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孀

遗孀

克里姆林宫,勃列日涅夫拿起通往伊拉克总统府的电话:“我是勃列日涅夫,我要和萨达特总统的遗孀讲话!”“遗孀?萨达特总统可一直都活着呀?”电话另一端传来惊讶的声音。老勃放下电话,冲身旁的克格勃头子大喊:“混蛋!为什么把原订的行动时间推迟了?” 

责任编辑:叶其英校对:潘攀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