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报告> 文稿> 经济> 正文

余爱水:财政聚力 服务强国战略

 余爱水

解放军少将、博导  余爱水

(本文为2019年3月14日在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研究生院专题学术报告)

 大家下午好!

很高兴再次来到财科院,这也是我的母校,今天来与老师和同学们、朋友们一起交流财政问题。财政与国家治理,是我们财政学界,包括各级政府、全社会应当要关注、熟悉和研究的问题,特别是财政学界、各级政府的各级领导和工作人员对财政国家治理问题要长时间、深度关注和研究,围绕着这一基本问题,也是非常重要问题有一系列的重要课题需要我们去研究和回答。今天,我与大家交流的问题是“财政聚力 服务强国战略”,这个问题涉及财政的基本问题、绩效问题、结构问题、目标问题,也涉及财政创新问题,这是一个带有综合性、立体性和穿透性的问题,我希望读财政的同学要特别关注、研究这个问题。2014年我提出“财政战略和战略财政”,而今天我要与大家探讨的是“财政强国和强国财政”,也许大家对这个概念不太熟悉,但这个问题到了要提出来的时候,需要我们去研究。

“财政强国”和“强国财政”是两个重大问题,我们过去强调比较多的是“科教兴国”和“科技强国”,但是很少有人思考、关注、研究,甚至没有人提出“财政强国”和“强国财政”。财政是个国际性、历史性问题,人类社会在进入文明以后就逐步有了财政,各个国家不论大小都有财政。但中国当下的财政与世界所有国家都有相当大的不同,与我们的过去也有相当大的不同,为什么?因为我们是有着5000多年文明历史的国家,我们总人口接近14亿,特别是在世界上200多个国家中仅有五个社会主义国家,这五个国家只有中国在财政治理上是比较完善、领先的国家,不仅为社会主义国家树立了信心、树立了范本,而且也为当今世界的发展创造了中国模式,我们也在不断地提出为世界提供经济社会发展的中国方案和中国智慧。我们开辟的中国道路、制度,当前都在受到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和研究。

新中国成立70年来,经历了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强起来是新时代最主要、最核心的标志。新时代的内涵极为丰富,其中最核心的表示是“强”。强起来,说明我们已经迈入强的门槛,正在强的路上,还没有完全强大起来,是进行时而不是完成时。与新时代强起来、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目标相对应的、相吻合有许多方面,财政是其中之一。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指导下,把我们国家建设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现代化强国,这是我们建设一个强大国家的集中表述。我们如何适应这样的要求来构建今天的财政——既是财政支持国家的强大,又展现出一个强大国家的财政?强国财政和弱国财政是不一样,强国财政和大国财政、小国财政是不一样的,这是一个时代的要求和标志。财政学界的学生和老师、各级政府工作人员都需要非常好地研究和回答这个问题。

财政是一个充满魅力、充满神奇、充满活力、充满希望的一个领域,财政有着无数的奥秘。财政不仅仅是生产力、意志力、向心力和创造力,财政也是力量最集中的象征和表现。对财政,我们无论如何去赞美它、歌颂它,无论如何正面看待财政,都是不过分的。因为财政关系到国家的兴亡、兴衰,没有财政或财政使用得不好,财政的绩效不好、结构不好、质量不行、出现重大偏差就会使一个国家走向落后、甚至走向灭亡。财政好了,一个国家就会兴旺发达,走向强盛。一个国家经济的发展、创新的发展、国家的成熟,不断由落后行列走向先进行列,由中等走向发达、走向最强,其中财政的作用是极大的。财政是一个国家智慧最集中的表现。我们现在对财政的表述总体是可以的,但是这些年我一直在讲,我们对财政的认知、表述、表达是不够的。“财政作为国家治理的基础和重要支撑”的表述在总体可以,但是远远不够,需要拓展、需要创新、需要提升。“财政是国家治理的基础”,这句话不那么准确,因为国家的治理不仅仅是财政,财政不是基础的全部,还有思想基础、组织基础、技术基础、制度基础,等等。我们在“基础”前面加两个字就比较准确和饱满,叫“重要基础”。财政是国家治理的重要基础。它不是唯一基础、不是全部基础,是重要支撑是对的,但是我们要讲,财政关系到国家的兴旺和命运,财政是国家的命根子。

