蛇再三讳饰,仍是疑多信少。如今听法海一言道破,心中大惧,真个听了法海的劝戒,不肯回家。

这事被白蛇知道了,带领三千妖兵,攻打金山,引水灌寺。论她的道术,如何比得上法海。也因她身怀六甲,且是凡世状元,无论道门佛门,都存一种投鼠忌器之心。最后还是法海唤出许仙,吩咐他还是暂且回家去,等你妻子分娩之后,再去救你出家。许仙只得仍跟白蛇回家。

白蛇,临去时,得见龙王所书金山大字,知道这是和何仙姑有关系的,便施展妖法,将这大石推入江中,藉泄当年之愤。却有海中夜叉瞧见,忙去报与龙王。龙王大怒,也便发兵追逐,行至金山,得到法海的通知,说白蛇未至遭灾的时候。龙王没法,便收了那块大石,自回水晶宫去。因此,这块大石也便藏在龙宫,从此不得再见于人世了。”

仙姑把话说完,向着吕祖笑道:“道兄听清楚了?我们大家来评个道理。这是你岳母大人干的事情。况且我和令岳母的一段怨孽,也还是因你而起。不料,你得了她一个女儿做情人,我反替你来受灾。这从哪儿说起?如今长话短说。是你岳母毁灭了我的纪念古迹。你也该替她照样赔我的损失才是,别躲在一旁,装这马虎给人看。”吕祖笑道:“你别逞刁了吧。可知我那情人白牡丹,现在修道将成。她还记起前生杀母之仇,正预备向你大兴问罪之师咧。那时候看在情人的份上,少不得我还要帮她和你为难咧。”

几句话,说得众仙更是大笑。张果却放心不下那条白蛇,还在追问这事的结果。仙姑笑道:“论理,这话你该去请教你那位仙侄。他们是亲戚,应该比你我都明白一些。但他是势利得很。现在人家失了势,看他口中尽说替他岳母报仇,其实他连这位岳母也早已不认了。既不认亲,自然更不知他们的成败生死。还是由我来告诉你一个大略,也免得你这位慈悲神仙,专替不相干的人发急。”

这仙姑一面笑,一面告诉大众说:“白蛇生了个儿子。她在坐月子期间,法术是用不出来的。法海却认为机不可失,便把许仙悄悄地约去,送给他一个金钵,命他向着白蛇一照,就可以除妖息祸,永无后患。许仙此时又被白蛇迷恋得神智不清。况且又生了孩子,夫妻情好,更形亲密。但想区区金钵,能有多大的效用,既称可以辟邪,我妻并非妖人,当然不怕这些,正想拿上楼去与白蛇赏玩笑谈,哪知一到楼上,白蛇正好在那里梳洗。许仙一面走,一面还笑说:‘娘子,这法海和尚,忽然又来了,送这玩意给我。’同时把钵儿一开,这白蛇一听法海二字,心中先就吓了一跳,忽地转过头来一瞧,一道灵魂老早飞入钵内,马上变成一条寸许长的小蛇,在那钵中隐隐约约地显出来。许仙这一惊非同小可,身不由己地把金钵一丢,掼下地来,自己便晕死在地。接着法海上来,救活许仙,向他说明前因后果,便把许仙带回寺中出家。如今据说跟他师父云游去了。那白蛇呢,却被压在西湖雷峰塔下。这塔乃钱武肃王所造。内中所用的砖瓦,全是加工定制的。每块砖内还嵌藏一卷金刚经,藉以镇压邪祟。白蛇一入塔底,当奉法海法旨,归入禅宗,究心梵典。据法海说,她能洗心革面,刻苦勤修,将来可成正果。须知无心仁厚,佛门宏慈。白蛇虽列魔教,良心不坏,所以今日之灾咎,正为成功之基矗,后来她的儿子得中状元,奉旨祭塔,一时传为佳话。她也奉法旨得至塔外和儿子见一见面。其时,法海也驾云前来,考察她的工夫,很有进步,十分喜悦。这才正式收她为徒,并预言照此一定程序,精进不懈,一千年内,必成正果。待塔倒之年,即尔升天之日。这是将来的事。大概白蛇存心厚善,看来没有不成功的。我们到将来再瞧吧。”

