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9回 轧神仙留姑苏佳话 望仙桥为西子增光

却说叶百民回到家中,将剩余的香灰拌入臂肉,煎汤给父亲喝。其时八仙已跟踪而来。一面召来当方土地、日夜游神传授止痛免腐之方;一面查问叶百民平日的行为。知他是个一贫如洗的寒士兼医道,替人治病为他性情愚笨,读了二十年的书,连普通文字还写不像样。一半也因家中太苦,二十年之中,倒有三分之二的光阴,费在诊病上头,得些蝇头薄利,用来孝敬父母。他今年四十多岁了,还不曾娶妻。他也不曾想到这些念头,只是一味巴巴结结,规矩营生,孝顺父母。偏偏他娘又于前年去世,把他自己身子押与一家药店内悬牌应诊。说明三年之内,所得诊金统归店中,才得借了五十两银子办完丧事。

幸得这店主人也怜他是个孝子,每年仍给些小薪水。他是一文舍不得用,全供他父亲的甘旨。不料新近他爹又得了一病,势将不起,因此跑到吕祖庙求了些香灰,割臂救父。恰喜刚巧给八仙碰到。吕祖便替他调理刀伤,又送到他家,洒了口法水在他父亲面上,毛病顿时好了。吕祖因见他如此清寒,当对众仙说道:“这人如此孝顺,偏又这般贫苦,我倒替他不平。”何仙姑笑道:“人家这样崇拜你,你不替人家想个法子,还算得有道神仙么?”吕祖笑道:“那还不容易么?你们却在庙里坐着,看我来照应他一个发财的方法。”于是他便化成一个乞丐,前去叶家求乞。叶家房子本小,里边讲话,外面句句听得出。

吕祖一面喊叫,一面静听里面。一个老头儿声气说道:“儿啊,靠神仙老爷的庇佑,侥幸我的病又好了。须知往后的日月,全是仙爷爷赐给我的。你要格外做好人,做好事。虽说家中贫困,但是世上的贫人,也是比较不尽的。你我自谓苦到不堪,安知没有比我们更苦的呢?你听着,外面不是有叫化子在那里求讨么?这人就比我们更不如了。你可将我刚才吃剩下来的一碗冷饭,还有些咸菜鲜肉,全是你早上买回来的,一起都给了他吧。”又听得一人答道:“爹爹放心,我一定要去照应他的。”说罢,便见一个中年男子出来。吕祖认得,即是昨天割臂的那个男子。当即上前哀声求讨。百民向他叹了一口气,道:“大哥,不料你一表堂堂的人才,却比我们父子更穷。这也真个可怜极了。你且等着,待我到灶下去瞧瞧,替大哥设法点一点饥吧。”吕祖谢了一声。

百民去不多时,果然拿了两碗饭、两块肉、一碟子咸菜,放在中堂,说道:”大哥来吧。我这舍下也就剩这两碗饭了。我俩各吃一碗吧。“吕祖便走了进去,大模大样的和他对面坐下,看看只有腐干大小的两块肉,不觉皱眉道:“我不信府上就这般省俭,怎么只有这点点肉。老实说,光这两小块儿,就是完全送给我吃,也还不够润一润我的枯肠咧。”百民见说,不觉呆了一呆道:“大哥怎说这话?你我都在穷苦头里,所以才冒昧邀你同吃这些残肴剩饭。若如大哥所说,那不成了公子哥儿的脾气了么?休说小弟不敢屈邀,大哥你又怎么肯做这沿门托钵的生涯呢?”

吕祖怒道:“你这人好没道理,我到你家,便是你的客人。你便真个为难,也要去想个法子,多少弄几个菜来大家对酌一回,才像个意思。何况你家中现藏着大锅子的肉,还有一罐子很好的白米饭。为什么不拿出来,倒向我说出这般话来。这岂是待客之道呢?”百民大诧道:“你这位哥哥倒说得好笑。我小弟穷到这个样子,连寻常蔬菜都买不起,就是这些猪肉,因是我父亲大病初愈,不耐蔬食,才把我的一件小衫典了钱,买了二百文肉,烧来给他老人家开开胃的。哪里还有什么大锅子的肉?就是米,有便还有升把的,得留在晚上和明天上午吃。现成的饭,就只有这一点儿。哪里还有一罐子饭?大哥,这话真是有意来寻我开心了。”

