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锦

宋锦

“蜀桑万亩,吴蚕万机”,明代苏州郡城东北一带,居住的大多是织户,大户张机为业,雇工织造宋锦,用来增殖财富。宋锦开始于宋朝末年,主要产地在苏州,故又名“苏州宋锦”。苏州宋锦因色彩绚烂、图案精致、质地坚韧,有“锦绣之冠”的美誉。

苏州织户中,最有名气的是冷家。冷家原是小户人家,起始只有一张花楼织机,织锦卖钱,盈利置机,机多雇工,十几年后,已经有织机二十多台、雇工四五十人,俨然大织户。冷家织出的宋锦花色繁复、颜色明丽,尤其是重锦,花作退晕,金勾轮廓,是外观最华丽、工艺最精湛的一类丝绸。冷家织出的宋锦,在市场上往往供不应求,当时被人叫作“冷家锦”。

每个大织户都有花本,除了市场上通用的,还有自家秘不外传的。冷家设计的花本都出自冷清欢之手,冷清欢是冷家的独生女儿。“冷家锦”能出类拔萃,依赖于冷清欢的挑花结本。

锦工是流动的,男女都有。那年冷家招锦工,一个年轻的男子来面试,负责招工的冷清欢看那男子长相清俊,骨子里有种说不出的高雅气质,疑心地要他伸出双手来:“两手给我看看。”

男子温顺地把双手递到冷清欢眼前,手心向下,那双手修长白皙,保养得极好。冷清欢盯着男子长长的眼睫毛,秀眉向上挑出疑惑。男子不明所以地回看了一会儿冷清欢,终于回过神来,忙把手心向上翻过来,更近地托给冷清欢看。那双手的指节上有薄薄的细茧。冷清欢这才把好看的眉毛安置回原位:“看来是做过锦工的,名字?”

男子收回双手,微怔了一下,冷清欢又看向他。男子低声说:“宋四儿。”

于是,宋四儿就在冷家做了一名上花楼织机的锦工。一台花楼织机需要配备两个锦工,拉花工坐于花楼之上拽提扦线拉花,梭工坐在花楼机前投梭织造。因为工艺繁琐,一天只能织造出五六公分长的宋锦,真正的“寸锦寸金”。宋四儿在冷家做了锦工后,手脚勤快默言少语,干出的活儿无可挑剔,内行人一看就知道宋四儿是个一等锦工。冷清欢在检视织造工作时,有时会亲自上机操作,宋四儿是她最合宜的搭档。冷清欢高坐在花楼织机上牵花,根据花本提示用什么纬线穿过哪些经线。宋四儿仅听上面提扦声音,就知道怎么打纬,两人往往不用语言交流,但宋四儿有时也会看看冷清欢的眼神,好确认自己的操作有没有失误。每当宋四儿跟冷清欢四目交接时,冷清欢就会有瞬间的恍神。等宋四儿低头投梭时,冷清欢会不由自主地偷看看宋四儿那落落寡合却又不无默契的模样。

朝廷为弥补国库和皇室储备空虚,钞关遍设大江南北,派出宦官四出横征暴敛商业税。苏州织户纳税尤重,不仅有“机头税”,所织纱缎,完税后还必须由税官加盖官印方准发卖。一时间百物腾贵,织户相率改业,可改业更加无以生存。

苏州织造局突然发布公告,说城内织户有能织出“凤穿牡丹”的,可免去“机头税”。冷家织坊正为重税面临倒闭,已经遣散了大部分锦工,只留下了宋四儿几个好锦工。听到这个公告,冷清欢仿佛看到了织坊能活下去的生机,她在绷子上挑花结本,起绞、挑扦、换结……日夜忙碌,甚至忘记了吃饭和睡觉。

几天后,冷清欢高兴地把宋四儿叫到绷子前看她苦心孤诣做出的花本:“虽然‘凤穿牡丹’只是听闻,你看这个是不是像那么回事了?”

宋四儿仔细看了摇摇头:“你这‘凤穿牡丹’远不是织造局要的。”

冷清欢反问:“你这么肯定,依据是什么?”

宋四儿迟疑一下说:“我见过原样。”

冷清欢一激灵:“在哪儿?”

宋四儿只说了一句:“不记得了。”再不回答冷清欢的追问。

整个苏州城的织户,没有一家能送上让织造局满意的“凤穿牡丹”花本。织造太监看过冷清欢的花本,丢在地上说:“拿这个应付我吗?‘凤穿牡丹’是当今皇上点名要的,冷家要是织造不出来,整个苏州城就没有人能织造出来了,限你十天,挑花结本出‘凤穿牡丹’。”

冷清欢绞尽脑汁,就是对“凤穿牡丹”的织法不得要领。第三天,宋四儿走到绷子前跟冷清欢说:“我来吧。”

冷清欢先是一脸惊奇:“你?”很快喜出望外:“对,你是见过‘凤穿牡丹’原样的!”

第十天,宋四儿把做好的花本给冷清欢。冷清欢睁大了眼睛,花本精美绝伦,上面的牡丹饱满明艳,洋溢着雍容华贵;绕牡丹飞舞的凤鸟,仪态轻盈羽分五彩。

冷清欢又惊又喜:“原样如此?”

宋四儿说:“原样如此。”

冷清欢:“富贵祥瑞之极!”

宋四儿黯然说:“让它流传于世吧。”

冷清欢从织造局献“凤穿牡丹”花本回来后,喜气洋洋地要把好消息告诉宋四儿,却见宋四儿穿着一身洁净的素衣,提着钱袋子在专门等她回来。宋四儿说:“我的工钱都在这儿,足够给我置下一副棺材。”

冷清欢惊诧:“这话怎么讲?”

宋四儿神色平静:“我原名卢凌,卢家三世为南京织造监督,挑花结本是我家必修功课,天下花本多收罗在我家,其中的‘凤穿牡丹’为失传的技艺,我也只是织造了一匹进贡皇上,全家就遭阉人魏忠贤陷害,我隐姓埋名逃到你这儿做了个锦工。魏忠贤要斩草除根,用‘凤穿牡丹’诱我现身。”

冷清欢听得震惊又焦急:“那你为什么还要暴露自己?赶快逃走吧。”

宋四儿惨然笑说:“我要是逃走,不知道多少人要死于非命,恐怕第一个就是你。我要这‘凤穿牡丹’的技艺流传后世,不能由我而灭。”

宋四儿的话刚说完,一队官兵就冲进了冷家。宋四儿死后,冷清欢把“凤穿牡丹”的技艺发挥到了极致。她终身未嫁。

责任编辑:杨雪校对:李天翼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