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

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

摘要:中国已经处在由大向强的关键发展阶段,累积了巨大的发展能量,自身具备了可持续发展的态势,这已是任何外力都不能够阻挡的磅礴力量!

国庆佳节,普天同庆。国泰民安,居安思危。大党、大国策更让世人瞩目。当今,中美贸易摩擦多次升级,美国总统特朗普执意与中国死磕到底,以全面遏制中国的发展为目的。中国的国际大环境在出现深刻变化,中国的外部挑战增多,中国的改革开放面临新的严峻考验和挑战,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推进全面深化改革开放更需要“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这是信心,这是崇高的精神境界的根本要求,这比黄金还要珍贵的精神境界啊……

“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中震撼人心的一句歌词。这首著名的《义勇军进行曲》,表达了中华民族优秀儿女在20世纪三四十年代的抗日战争中的共同心声。一切不愿做亡国奴的炎黄子孙,唱着这支高昂的战歌,同疯狂入侵的日本侵略者进行了不屈不挠的殊死搏斗,最终夺取了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今天,我们阔步行进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的康庄大道上,“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仍然只有进行时,没有休止符。

发给

雄伟壮观的长城,横亘在我国北部河山,它是人类建筑史上罕见的古军事防御工程。修筑长城的目的是为了积极防御,它并非简单孤立的一线城墙,而是由点到线、由线到面地把长城沿线的城墙、关城、隘口、墩堡、营城、卫所、烽火台和军事重镇连接成一张严密的网,形成一个完整的防御体系。事实上,长城真正的作用并不完全是用来阻挡北方游牧民族,而是为了更快的预警敌人的到来,以让长城内的官民做好准备,为主力部队迎战赢得充足的时间。

长城是中国人祈求和平的象征,包含着中华民族要过安宁生活的强烈愿望。古人修筑长城的时候,长年战斗在千里无人烟、风沙飞满天的戈壁沙滩上和十分荒凉寒冷的塞北山区,用人力往高山顶上搬运砖石料,施工中的艰苦状况,可想而知。正如古诗所云:“嬴政驭四海,北筑万里城。民命半为土,白骨乱纵横。”孟姜女的传说就反映了百姓承担的苦难和内心的辛酸。修建长城有说不尽的艰辛,甚至许多人也因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但与惨烈残酷的战争相比,人们似乎更愿意选择前者。他们希望从中获得的最大补偿,就是一个安宁的生活。他们相信,长城能保护他们的家园,保护他们的家庭平安,保护他们的劳动果实。

历史证明:长城是和平的标志,长城的修建,与民众珍惜和平、反对战争的愿望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汉代一位佚名的诗人站在长城下,写道:“战城南,死郭北,野死不葬乌可食……水深激激,蒲苇冥冥;枭骑战斗死,驽马徘徊鸣。”一场激战后,尸横遍野,乌鸦啄食。骁勇的战马皆被打死,只有一匹劣马在芦苇丛中嘶呜。这首诗流传很广,它表达了人们对战争的憎恶之情。元代诗人萨都刺登临北京北郊的居庸关,写道:“居庸关,何峥嵘!上天胡不呼六丁,驱之海外消甲兵,男耕女织天下平,千古万古无战争。”他在长城旁,发出了世世代代无战争的祈愿。这是自古以来,人们爱好和平珍惜和平的绝佳呼喊。

20世纪初,英国的长城研究者、旅行家埃德加·盖洛在考察长城后说:“许多世纪以来,中国人一直在潜心研究和平的艺术,并从心里鄙视那些穷兵黩武的武夫。”在冷兵器时代,长城在军事防御上起到了不容置疑的作用,尤其是在防御北方民族所谓“马背上的进攻”方面,效果是显著的。同时,我们还应当看到,长城给予民族心理上的安全感和它的实际军事价值比起来有着同样的重要性:在我党革命战争年代,针对国民党反动派搞摩擦,毛泽东同志提出的号召“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这样的逻辑性确为中国共产党人为人处世的实际常形和革命斗争的重要战略与实际行动的策略。一个注重修建长城的民族,其内心积极防御性注定是很强大的。这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传统根本所在。

责任编辑:周艳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