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井茶

龙井茶

龙井茶是茶,但这里不是,是人,十里镇派出所的警察,姓龙。

第一次见到龙井茶是1999年9月。当时,我被下派到十里镇做党委书记。

十里镇七万多人,却只有两个正编警察。其余两个是联防队员。

“龙井茶,好茶呀!”听了老汪的介绍,我和龙井茶开了句玩笑。

他嘿嘿一笑,说:“我要真是龙井茶就好啦。”

龙井茶给我的第一印象是,个子不高,身子偏瘦,不善言笑,看起来一点儿也不威猛,似乎一辈子都不会有啥出息。

龙井茶的本职工作是内勤,但也要跑外勤。所里人手太少,没办法。

我对龙井茶刮目相看,是因不久后的一次抓捕行动。

一段时期,十里镇偷盗频发。贼不仅胆大妄为,大白天作案,还非常狡猾,叫人防不胜防。一农户养了三只羊,十天内被偷了两只。为了保住最后一只,晚上睡觉时,不得不把羊拴在手上。可到天亮一看,绳子的另一头却捆在桌子脚上,羊连影子都不见了。为维护群众利益,我安排派出所必须严厉打击。谁也没见过贼长什么样子,要查出来很棘手。所里把任务交给了龙井茶。也不知他用的什么办法,没几天就查实了。一天晚上,派出所前去抓捕。贼躲在门后拒不开门,扬言谁敢进去就杀了谁。老汪担心破门而入发生意外,说先把贼堵在屋里,慢慢想办法。龙井茶不听,把门拍得啪啪直响,吼道:“开门!再不开老子就开枪了。”老汪知道,他不过是吓唬吓唬贼。没想到龙井茶话音刚落枪就响了,门后立即传来哎哟哎哟的叫唤声。

那一枪不偏不倚,正打在贼的小腿上,无生命危险。事后,十里镇偷猪偷羊的事没了。龙井茶却因没事先朝天鸣枪警告挨了处分,并被取消了配枪的资格。大家觉得他太冤,我也是,可他只是嘿嘿一笑,说:“值!”

虽说都在十里镇工作,我和龙井茶却很少见面。派出所的工作,我只问老汪。

三年后,我调回文化局工作。因为不在一起工作了,自然很快就把龙井茶忘了。不料有一天,我在去县政府开会的路上,竟遇到了他。

他先招呼我,还是叫我书记。

“调城里了?”我问他。

“还在十里。”他说。

“当所长了吧?”我知道,老汪已经调进城里了。

“没有。”他嘿嘿一笑。

“因为那个处分?”

“不是。”

我还要赶会,应付性地安慰了他几句就走了。此后,就再也没见到过他。

去年春天,我和以前的派出所所长,现在的刑警大队队长老汪喝茶,无意间说到了龙井茶。

“他现在如何?”我问。

“死了。”老汪说。

“什么时候?”我很吃惊。

“上周。”

“什么病?”

“不是病。十里镇街上有一个吸毒人员。有一天,那家伙在家吸毒过量,产生了幻觉,觉得有人要杀他,就拿着菜刀冲到街上,见人就砍,一连砍伤了两人,吓得大家四下逃窜。当时派出所其他人都出去了。他正在所里整理户籍,听到惊叫声,急忙跑出去。那家伙还在挥舞着菜刀追赶人群。‘把刀放下!’他大喊了一声。那家伙闻声回过头来,红着眼盯住他,然后举着刀发疯一样朝他冲来。他下意识地做了个拔枪的动作,接着几个跨步冲上去,一个扫堂腿,将对方扫翻在地,然后迅速把刀夺了过来。当他把吸毒者铐在树上时,才发现自己手腕血流不止。群众慌忙送他去医院,才半路上,就没气了。”

“咋回事?”

“刀划到了动脉。”

“可惜啊!”我心里突然有些沉重。

“是啊!”老汪一声叹息。

“这事怎么处理的?”我问。

“局里已给他上报烈士。”老汪答。

“他牺牲时还是普通民警吗?”

“嗯。”

“你走时,没推荐他吗?”

“推荐了,他不愿意。”

“不愿意,也该把他调进城里呀!”

“他不想进城。”

“为啥?”

“买不起房子。”

“那么穷啊?”

“没办法,他老婆没工作,前几年得癌症,花了很多钱,还欠了债。”

“他儿子呢?”

“高中毕业没考上大学在外打工,这次县里决定给他解决工作。”

“应该的。”我也禁不住一声叹息。

如今,龙井茶已牺牲五年多了。每当端起茶杯,我都会想起他。喝过龙井茶的都知道,那茶汤色浅,味道淡,但回味悠长。令人欣慰的是,组织给他评了烈士。下葬那天,成千上万的老百姓自发来送他。儿子也子承父业,当上了警察,现在还在十里镇派出所上班。龙井茶若泉下有知,我想也会高兴的。

龙井茶究竟叫什么名字,我一直不很清楚。直到他牺牲后,县里组织向烈士学习,才知道他叫龙海军。

龙井茶是1987年从部队转业的,是陆军侦察兵。因为枪法出众,立过几次功。这是学习资料上说的。

若没有立功,龙井茶回来就当不上警察,只能回家务农。这,是我个人的看法。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杨雪校对:李天翼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