吕祖大笑道:“好好,你便带我同去灶下瞧瞧,看我这话可是冤枉你不是?”此时百民有些不悦起来,便拉了他的衣服一同走到灶下一看,哈哈,这真是奇事。一进灶间,就闻得一阵阵的肉香,扑入鼻子管里。掀开锅子一看,可不是,还剩下一只大猪蹄,已经烧得稀烂,正好吃咧。吕祖又替他揭起烧饭的罐子,里面也正好盛着热腾腾的一罐子饭。这一来才把个百民弄得目瞪口呆。吕祖却指着他冷笑说道:“何如,我不冤枉你么?亏你口口声声还说顾恋我穷人呢!原来却在这里装穷给我看。”

也是百民福至心灵,忽地心中一清,扑翻身向吕祖就拜,口中说道:“大哥一定是天上的神仙,怜念弟子穷苦,特地前来搭救我父子的。还求大仙大发慈悲,速赐援手则个。”吕祖听了不觉大笑道:“原来你这人不但是个吝啬鬼,还是一个笨人。怪不得你弄得这样穷苦。你几时见过世上有什么神仙?真个是神仙,又怎肯无缘无故跑到你贫苦人家来,难道还想你些香火不成?”说罢,大踏步走到中堂,拍着桌子,只叫快拿肉来大家受用。百民一面把锅中的肉,装了一大盘,又把饭也换上热的。说也不信。盛出这些肉饭,那锅中的肉和罐中的饭,仍同原样这么多,一点也不曾减少。百民益发深信吕祖必是神仙。

苏州人最信的是吕祖。再则昨天刚从吕祖庙中来,愈加容易想到吕祖身上去。百民于是又疑惑这位神仙,可能就是吕祖的化身,前来试察我的心迹行事的。他战战兢兢地把肉和饭放在吕祖面前,恭恭敬敬地说声:“大仙请用。”自己却跪在地上,替他添饭。吕祖也不去理他,总是碗到便吃完,一连吃了二十多碗。百民便替他添了二十多次饭,又盛了五六次肉。吕祖笑道:“你这傻主人家,这样才算懂得一些主人家的道理了。我吃了这么多的饭和肉,你也不心疼么?”百民并不回言,只是伏地叩头,哀求救援。吕祖也不理他,自顾吃饭和肉,一直吃到三十碗的光景,方才立起身,打了个懒腰,摸一摸肚子,仰天打个哈哈,口中说道:“好好,如今才有些意思了。主人家,你也来吃一碗呀。恕我懒惰,我要休息一会儿。”

说毕,伏在案上,一霎时鼾声雷动,睡得个人事不剩,百民哪敢走开,仍是一秉虔诚地伏在地上。一会儿,他爹因不见儿子,也扶着拐杖出来。一瞧,见百民跪在化子面前,大为惊诧。百民忙对他说:“这位真是吕纯阳祖师。”他爹听了,也不问青红皂白,便咕咚一声,直挺挺地跪在儿子旁边。吕祖醒了转来,见父子俩一同跪在身边,不觉哈哈大笑道:“你父子俩敢是问我要饭钱来了。有话便说,何必如此做作。”二人忙说:“求大仙照应,求祖师赐福。”吕祖几次唤他们起来。父子俩却老是跪着不肯起来,激得吕祖大怒道:“天下哪有你们这样的蠢才?这样长跪不起,敢是舍不得我吃你们的肉饭么?那么,我就还给你们。”

一语未完,哇的一声,吐得满地狼藉,连父子身上头上,也沾染许多。慌忙抬头一看,已不见了那个化子,只觉得一阵芬芳,闻而心醉,原来便是他所吐的东西。父子俩叩头而起。百民把方才的情形,禀告父亲。父子俩只叹没有仙缘,互相叹息而已。当下把他所吐的东西扫了出去,丢在天井泥地上面。不料一转眼间,泥土中忽然生出一枝香草,满屋中全是清香,触入五官、百骸,顿觉周身舒适,精神十倍。百民的父亲忽然白发转黑,眼耳清亮,步履如飞起来。百民自己也是灵府清明,身心愉乐。

此事传将开去,远近数百里内,有病的人,都到百民这里来求诊。百民此时神智大启,头脑清灵,开的脉案,无不切合病情。每服药中,放下一撮香草,真有药到病除之效。一霎时间,叶百民神医之名,传颂遐迩。不上三年,顿成巨富。因此人人都说吕祖现在苏州,无论何人,能够遇到了他,必能得财得福。

