套近乎

套近乎

摘要:年轻人终于撑不住了,带着哭腔说:“大伯呀,我干脆实话实说了吧,我是过路的,跟你们单位谁也不认识。我就是……就是……尿急……我在附近找了半天也没有一个公共厕所,刚才路过一家单位的时候,我直截了当地说想去方便一下,结果被人家门卫给赶出来了。到了您这儿,我实在憋不住了……”年轻人说着,眼泪都出来了。

老张是单位的门卫,工作作风一向严谨。这天,他正在门卫室里值班,突然发现一个神色慌张的年轻人径直朝院里走去。老张忙跑出去,把对方叫住了:“喂,你是干什么的?你找谁?”

年轻人故作轻松地说:“哦,大伯,我去找老张办点事。”说着,还递给老张一支烟。

老张推开年轻人的烟,冷笑道:“哼,这地方就我一个人姓张,可我怎么不认识你啊?”

年轻人一愣,赶紧赔着笑脸说:“哦,我记错了,那人不姓张,姓李,是李科长,我求他办事。”

老张冷哼一声,说:“算了吧,李科长去年就退休了,他早就不来上班了。”说着,他一把扯住年轻人的衣领,质问道,“说吧,你到底是什么人?来干什么的?”

年轻人额头上开始冒汗了,看样子是急坏了,但还是不停地和老张套着近乎:“大伯,您这是要干什么啊?听口音您是西庄乡一带的吧?我有个表妹前几年就嫁到那里去了。”

老张还是不为所动:“你表妹在这里办公吗?你提她干什么?”

年轻人终于撑不住了,带着哭腔说:“大伯呀,我干脆实话实说了吧,我是过路的,跟你们单位谁也不认识。我就是……就是……尿急……我在附近找了半天也没有一个公共厕所,刚才路过一家单位的时候,我直截了当地说想去方便一下,结果被人家门卫给赶出来了。到了您这儿,我实在憋不住了……”年轻人说着,眼泪都出来了。

老张听了,忍不住呵呵笑出了声,他赶紧松开手,说:“你怎么不早说啊?赶紧进去吧。”

责任编辑:杨雪校对:李天翼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