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评论篇:抗战题材电视剧机遇与风险的博弈之道

——以《雪豹》为例

《雪豹》是一部反映抗日战争题材的电视剧,曾在多家电视台热播,讲述富家子弟周卫国,在第一次淞沪战役后为了保护初恋女友,杀死日本人,由此改名换姓走上了革命道路,在先后从国民党中央军校和德国军校毕业后,经历了许多波折参加八路军,创建“雪豹”抗日特战队,成长为一个传奇英雄的故事。在近年抗战题材电视剧数量居高不下的情况下,这里以具有一定代表性的《雪豹》为例,分析抗战题材电视剧创作中面临的机遇和风险问题。

一、《雪豹》对抗战题材机遇的把握

在传媒市场竞争激烈的背景下,影视剧创作早已超越了“题材决定论”阶段,任何题材选择都将不仅会坐拥该题材包含的预设资源,同时也会遇到表现该题材可能出现的潜在风险。抗日题材当然也不会例外,在这类题材的创作中同样是机遇和风险并存,需要仔细分析。

从机遇方面来看,抗战题材的机遇可分为战争题材的普遍机遇和抗日战争的特定机遇。战争题材具有普遍优势,这是因为,相对于和平时期,战争是非常态的人类集体行为,参与人口规模大,社会牵涉面广,充满智慧的较量和曲折的故事,而且往往会载入一个国家和民族的历史记忆。因此,这类题材容易具有吸引观众的战争场面,能塑造脱颖而出的英雄人物,同时复杂的情节和智慧斗争扣人心弦,并在故事的讲述中展示出一种深厚的历史感。从这些方面看,《雪豹》把握了这些战争题材的普遍机遇。

(一)充分展现了紧张、激烈的战争场面

剧情的开头即以1932 年激烈的一·二八淞沪抗战展开,硝烟遍地、血肉横飞造就的“奇观”场景吸引了观众的眼球,也定下了全剧的战争剧基调。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必然包括许多次的战役和战斗,因而会不断出现战斗场面,以持续吸引观众注意力。事实正是如此,随着剧情的深入,《雪豹》讲述了许多引人入胜的战斗故事,展示了很多次战斗场面,剧情前面部分有国民党军正面战场抗战,中间部分有八路军的游击战和突袭战,后面部分有艰苦残酷的反扫荡斗争,全剧从开始到结尾枪声始终没有停歇过,直到最后一集仍然有敌我遭遇、重要人物阵亡的战斗。在这些战斗故事中,激烈的枪战、刺刀拼杀等以命相搏的场景屡见不鲜,牢牢吸引了观众的眼球。剧中的几场军事演习、野外生存训练等“准战斗”场面也让对这些内容接触不多的人持续关注。从这些方面看,《雪豹》充分发挥了战争题材的优势,以惊险的战斗展开剧情,不仅自始至终牵动着观众的注意力,也在这个过程中组织了故事,塑造了人物。

(二)精心设计了曲折生动的故事情节

战争剧之所以会成为热门选题,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它是一个“富矿”,其中有很多资源可以开发。战争使社会脱离了常态管理和运行的轨道,不仅形成矛盾斗争的两方基本力量,也分化出许多不同类型的社会力量,这些力量彼此处于错综复杂的较量中,斗智斗勇的多样性为设计曲折有趣的情节提供了很大的空间。正是因于此,《雪豹》在40 集的篇幅中,安排了上海、南京保卫战,骑风口战斗,清风寨突围,野人山脱险,里垄村营救,袭击涞阳军火库,阳村反清剿,捣毁秘密生化武器基地,实施敌生化专家“斩首”行动,剪除汪伪政权汉奸,虎头山反扫荡,根据地阻击战等许多故事,悬念一个接着一个,战斗高潮此起彼伏,满足了观众的收视心理。同时,和其他战争剧相比,《雪豹》还设计出国民党正面战场抗战、军校演习、特战训练、国民党和共产党的团结与斗争、土匪和八路的合作与分离、八路军内部的整风,消灭汪伪政权汉奸的斗争等丰富复杂的故事情节,具有一定的创新性和独特之处。

此外,《雪豹》也贯穿着男女情感线索和个人思想情感矛盾线索。主人公和三位女性的感情波折,人物作为个人和国家民族或作为党派军人的思想矛盾,个人情感和民族情感、党性要求的矛盾也在剧中得到了充分展现,这些都在一定程度上挖掘了战争的丰富内涵,提升了作品的思想层次。

(三)巧妙塑造了不同于传统的人物形象

美国将军巴顿在演讲中说:“战争是人类所能参加的最壮观的竞赛,战争会造就英雄豪杰,会荡涤一切污泥浊水。”诚如斯言。战争剧容易塑造英雄人物,而且《雪豹》塑造了与众不同的英雄人物。在传统抗日题材电视剧中,英雄人物多为劳苦出身,经过在战斗实践中的摸爬滚打逐渐成为一名英雄人物。但《雪豹》的主要人物周卫国是一个富家子弟,战事之初是作为支前学生出现,甚至还带有一定程度罗曼蒂克的小资情调,但在巨大的社会变动和残酷的战争事实面前,他受到了触动,为保护初恋女友的杀人行动使他不得不脱离家庭,改名换姓走上革命道路,这种走上革命道路的经历本身就与众不同。接下来,他还接受了正规的军事训练和教育,并以优异成绩毕业,因而他的战斗故事不仅是传统形象中的实践出真知,更是一个理论运用于实际的过程,这就又和一般是在血雨腥风中从“红小鬼”磨练为将军的形象迥然不同。而且,这位英雄人物是一位白面书生,身材并不高大,还在国民党军官中颇受重用和赏识,这也和传统的英雄形象多了一些不同之处。

但既然最后成长为八路军的优秀指战员,周卫国也具有战争期间英雄人物的共同特征,一方面,他有杰出的军事才能,身先士卒,多次负伤,对士兵充满爱心,另一方面,他的性格中也具有精英人物易有的叛逆特征,他曾几次战场抗命,在认为自己正确的时候就把上司绑起来扔在一边,即使完成自己的计划后再接受惩罚。这些不同和相同结合在一起,造就了一位整体上和传统有所区别的新型英雄人物,为抗日英雄画廊增添了新的形象。

此外,《雪豹》还塑造了国民党正面战场军队顽强抵抗的军人群像,理论脱离实际、公报私仇、色厉内荏的八路军独立团政委张仁杰,武艺高强、同样憎恨侵略但不又不习惯正规改编的土匪头目朱子明等形象,拓展了抗战人物形象的表现范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