挨打

挨打

生子有才可经商,不羡七品空堂皇。

老街子弟,不喜读书,但凡子弟年满十五,其父兄便托人,希望能入商号当学徒。干得好了,学徒变伙计,进而身股入柜,双亲得慰。老街首富海爷,早年失怙,未满十五,他的娘亲便求人让他来到当时老街最有名的商号隆昌德里当学徒,渴望有一天,他能进入隆昌德当伙计。

作为学徒,海爷每日黎明即起,除了干好自个儿的活之外,还要侍奉一个姓邱的掌柜。为此,海爷终日不离“五壶四把”。这“五壶”,便是茶壶、酒壶、烟壶、喷壶和夜壶。所谓“四把”,便是笤帚、掸子、毛巾和抹布。海爷是账房里的学徒,除此之外,还得熟记算盘口诀,有客实践,无客默念,年底还要考试。当然,不待年底,只要掌柜哪天瞧你不顺眼了,一句滚蛋,你就得卷铺盖回家,没得商量。

这天晚上,邱掌柜在外喝酒,早已是关门打烊的时辰,邱掌柜还没回来。海爷将门板上了,只留手掌宽的一道,吹进来的寒风,经过耳边似阵阵狼嚎,打在脸上像把把尖刀。海爷不停地搓手、跺脚,一边哆哆嗦嗦地背着口诀,一边竖着耳朵听着外面的动静。

不知过了多久,外面隐约传来一阵丁零当啷的马铃声,邱掌柜的轿子车来了!海爷立刻卸下几块门板,挑亮了灯,快步走下台阶,迎了过去。

车里头,邱掌柜在哭,邱掌柜一喝醉就会哭,海爷习惯了。这回,邱掌柜哭得更是没心没肺,驴叫似的。海爷忍住了笑,踩着上马凳,上去要扶邱掌柜一把。邱掌柜胖胖的身躯立刻像堵墙似的顺势塌在了海爷的身上。正当海爷扶邱掌柜下车时,邱掌柜哇的一口,吐了,乱七八糟的东西,腥腥臭臭的,一股脑儿全喷在了海爷的头上。海爷一恶心,手一松,邱掌柜扑通一声摔在了地上。大伙儿当时脚底一震,像是站在了鼓面上。

周围的人都吓傻了,立刻七手八脚地去扶邱掌柜。邱掌柜躺在地上要骂,不料又吐了,那声音,听不清是在骂人还是在呕吐,鬼叫似的。

正在这时,邱掌柜的老车夫赵大,外号赵哑巴,平时不爱讲话的人,忽然蹿上去,将正吓得发呆的一头污秽的海爷,一脚踢倒在地。然后用手里的马鞭子,对着海爷就是一顿乱抽,噼啪的鞭子声像在放炮仗。边抽,还边骂海爷是不长眼的狗东西。一旁有人觉得抽得太狠,看不下去了,上去夺赵大的鞭子,可越夺,赵大越来劲,也抽得越猛、骂得越凶……

多年后,当海爷学有所成,离开了隆昌德,有了自个儿的商号,生意顺风顺水的时候,海爷突然想起了当年打他的赵大,海爷派人四处打听赵大的住处,大伙清楚,海爷是想报复赵大。这时的赵大,已经鸡皮鹤发,老态龙钟,带着一个小孙子,在村庄里种地。赵大得知海爷在找他,笑了笑说,让他来吧,我这把老骨头虽然不行了,一顿鞭子还是撑得住的。

海爷去了,没带鞭子,却带去一整车的重礼。赵大倒不大热情,屋子门口厚厚的鸡屎都没扫一下。回来时,海爷想把赵大的孙子带到自己的商号里当学徒,这可是别人烧香拜佛都难求的大喜事,赵大竟然没答应!海爷走时,赵大也只让孙子送海爷到村口。村里人一下炸了锅,纷纷骂赵大不识抬举,回头便夸海爷仁义、心宽、以德报怨。

管家把这些好话说给海爷听,海爷说,啥个以德报怨?赵大本来就是我的大恩人!

海爷说,当晚,邱掌柜摔成那样,即便当时不发酒疯撵我,第二天醒来,听人添油加醋的,也会寻我个不是,让我卷铺盖滚蛋。当时,大伙都等着看笑话了,谁会给我这个学徒求情?赵大这顿鞭子,解了邱掌柜的气,等他醒了酒,也不好再罚我啥了,而那些等着告我刁状的人,自然也就没啥可说的。多亏了赵大,不然,邱掌柜要是把我赶回家,家里人不饿死也丢人死了。

管家问海爷,那您当时就知道赵大是在帮您,而不是给那邱掌柜当狗腿子?

海爷笑笑,说,我们这些个学徒,最重要的就是手和脸,脸是用来迎客的,手是用来算账的,赵大的鞭子,一不打脸,二不打手,那些鞭子,听起来很响,其实很多都落在了地上。那年月,大伙都顾着自己,有谁还像他那样,心疼我们这些穷人家的学徒?

未等说完,海爷的眼圈都红了。

不过,这事,在赵大的嘴里,却是另外一股味儿。几回,村头大树底下的爷儿们叫赵大讲他当年鞭打海爷的事儿,赵大都不搭理。问急了,赵大脸一黑,说,那晚,我也喝多了,发了酒疯打了人,也是第二天才知道。

说完,赵大拿烟袋锅子敲了敲鞋底,背着手,头也不回地走了。

本文关键词: 挨打 学徒 微小说 轻松一刻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杨雪校对:李天翼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