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人心所向•分裂之痛 − 中国故事:中华文明五千年 − 精品书库 − 在线读书 − 文化博览 − 宣讲家网

第九章:人心所向•分裂之痛

核心提示:魏晋南北朝时期,中国经历了长达数百年的分裂,烽烟四起,生灵涂炭,无论是皇室子弟、王公大臣还是普通百姓,都饱受战乱之苦。然而,中华文明的向心力,使各民族一步步融合成为一个血肉不可分离的整体,中国重新走向统一。历史证明,统一是中国各民族的共同心声。民族团结是人民之福,国家分裂是人民之祸。在吸取了惨痛的经验教训之后,中国最终走向大一统,迎来了隋唐盛世。

【编者按】13000年前,我们的先民怎样战胜了末日危机?西晋的腐败奢靡到了怎样让人瞠目的程度?一面诡异的镜子为何成为宋代以文立国的起点?一本失传已久的明代奇书怎样回归祖国?这些鲜为人知的故事你都可以在让人耳目一新的的正史通俗读物——《中国故事:中华文明五千年》——中找到答案。值此建党95周年之际,经北京出版集团公司、北京出版社授权,宣讲家网自7月1日起连载《中国故事:中华文明五千年》,以飨读者。

魏晋南北朝时期,中国经历了长达数百年的分裂,烽烟四起,生灵涂炭,无论是皇室子弟、王公大臣还是普通百姓,都饱受战乱之苦。然而,中华文明的向心力,使各民族一步步融合成为一个血肉不可分离的整体,中国重新走向统一。历史证明,统一是中国各民族的共同心声。民族团结是人民之福,国家分裂是人民之祸。在吸取了惨痛的经验教训之后,中国最终走向大一统,迎来了隋唐盛世。

分裂之痛

导读:国破家亡,颠沛流离,无情的战火制造了一幕幕生离死别的人间悲剧。

公元 317 年的秋天,在东晋吴兴县城的官衙外,发生了一件不同寻常的事。

一位衣着破烂、神色仓皇的少女居然自称是西晋惠帝的公主!此刻,她正在苦苦哀求守卫的兵士,让她面见主事的官员。守卫的兵士面露难色,他实在无法将面前这位面黄肌瘦、满身泥污的少女与雍容华贵的公主联系起来。更何况少女还穿着一身单薄破烂的奴仆衣服,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在他心目中,皇家公主难道不是应该在深宫中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吗?何以沦落至此,居然对他一个守门的小兵低声下气?这对他而言,简直是无法想象的事。然而少女举手投足间的贵气天成以及良好教养,又让他不得不相信她确实不是普通人家的女儿。

这位少女到底是谁?她真的是皇家公主吗?如果是,又为何会孤身一人,沦为奴仆?

公元 311 年,西晋都城洛阳被匈奴人攻破,大火烧红了整个天空,数万人的生命被无情地夺走了,甚至连皇帝和象征着帝王至高无上权力的玉玺也被抢走了。这场动乱史称“永嘉之乱”。

“永嘉之乱”后不久,中原地区遂成为匈奴、鲜卑、羯、氐、羌等少数民族角逐的大舞台。自匈奴刘渊兴兵起,鲜卑等少数民族先后建立了一些割据政权,“你方唱罢我登场”,彼此混战不休,令中原人民流离失所,死伤无数,使开发近千年的黄河流域沦为白骨蔽野之地。但中原人士的南迁,也给南方注入了新的活力,使南方经济得以开发。历史由此进入了东晋十六国以及随后的南北朝时期。

这一时期,有一位遭遇离奇的女子,名叫羊献容,她是中国历史上唯一的一位两国皇后。从西晋惠帝司马衷到匈奴人、前赵最后一任帝王昭文帝刘曜,两任丈夫,一汉一胡。

一个女人,竟然能成为两国皇后,这其中又有怎样的隐情呢?

这一切还得从公元 311 年的“永嘉之乱”说起。

当时,洛阳城破,貌美如花、风姿绰约的晋惠帝皇后羊献容,在这场动乱中被匈奴首领刘曜掳走。其实,自魏晋以来,少数民族内迁,受中原文化影响,他们对那些世家大族充满向往。耳濡目染间,少数民族的帝王贵族们都以娶到名门望族家的女儿为荣。羊献容出身名门,又有皇后之尊,再加上相貌、才情皆十分出众,刘曜对她非常宠爱,甚至还废掉自己的嫡妻,封羊献容为皇后。

羊献容贵为皇后,尚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而在混乱中走散的还不满 10 岁的清河公主,更是受尽了颠沛流离之苦。

可怜的公主到底流落到了哪里?每思及此事,羊献容就泪流满面,她派人到处打听寻找,却一无所获。

洛阳被攻破时,清河公主在兵荒马乱中走散。她随同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大规模民族迁徙——“永嘉南渡”的潮流,被裹挟着往南,再往南。后来,清河公主混迹在一支名为“乞活军”的流民队伍里,一路乞讨,寻找自己的亲人。