大家到了四月十四日这一天,都要打扮一新,前去吕祖庙中烧香。地小人多,轧得不知所云。乡人以讹传讹,又称此举为轧神仙。据说,这天吕祖生日,每年要救度一人,或得福或得利。吕祖本人轧在众人之中,如遇有缘之人,和他轧在一处,便可如心满意,富贵双全。更可笑的是,因传闻叶家仙草形状宛如万年青,因此无识之徒,辗转附会,在吕祖生日前一天的晚上,取万年青的叶子丢在门口,以为可以种出仙草,和叶家的仙草一样。这等传讹,几乎尽人皆晓。但总不想到吕祖庇佑叶百民,是因为他虔诚行孝。如今这班人,却把这个主原因丢开一边,专想得他这种发财赐福的果报,真可谓不揣其本而逐其末。天下可笑之事,再没有比这更甚的了。

闲话丢开,再说一桩和这事相仿的事情,也是出于苏州城内。却在吕祖救应叶氏之后,相去不过数年工夫。其时苏州城中有一家专制酱肉酱鸭的铺子,姓陆,外号称为陆善人。因他每年所赚的利钱,自己舍不得用,都拿来施与贫苦人家,所以有这一个美名。这一年冬天,因乡间年岁不佳,穷人更多,闻得陆老喜欢施舍,这批穷苦乡人,扶老携幼的前来求讨。可奈这片铺子本来并不甚大。这年也因年成不好,中下人家都取省俭主义,市面上顿受影响,尤其是这小酱货店,更觉生意清淡,陆老自己尚觉难以维持,哪有余钱施舍。可是人家慕义而来,又断无拒绝之理,只得把祖遗几亩薄田、一所住宅都卖给人家,以作施舍之资。但是所得有限,求助者却日多一日。不上几时,早已罄其所有。有些远道而来,得不到他的帮助,反而归去不得。陆老对着他们,只有嗟叹流泪的份儿。

这日晚上,忽然又来了一个浑身烂疮、奄奄垂毙的损脚叫化,走到他的门口,就躺了下来,不能行动。问他话,也只能咿咿哑哑地说得不明不白,不时还以手指着肚皮表示饿极之意。陆老见他如此可怜,看看天色又变,似有雪意,便对一个夥计说:“看这人苦到这般地步,今夜如再被风雪一吹,敢情不到明天,就得饥寒而死。我今虽在穷乡,焉有见死不救之理?你却把他扶了进来,叫他睡在灶间取点暖意。然后给他喝点热茶,吃点热饭。明儿还请对街叶先生来替他瞧瞧,给些什么药吃吃,将他医治好了,也是一件功德。”

原来陆老所说的叶先生便是吕祖所救的叶百民,他此时已经有了名声。凡是经他诊治的人,没有一个不药到病愈的。他因自己是仙人救援才得有这般结果,所以对贫病之人,不但不取诊金,甚至把药钱也倒贴进去,后来索性在门口开了一家药材铺子,不求赚钱,只为积德。可是年终结账,每年总还有盈无亏。这时正是药材店新开之时,陆老和他向来要好,所以有此话。

谁知那夥计却嫌乞丐龌龊,不肯去搀扶他。陆老没法,只得亲自将他搀进来。不料一经搀起,却便发现一件怪事。陆老的鼻子中,只觉一阵阵的清香,发自乞丐身上,钻入骨窍,浑身觉得舒服。陆老此时一心行善,又在计划如何打发一班求助的穷人,和救治这乞丐的方法,心头乱得什么似的,没有注意及此。

这乞丐在他家一住多日,又叫叶百民亲来诊视施药。大约旬日光景,方才精神复原,叩谢而去。临去时对陆老说道:“小人承老先生救治,起死回生,无可为报,只有一句话,请老先生切记勿忘。凡是小人用过的东西,和遗下的什么物件,务须一一珍藏。今后发财升官,尽在此中。”说毕,一跛一拐辞别而去。

后来夥计前来报称:“这乞丐真不是人类。东家这样待他,临动身时,连他所睡的破席子,破被头,都没曾收拾收拾,还在灶下拉了许多秽粪。他那被头内,又尽是些疮痂发垢。这等下作的人,早应该让他死在外面,却去救他作什么?”一句话,提醒了陆老,忙叫他们不许动那乞丐的东西。自己跑去一看,果然席子被头弄得一蹋糊涂,还有许多粪秽疮痂。陆老心中想道:这乞丐的举动,实在有些可怪。低下头去一瞧,奇怪的事情发生出来,只觉阵阵清香从这被窝中出来,就是那些粪痂之类,也闪闪发光。情知有异,伸手一摸,其硬如铁,其冷如冰。

