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的那端

路的那端

摘要:慢慢地,我才明白,所谓父女一场,就是父亲看着女儿渐渐靠近自己,然后却渐渐赶不上女儿的脚步。

小时候跟爸爸散步,觉得爸爸真厉害呀,他永远都能走那么快,他在路的那端,我却在这端,他在那端笑着等着我的到达。

如今跟爸爸散步,爸爸依旧在路的那端,我在这端,只不过爸爸说要我等等他,或许是他走得慢了又或许是我走得快了。

慢慢地,我才明白,所谓父女一场,就是父亲看着女儿渐渐靠近自己,然后却渐渐赶不上女儿的脚步。

责任编辑:叶其英校对:李天翼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