值守公平正义的窗口

值守公平正义的窗口

摘要:在采访中,许多控申检察干警都对“苏检e访通”称赞有加,认为有了这套系统,在释法说理、阐明检察机关理由等方面都更有底气了。

在今年全国两会上,“一批重大冤假错案得到纠正”写入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过去5年,检察机关对“张氏叔侄强奸杀人案”等18起重大冤错案件及时提出抗诉或再审检察建议,人民法院均改判无罪。这些案件线索很多都是在检察机关受理申诉时发现的。

前不久,记者来到江苏南京,现场体验检察机关控告申诉部门是如何受理群众控告申诉、畅通群众反映问题渠道的。

群众有1%的诉求,就要100%的努力

南京市人民检察院信访接待室位于繁华商业区。

接待室从早上9点正式接访,但一般8点多,等候区里就坐满了人。来访群众手里大多攥着个袋子,里面装着申诉书、判决书等各种材料,厚厚一沓。

4月18日负责接访的是接待室主任李继方,一位有着11年接访经验的检察官。

“我跑了这么多地方,看都不看就说不行,今天我一定要讨个说法。”孙某一坐下来就怒气冲冲。他因为经济纠纷被人打伤,随后叫他儿子“喊上几个好朋友保护我”,结果双方因为聚众斗殴罪均被判刑。“我儿子是为了保护我,怎么也判刑?”想不通的孙某从公安跑到法院、从区里跑到市里,案子却始终没有改判。

“你都不是当事人,根本没有申诉资格。”李继方翻了翻判决书,一眼发现了关键问题。“我都被打吐血了,怎么不是当事人?”孙某急了。

“你看判决书,不论是被告人还是被害人,都没有你的名字,只有你儿子。从法律上讲,你儿子才有资格申诉。”李继方说,“按照法律规定,你这个案子检察机关可以进行监督,但必须是以你儿子的名义申请,你可以代理。”

一番解释,孙某渐渐平静,也转过弯来:“原来是这么回事。别的地方光说我不是当事人,没有资格。要是都像你说得这么清楚,我也不用跑这么多地方了。”

一上午看下来,接待室真正受理的案件不到1/4,有些是因为缺材料,有些是不属于检察院管辖,有些是过了监督时效,还有些是法律程序没有走到检察机关。尽管接待室墙上就挂着相关法条和规定,但多数群众并不清楚。

“按照法律规定,检察机关承担着法律监督职责,我们重任在肩。除了做好释法说理的工作,更重要的是帮助群众解决实际困难,为他们指明正确的诉求之路。”李继方说,看起来他好像嗓门大,但他都是真心实意帮群众出主意、想办法。南京市人民检察院控申处副处长陈兵说,“只要群众有哪怕1%的合理诉求,我们就要100%地去努力,穷尽所有法律程序。相比于态度,群众更关心你的回答有没有用、问题能不能解决。”

职业成就感来自群众的认同

如果说检察机关办案数量是“金字塔”形,基层院办案数量远远超过省级院,那么控申部门的信访量恰恰倒过来,省级院接待的信访量往往占到全省1/3。4月19日上午,江苏省检察机关共接待来访61件,其中省院就接待了22件。

“这是因为一方面省院应当受理的监督案件数量本来就多;另一方面也是群众的朴素认知,越往上走答复越权威。”江苏省检察院控申处的“金牌接待员”肖昌云说。在窗口工作5年多,她共接收、审查、受理各类案件超过6000件。在她看来,控申窗口就是社会缩影,反映着人生百态。

与别的检察官大多靠审查卷宗办案不同,控申检察干警要直接与群众面对面,他们的职业成就感往往来自群众的认同。

4月19日,两位80多岁的老人携手来到江苏省检察院信访接待室,递上一摞材料后就唠叨开了:“我从市里跑到省里,希望你们能管管市检察院。申诉是我们的法律权利,你们不能随随便便抹杀。”

江苏省检察院控申处副处长鞠月峰接待了他们。一番细致的询问,才搞明白事情原委。原来,老两口的儿子张某驾驶电动车撞上了停在车位里的汽车,被判全责。汽车车主告上法庭后,法院判决张某赔偿全部损失。张某又起诉车主及保险公司,法院判决支持了其部分诉求,大部分诉求被驳回。老两口希望检察机关能介入监督。

乍一看,案情一目了然:南京检察机关已经对张某为被告的案件作出了不支持监督申请的决定,按照法律规定,不符合再审监督条件,因此检察机关不再受理。但是,老人反反复复就强调一句话:“你们不能随随便便抹杀我的权利。” 

看着两位老人焦急的神情,鞠月峰心软了——这也是控申干警的“通病”,见不得群众困苦的样子。她认真审查了判决书、申诉书等材料,寻找着任何一点有可能的法律依据。与同事们再三讨论、沟通后,还真让她找着了:“在张某为原告的案件中,其不服法院的判决,是可以向检察机关申请监督的。不过,这起案件应当由二审法院的同级检察院,也就是南京市人民检察院受理。”

告别“一张纸、一支笔”,数字化带来巨大变革

2013年底,中办、国办印发《关于依法处理涉法涉诉信访问题的意见》,明确了涉法涉诉信访改革的总体思路、基本原则和主要内容。随后,最高检也出台意见,对检察机关推进涉法涉诉信访改革提出了总体要求和路径指引。检察机关信访总量呈增长趋势,从2015年至2017年,全国检察机关共审查群众控告、申诉和举报近350万件次,仅最高检每天就要审查近1300件次。

“信访总量逐年上升,还像过去那样靠‘一张纸、一支笔’的传统手段开展信访工作,不仅效率低下,而且工作流程没有强制约束,信访受理、办理、答复随意性大,重点案件、疑难复杂案件监督难。我们于是把目光投向了数字化,研发了‘苏检e访通’。”江苏省人民检察院控申处处长杨昌顺说。

在省市两级检察机关的控申窗口,记者见识了数字化信访所带来的巨大变革。“每一起案件接访我们都要通过‘苏检e访通’办理。这不仅提高了工作效率,更重要的是规范了行为、明晰了责任。”肖昌云说:“按照法律规定,检察机关对于民事、行政诉讼的监督是一次性的,不能重复受理。以前,没有这套系统,我们就必须给下级检察机关打电话询问,核查一个个案件档案,十分繁琐,而且容易不准确。现在就准确多了,显示了检察监督的严肃性。”

说话间,窗口来了一位50岁左右的上访者,他因为一起刑事案件曾被判过刑,多年来一直围绕这起案件打行政官司,手上光判决书就拿了好几份。简单问过情况,肖昌云拿着上访者的身份证一扫描,相关信息立刻呈现在屏幕上。“你看,检察机关已经对这些案件作出了处理决定。”肖昌云指着屏幕对记者说,在信息系统里,来访者的诉求、案由、什么时间去过哪些检察院、检察机关如何处理等信息一目了然。系统显示,这位上访者已经跑过20多次检察机关,最早一次还是在2011年3月份,检察机关都进行了答复。

在采访中,许多控申检察干警都对“苏检e访通”称赞有加,认为有了这套系统,在释法说理、阐明检察机关理由等方面都更有底气了。现在,依托“苏检e访通”,江苏省检察机关又构建了“江苏检察网上信访大厅”,群众在任何地方任何时间都可上网反映诉求,查询信访事项办理信息,有效降低了重复接访。2016年至今,江苏检察机关共接收信访13万余件次,其中重信重访同比下降56.17%。

责任编辑:刘宇同校对:郭浩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