吕祖听了,略一推算,笑而点头道:“此物成功之时,中原皇帝合该绝种。就是我们道家,也当小有变动。首当其冲者,是张天师,也该在彼时废斥。”张果听了,接着说道:“一些不错,那年在龙虎山,曾对天师谈起过这句话。他还很不开心似的。其实这都是一定之数,哪能勉强得来呢?”吕祖道:“天下无一成不变之事。天师以一凡人,而享此绝大的权威,一点本领都没有,专赖天生一印便可世袭其业,爵为真人,职授天师,不免太轻易了。这等事情,安能永久不变呢?”一语未了,铁拐、钟离都道:“天机不宜轻泄。二位还以慎言为宜。”二仙听了,竦然道:“师尊之言是也。以后大家都要缄口慎言方好。”当下大众离了金山,同至姑苏。闻苏人最信吕祖,每年四月十四日吕祖圣诞之辰,他的庙中香火极旺。此时正当香讯之期,男女辐辏,热闹非凡。八仙都化成平民模样,前去观玩。

到了寺中,只见殿内殿外,殿前殿后,都挤满了人。男女老幼,有求子的,有求方的,端的十分繁忙。八仙随意走了一圈。吕祖以主人之谊,请大家进去,用些茶点。众仙都笑说:“大家随便一点倒好,不必这样酬应。稍许一览,便出来。”只见一个男子满面泪痕,手捧香灰,急急忙忙赶出寺门而去,却不向那条大路,反朝人迹罕到的庙后而去。八仙都道:“这男子如此仓皇,看他满面正气,必有极苦之事。而且手捧香灰,必是将专治什么人的病,我们何妨去探上一探。”

于是八仙把身子隐起,暗暗地跟他到了一处地方。那人四面一看,见没人过来,便急匆匆掳起右臂的袖子,左手取出利刃,咬定牙关,叫声:“天爷爷在上,小人叶百民,家中只有一位八十岁的老父,恨小人生来无能,不能尽我孝心,害得他老人家起居不适,饮食不周。如今卧病在床,命在旦夕。小人既不能延请名医,又没钱买药。只有一点虔诚,割臂救父。如蒙天爷爷怜念小人一点诚心,庇佑我爹爹转危为安,此后我爹爹多活一年,小人情愿自减一年寿命。万望天爷爷见怜这个。”

说毕,泪如雨下。举右手利刃,向着左臂膀就割。八仙闻知其事,甚为叹息。吕祖见他伸刀将割,立施妙法,在他膀子上轻轻一拂。这叶百民已把血淋淋的一块肉割下来,却不觉一些痛苦,这才略有笑容,把香灰涂在伤处,立刻结疤。百民心中声怪,以为神佑,跪下去连叩了十七八个头,方才回转大路而去。八仙同在原处议论了一会儿,对于叶百民割臂救父,大家非常嘉赞。吕祖因说:“这等事情,在常人说来,称为愚孝。然无论如何,总是一片至忱之心,足回上天视听。我想,从今以后通告各处土地,如遇有这等孝子,须用我这止痛免腐之法,随时替他调治,可以免得孝子吃苦。众位以为何如?”此言一出,大众无不欢喜赞成。从此以后,吕祖和众仙每到一处,必将此法传与各该处土地,及各地方日夜游神、值日值夜功曹,以及各家宅道神等。

大家也留意学习。所以如今相传,凡割股救亲者,并不十分痛苦,也不会腐烂。并非皮肉有异,实在还是吕祖传授土地等仙方。诸神耳目较近,得以随时随地暗暗调护。

未知百民之父可能救治,却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