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艳敏:一名乡村教师的执着与坚守

袁艳敏:一名乡村教师的执着与坚守

——黑龙江桦川县特岗教师袁艳敏扎根乡村从教12年

摘要:“其实山村孩子更渴望知识,这些年,每每想到孩子们在村口等我的场景,内心温暖如春,充满力量。无论再苦再累,我依然选择留在乡村任教。”袁艳敏说。

袁艳敏(中)和学生们在一起。资料照片

从佳木斯驱车1小时左右便到达桦川县横头山镇中心小学。电动大门,崭新的教学楼,操场上的雪已经被清理干净,学生们课间或追逐打闹或在健身器材上玩耍。“袁老师好”“袁老师好”……六年级二班班主任袁艳敏上完课正回办公室,听到学生们一句句简单的问好,她感到特别幸福。

“国家越来越重视农村教育,学校今年大变样了。”袁艳敏边走边介绍,“这是学校新建的教学活动室,这是给每个班级配的多媒体,孩子们还有了课间餐。”

作为横头山镇中心小学的一名特岗教师,从2006年毕业至今,袁艳敏已经在乡村从教12年了,“这些年,我不仅见证了孩子们的成长,也见证了乡村教育的变化。”

为了儿时梦想,她到最缺教师的村小支教

当教师是袁艳敏从小的梦想。“小时候,伙伴们在一起玩‘过家家’,我总是提出扮演老师的角色,那时候舅舅总是说:‘这小丫头,长大了,肯定是当老师的料’。”袁艳敏说。

2006年大学毕业,正赶上黑龙江实施“三支一扶”计划,她义无反顾地报考,到佳木斯最缺教师的万发村小学当志愿者,支教两年。

报到时,汽车跑过崎岖颠簸的土路,烟尘滚滚。穿过大片大片的玉米地,来到长满荒草的乡村学校,眼前的场景让袁艳敏有些失落。

学校的教学条件很艰苦。最原始的长条木头桌椅,今天掉个腿,明天掉个棍,全靠教师自己维修;班级用的拖布,都是袁艳敏和孩子们用破衣服剪碎,自己捆绑的,甚至喝的水都是靠地下压井。“我从小在城市长大,没用过压井,刚开始还不会用,一节课也压不出来水,还是孩子们教我,需要先引水,才能压出水来。”袁艳敏笑着说。

最初她对乡村生活也有些不适应,宿舍里,不能生火做饭,早饭晚饭只能靠面包、方便面解决。冬季大雪封路时,山里不通车,学校放假,她只能留在学校,常常没水、没电,甚至是没有吃的。空荡荡的宿舍,半夜听着猫头鹰的叫声,长长的走廊,伸手不见五指,睡觉前不敢多喝水,怕半夜上厕所。

“但孩子们朴实、善良和渴望知识的眼神,打动了我,偶尔一个鸭蛋、几个山果,他们的爱简单而真实。”袁艳敏说。

两年支教期满后,当孩子们得知袁艳敏要走了,都变得沉默不语;家长们也纷纷打电话,恳求她留下来。但他们不知道的是,超期服务没有工资。

“孩子们还有一年就毕业了,谁来管他们?”当时袁艳敏心里特别矛盾。思前想后,她决定再留一年。

“毕业典礼上,家长们见到我就一拥而上,把我团团围住,有的还哭了。”袁艳敏说。

“袁老师,一年没工资,你咋不说呢?要不是校长说,我们还不知道。”“袁老师真不容易!这钱你拿着。”有的100元、有的50元,家长们把钱硬塞到袁艳敏手里。

袁艳敏被深深感动了,和他们哭成一团,后来托校长把钱全部退了回去。但孩子们的真情、家长的认可,却坚定了袁艳敏投身乡村教育的心。

责任编辑:叶其英校对:李天翼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