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

知音

大学毕业那天,申迟拉着慕兰的手,站在洒满阳光的黄浦江畔,相互许下一世不离的诺言。他们着魔般地喜欢生活了四年的大上海,并决定留下来打拼。很快,慕兰找到了一份颇为满意的工作,在一家外企上班,做了白领。而申迟,大学里学的是考古,属特殊专业,迟迟不能就业。

慕兰的手,挂在申迟的脖子上,娇柔地说:“咱不着急,工作慢慢找,一个大白领养活一尾小鲜肉,应该没什么问题的。”说完,咯咯地笑了。

这天下班后,慕兰从写字楼出来等公交车。听见有人呼叫她的名字,远远地对她挥舞着手中的帽子。是申迟,没错。她上气不接下气地跑过去,一脸疑惑地问:“什么情况?怎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申迟拍拍身边的蓝色电动三轮车,笑着说:“从今天起,我是快递小哥。当然,这辆车,也是娘子上下班的专用坐骑。请上车吧。”慕兰欣然坐上车:“哦,坐敞篷车了,蓝……兰博基尼。”

日子过得真快,转眼间两年过去了。申迟依旧风里来雨里去地送快递,曾经文质彬彬的书生,历练成了标准的“非洲移民”。其实,申迟的变化,不只是暴露在阳光下的肌肤,他还越来越心不在焉且常神秘消失。慕兰问他,他不语,只是一脸的憨笑,疑似藏着一些秘密。慕兰的心,像氢气球一样悬着,隐隐感到一种莫名的失落。

年终公司聚餐,慕兰的业务主管抱着一束鲜艳的玫瑰,径直来到慕兰面前,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慕兰,朗声说:“我爱你!”顿时,掌声一片,羡慕一片。这,也太突然了。慕兰的脸,比玫瑰更红。她稍稍迟疑了一下,接过玫瑰,撕开精美的包装,一枝一枝地塞在同事手中,笑着说:“尊敬的主管阁下,我已名花有主,我的准老公有公司开敞篷住别墅,您就别费心思了。”主管似乎铁了心,穷追不舍地说:“我的‘大奔’也不赖,只要他还没去掉‘准’字,我就不会放弃。”慕兰的心里,泛起朵朵涟漪。主管可是资深白领,帅男一枚,功成名就,眼光挑剔,一般的女孩,难入其法眼。

如闺蜜般的同事不淡定了,这慕兰,潜伏得真够深啊,居然藏着一个大佬级的男朋友。出于猎奇的心理,她们组织了一场聚会,约好五六个未婚女同事,晒一晒未来的老公。

尽管慕兰再三叮嘱,申迟还是穿着一身运动服来了。

慕兰的同事按捺不住,率先发问:“帅哥,今天是开敞篷车来的吗?啥牌子的?一会儿带我们姐妹去兜兜风?”申迟尴尬地放下筷子,抹了把嘴:“我开一辆蓝色……”话还没说完,慕兰夹起一筷子菜,塞进他的嘴里,接着申迟的话说:“是兰博基尼……兰博基尼。”“噢,好酷啊!”

“瞧瞧人家,多朴素!穿简单的休闲装,一点儿也不显山露水。古铜色的脸,多健康。听说国外有钱人,就是这谱儿。”两个女友嘀咕着,流出满眼的赞赏。申迟努力咽下口中的菜,讪讪地说:“不好意思,我刚刚从……”话说了一半,忽觉脚尖钻心地疼。慕兰尖尖的鞋跟,正在亲吻申迟的脚尖。她歪着脑袋甜腻地靠在申迟的肩膀上说:“申迟是从健身房直接赶过来的。他不光健身,还定期日光浴,是运动达人。”

申迟的脸,拉得好长,他推开慕兰,站起来说:“我就是一快递小哥,我开的是蓝色电动三轮车,刚刚送完快递赶过来的。我黑,是晒黑的,不是什么日光浴。”

慕兰笑得前仰后合:“傻瓜,要是我不这么说,那主管死乞白赖地缠着我,可能你就没有慕兰了。”

申迟一脸窘迫地站着,不知怎么回答才好。这时,慕兰的手机响了起来。

“田老,您好!我是小慕。”“恭喜你,姑娘。申迟的论文《从史前文明论人与环境的关系及对策》已在国际权威刊物上发表,引起了国内业界的高度重视,准备近日召开学术研讨会。为此,市文化局决定破格录用他,做人类古文化研究员。请将这个好消息告诉小申。”听到后来,慕兰按了免提键,田老的话,一字一句清晰地传进每个人的耳朵里。

原来,田老先生是慕兰在公司服务的一个高端客户,是享誉海内外的考古学家。慕兰在整理书桌时,意外看到申迟写的一篇论文,这才知道申迟还在痴迷着他的考古事业。她笑了。她明白了申迟的心不在焉与神秘消失。她更加坚定自己的爱情选择,所以没让申迟知道,就悄悄地把那篇论文交给了田老先生。不承想,田老先生如获至宝。经他推荐,这篇论文很快发表在了权威的国际刊物上。

这时,宴会的气氛达到了高潮,有人带头唱起了《知音》,其他姐妹纷纷应和。申迟的眼中,早已泪如泉涌。

本文关键词: 知音 爱情 微小说 轻松一刻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杨雪校对:李天翼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