再一辨认,原来粪已成金,痂都成金。这才知道乞丐是神仙变化的,特来赐福与他。这陆老便立时变成富人。后来他用这破席烧肉,肉发异香,每一大锅肉,只要放入一根草,就会发出香来。因此这陆家酱肉,就非常驰名。人人都晓得是神仙用过的稿荐所烧,所以有此异味。大家都称陆家酱货为陆稿荐,陆稿荐三个字,传得天下皆知,和叶百民医生一样的传诵。陆家子孙,也发了几世的财。还有那床被头,据叶百民说,同那仙草有同样的功用。无论什么重病,只要割下一方寸煎汤,便可立除病根。陆老因自己有钱,不肯再做这个生意,将这被头剪成无数方块。数年之间,倒也救活了不少病人。后来有个什么王爷的一位爱妃临产不下,诸医束手。有人说起陆稿荐酱肉店有这般仙传异宝,叫人要了一些去不敷出,服下肚中,即刻生产,大小均安。王爷大喜,奏明皇上,特加封赠,应了神仙的升官发财之说。这位神仙,据陆老对人说,当初疑心也是吕祖,便到吕祖庙中焚香答谢。经吕祖示明,乃是铁拐李祖师。因此陆家世世供奉这位李道祖。这却慢表。

单说八仙在姑苏游玩多时,方到杭州。在城隍山上游赏几天。这时的西湖,已不是从前荒烟蔓草的光景。苏、白二堤,横亘湖中,六桥三竺,宝塔奇峰,天然人工交相为用,真个成了天下第一胜景。诸仙流连多时,恋恋不忍去。闻得城隍山下涌金门内,有一家面馆,馆中有一伙计,为人正直慈厚,自己无家无眷,永不娶妻,每年所得工钱,完全资助贫人。还有一件好处,就是客人吃剩之物,他总不肯扔掉,收拾得干干净净,施舍一班乞丐。舍不完的,送在自己肚中。因此人家都称他是个积德的善人。吕祖听在耳中,心想:“这人倒有些憨气。如有仙缘,倒可度他一下。”于是化个穷道人,前去向他讨些残肴剩饭。那人把客人吃剩下的面,装了一大碗与他。吕祖接在手中,嫌这面味不佳,吃进吐出的闹了一阵。一碗面,照旧满满的分毫不少,还给那人说道:“你这面太不中吃。贫道不领你这个情,还了你吧。”那人也不动怒,笑了笑,收了回去。

因嫌他弄得太脏了,实在吃不下去,凑巧一条癞皮狗跑了进来,砸嘴吮舌地,意在讨吃。那人便把这面给它吃了。哪知面入狗肚,这狗立时就升天了,变成一条金龙,摇头摆尾地如飞而去。那人才知所见的是位神仙,慌忙追了出去找这道人时,早已不知哪里去了。那人从此发了心疾,生意也不做了,天天在那门口小桥上,昂头仰望,希望神仙再来。望了几年,不见一个神仙,他自己却狂得愈甚,落水而死。死后才得吕祖度为鬼仙。

这是因他没有仙缘之故,命中只有成鬼仙的福份,而且必要待他死后,才能度得。至于那条癞狗,却便是吕祖幼年所害之狗。如今得了他的恩泽,解了一世之冤。这话上文早已表过。读者大概还能记得,自从那店伙计死后,后人因他为望仙而死,大家便都称这桥为望仙桥。

再说八仙遨游尘世,又过了一百多年,恰值王母万寿之期,八仙会议前去祝寿,大家约齐了渡海而去。这日到了东海之上,蓝采和偶不小心,把手中所持白玉花篮堕入海中。龙王夫妇正在宫中,和几位官吏议论海中政务。忽见一派白光,照耀满宫。

龙王之孙摩昂、摩闰年轻好奇,带了几名夜叉前来巡查,却才瞧见是只白玉花篮。两摩大喜,正要拿回宫去。这边采和已约着何仙姑,一同入海追来,见了两摩,便向他索回花篮。二人大怒道:“这是我兄弟拾来的,怎见得是你们的东西。”双方先是口角,继而相打。两摩不知利害,率领夜叉举兵相攻。二仙也抽剑还抗。你想两摩怎能抵得过二仙法力?不上几合,都死于二仙剑下。

未知此事如何解决,却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