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如此

原来如此

丈夫特别爱打麻将。有一次,他正和几个牌友打得兴起,不料,老婆突然闯了进来,指着他鼻子就骂:“你家务也不做,一天到晚就知道打麻将!”

丈夫吓得连忙站起来,唯唯诺诺地说:“老婆,我错了,这就回去做家务。”说罢,在牌友面前灰溜溜地走了。

老婆见丈夫走了,淡定地坐在丈夫的位子上,问:“谁坐庄了?”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杨雪校对:李天翼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