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爱吃油炸豆

我们爱吃油炸豆

20世纪80年代初,人们的日子大多过得清苦。刘老歪做梦都想像电影里的地主老财们一样吃顿大鱼大肉,再抿上二两小酒,那会是个啥滋味儿呢?

这一日,刘老歪从北安出差回来,背了一包黄豆,这可是不容易淘弄到的好东西啊!他做贼似的悄悄溜回家,但还是被站在院子外边撒尿的白文化瞧见了。

“大歪叔,咋还鬼鬼祟祟的呢?偷啥东西了?”白文化龇着两颗大板牙,单薄的身子一抖一抖的。

刘老歪黑虎着脸:“歪叔也是你叫的?没大没小的!”

白文化嘻嘻一笑,调皮地伸了一下舌头。

刘老歪突然生出一种不祥的预感,自己千小心万提防的,怎么还是让这小子给盯上了?甭瞧他才十四五岁,可人小鬼大,眼珠一转一个主意。白文化还跟着他姨父王三炮练过两年武术,是萨尔图出了名的小哪吒,天不管地不收的惹事精。

刘老歪不想多事,于是扮出一副无关紧要的模样,缓了口气:“家里的火炕塌架了,我弄点儿土。”

“哦。”白文化没再问,系好裤子,晃晃荡荡地走开了。

刘老歪长舒了一口气,心说,想打老子的主意,你小子还嫩了点儿!

晚上,刘老歪让老婆炒了一小盘油炸豆,捏着小瓷杯,喝得甭提有多舒坦。

“这才是人过的日子嘛!”刘老歪拉过老婆,狠狠地嘬了一口。

老婆身子一扭,碰翻了盘子,黄灿灿的油炸豆滚落一地。刘老歪顿时失了情致,脸红脖子粗地吼骂起来:“你个败家娘儿们,过不习惯幸福生活咋的?”

老婆嘴一撇:“瞧你那熊样儿,吃两把黄豆,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刘老歪不再理会女人。本来嘛,老爷们儿只管当好搂钱的耙子,讲那么多狗屁道理有个毛用啊!

刘老歪幸福了一夜,没想到,第二天还真就出事了。

老婆慌里慌张地从外面跑回家,把他从被窝里拉出来。

“我刚出差回来,今天领导特批在家休息,知道不?”刘老歪气得暴跳。

“阎王爷都上门了,咋还有心思闷觉呢?你老实说,家里那包黄豆是怎么来的?现在都传开了,昨天食堂过秤,说黄豆斤数对不上!”

刘老歪理直气壮地吼:“胡说,这与我有屁关系?那包豆子是我用一套新工服跟老百姓换的!”

“甭跟我嘴硬,王队长马上要来咱们家检查,若发现了豆子,你裤裆里抹黄泥,说得清吗?”

刘老歪一听,汗珠子唰的一下从额头拱了出来。是啊,自己咋没想到这一层呢?现在说啥都没用,得先把那包黄豆处理妥当才是正事。

刘老歪急忙披上衣服,从炕梢儿的衣柜里拎出那包黄豆,仿佛捧着一个点燃引信的炸药包一样。家就这么个巴掌大,哪有藏东西的地方呢?

正无计可施呢,他一眼瞧见白文化身子一抖一抖地站在院墙外。

“文化,过来!”刘老歪喊得嗓子直冒烟儿。

白文化一脸迷糊:“大歪叔,啥事?”

刘老歪将黄豆包轻轻地塞进白文化怀里:“没啥事,我家昨晚上闹耗子,你帮叔保管几天。”

“这么点儿小事,好办!赶明儿我给你逮只猫来。”

“少扯没用的,听叔的。”刘老歪又不免有些担心地叮嘱道,“这豆子让老鼠嗑过,吃了可要拉肚子,等叔收拾完耗子,给你做豆腐吃。”

白文化郑重地点头,小心翼翼地抱着黄豆回家了。

不一会儿,队长王三炮真的来了。

“老歪呀,听说你发疟疾了,我来瞅瞅,用不用找车送你上医院?”

“谢谢队长,昨晚是有点儿不太舒服。现在,不碍事了。”刘老歪敷衍着。

“那就好。中午我让食堂给你磨碗豆浆,这几天跑车,你也够辛苦的。”

“队长,听说食堂的黄豆出了点儿问题?”

“啥问题?”

“比如遭个耗子啥的,你知道,这年头,人吃黄豆还费劲儿呢……”

“你先把自己管好吧。”

“队长,这话里有话呀,你怀疑我偷公家的黄豆吧?”

“啥?”王三炮蹙起了眉头。

刘老歪的老婆也上来帮腔:“王队不就是来我家查黄豆吗?老歪他胆儿再壮,也不敢拿公家的东西不是?”

“谁说我来查黄豆的?”

“谁?你那宝贝外甥亲口告诉我的。”

“文化?可是他告诉我你得了疟疾……”

“天哪,我的黄豆这回可真要喂耗子了!”刘老歪干号一声,连鞋都来不及穿,就冲出了家门。

本文关键词: 黄豆 微小说 轻松一刻 油炸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杨雪校对:李天翼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