“乞活军”是“五胡十六国”时期一支特殊的武装部队,它的形成源于流民的泛滥。这一时期,战乱频仍,瘟疫横行,灾荒肆虐,人们的生存面临着极端严峻的挑战,“乞活军”就是在这些可怜的流民中应运而生的。这支队伍辗转存活了百余年,足迹遍布大江南北。一个“乞”字,一个“活”字,道出了那个时代所有流民的悲惨境地,“乞活军”的出现和存在,也充分见证了那个大动荡、大分裂时期的无奈和挣扎。

在这支部队里,清河公主遇到了一对好心的卖艺父子。他们并不知道她的身份,只是见她一个人可怜,便带她一起逃难。公主终于不再是孤单一人了。然而这样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多久,在一次卖艺后,他们遭遇了兵匪的抢劫,那父子两人为了保护公主,被活活砍死了。公主在混乱中掉下悬崖,后来被一名山野村夫所救,辗转被吴兴县(今浙江湖州)的钱温买到家中,给女儿当了仆人。

从高高在上的公主到命如草芥的婢女,历史跟她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自此,公主一生中最为黑暗的生活开始了。

由于听不懂吴地方言,她被认为故意偷懒懈怠。而她举手投足间的韵致与贵气,更是让刁蛮骄横的钱家女儿心生嫉妒,于是责骂和毒打接踵而至。可怜的公主每日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干着超过她承受能力的杂役,甚至被发怒的主人关在黑屋子里,几天不给饭吃。为了活下去,她不得不小心翼翼,忐忑度日。儿时皇宫里养尊处优的生活就如同一场梦境,好似不曾拥有。

公元 317 年 3 月,琅琊王司马睿在建康(今南京)称帝,建立东晋,史称晋元帝。

东晋的建立,让处于水深火热之中的公主看到了一线希望。她乘人不备,逃出钱家,连夜来到吴兴县衙哭诉。

几天后,当少女出现在建康的皇宫时,晋元帝和大臣们都惊呆了。这的确是真正的公主,举手投足间韵致天成,一举一动完全符合宫廷礼仪,眉目神情酷似死去了的晋惠帝。

一个皇家公主,居然会沦为奴婢!元帝心疼之余,不由得感慨家国之悲。他想起当年自己逃亡到黄河渡口时,河吏正在大肆搜捕皇室宗亲,河吏见他衣着华美,不像是一般人,便不准他过河。随行的谋士灵机一动,故意用鞭子拂过司马睿的脸,讥讽道:“这个地方盘查的是贵官,你是何等样人,居然也被盘查?”河吏以为抓错了人,这才予以放行。司马睿心想,如果他不幸流落民间,估计也与公主一般境遇吧。

真相大白之后,司马睿下诏恢复公主的身份,并另予封号临海。

临海公主成年之后,嫁给了曹魏宗室之后曹统。虽然公主找到了新的幸福,但是,她与幼年失散的羊皇后,却再也没有见过面。

其实, 在山河破碎、 国家分裂之际, 像这样亲人分离永不复见的悲剧比比皆是。而“永嘉南渡”之路,更是悲剧的集中营。

在南渡的队伍里,有一位刚从洛阳侥幸逃出来的年轻男子。他用扁担挑着两个孩子匆匆往南走,他的妻子在后边紧紧跟着他。他们神情仓皇,步子飞快,连停下喘口气都不敢。因为,一旦停止脚步,他们可能就再也走不了了。这位年轻男子,便是西晋名士——邓攸。

9-1

图 9-1 《桑园寄子》,天津杨柳青戏出年画

(《桑园寄子》演绎的是邓攸弃儿保侄的故事。正史所载,邓攸失去了儿子,此剧对此做了改动,最后以一家团聚为结局。)

对于邓攸来说,逃亡了多久他已经不记得了,他只记得洛阳城里的烧杀抢掠。求生的本能让他不顾一切携家南逃,终于精疲力竭,昏倒在路边。醒来后他和妻子商量:“如果我们带着两个孩子逃命,大家都没有活下来的机会。我弟弟死得早,只留下这孩子,我不忍心让他连个后继的香火都没有,不如丢下我们的儿子,带着侄儿逃走吧。”妻子听后泪如雨下。邓攸安慰她说:“别哭了,我们还年轻,日后还会有孩子的。 ” 邓攸拉扯着一步三回头的妻子跟侄子, 忍痛继续赶路。(图9-1)

邓攸渡江到了建康,官至尚书左仆射,每当想起被自己扔下的儿子连是死是活都不知道,他就心如刀绞。后来,他娶了几房姬妾,其中一位很年轻,也是从北方逃难来的,相貌颇似邓攸的妹妹,最受邓攸宠爱。在一次闲聊中,邓攸无意间得知姬妾父母的名字,如五雷轰顶,原来这位姬妾竟然是他的亲外甥女!

詹琲在《永嘉乱,衣冠南渡,流落南泉,作忆昔吟》中写道:“忆昔永嘉际,中原板荡年。衣冠坠涂炭,舆辂染腥膻。国势多危厄,宗人苦播迁。南来频洒泪,渴骥每思泉。”

处于割据混战、国家分裂之时的“永嘉南渡”之路,路上的那些艰辛与苦难往往令人无法想象。如果将这些悲剧与那段动乱分裂的历史联系起来,或许人们会更加珍惜和平与安定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