在财政的问题上,我们有非常深刻的教训,教训深刻得不能再深刻了,我们有着极其丰富的经验。我们在过去的1000-2000年中,中华民族屹立于世界社会的最前面,是强大的国家。到了清朝末期,以1840年为界限,我们被外敌侵略,经历了一百年的屈辱,由一个世界上最强的国家不断地沦落为半封建半殖民地国家,国力不断衰退,最低点就是在上世纪30年代抗日战争前夕到新中国成立前夕,经历了100年的屈辱,世界上几乎所有的列强都侵略过中国。1842年被迫与外国人签订了不平等条约开始,腐败无能的清政府一共签订了1182个不平等条约,把我们国家的国力掏空。为什么会这样?原因很多,一个极为重要的原因就是清末财政运用出现了极为严重的问题。一方面是腐败,和珅大家都熟悉,他贪占的钱财主要是财政的钱,相当于清政府当时15年财政的总和,他把国家的钱都变成了他个人的钱。第二方面是财政的支出方式和目标出现了大问题,其实也是另一种腐败,把军事的钱用来做别的项目,包括建颐和园,从而由于财力不足,我们输掉了1840年鸦片战争和1894年中日甲午海战。甲午战争,从极为深刻角度的洞察,我们不是输给了日本人,而是输给了英国人,因为中日甲午战争是鸦片战争的继续,没有1840年的鸦片战争及之后的失败把我们国力的掏空,我们就不会输掉1894年甲午战争,甚至可以很清楚、很自信地判断就不会有甲午战争,这是我对中国近代历史研究的一个重要判断,在国内是第一个提出这样的问题,这就是财政的使用不够。这就是财政结构问题、绩效问题,导致国力不断衰败,经历了百年惨痛历史和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一直到上世纪30年代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日本大规模侵华,企图全面占领中国,将中国作为他们的殖民地。虽然二战我们取得了毫无争议的胜利,但是为了这场战争的胜利,我们付出的代价太大,死伤3500万人,其中死亡有2300万。这就是对财政的理解、认识和把握不够,带来的一个国家的厄运。

新中国建立的时候,我们的国力一穷二白,人均GDP只有44元人民币,相当10多美元。当时,80%的人口是文盲,百废待兴,什么都没有,搞工业手里是没有钱的。我们的工业发展主要是三大来源:第一是没收外国人在中国的资产;第二是与民族资本家合作,对民族资本进行改造,为社会主义国家服务和使用;第三是公务员(当时叫干部)低工资,特别是通过农产品的剪刀差(买进了价格较低,卖出去价格相对较高,差价作为财政)发展工业。第一个五年计划就是这样搞起来的,当时还有苏联支持的156个项目,为新中国工业提供了最有力的帮助。尽管在新中国成立初期中苏关系出现了重大变化,关系不是很好,直到后来与苏联关系破裂,苏联援助专家撤走,乃至发生了珍宝岛战争,但是这只是中俄关系的一部分,不是主要部分,大部分中苏关系(中俄关系是很好的),特别是今天中俄关系在全世界所有国际关系中是最好的关系之一。最好的关系有两个,一个是“巴铁”,这次王毅部长在两会记者会讲与巴基斯坦是“铁哥们”;第二个就是中俄关系,是非常牢靠、非常贴近的。没有俄罗斯(苏联)的支持,没有他们为我们提供大量的科学技术,包括设备的支持,我们的工业化、现代化根本就到不了今天的发展水平,甚至我们国政权的巩固、人民生活的改善、经济的发展都会遇到非常严重的问题。我们要清楚地知道,尤其是我们的工业现代化,我军机械化、信息化等高科技80%以上来自于苏联和俄罗斯的支持。在国际上,除了当年的苏联和后来的俄罗斯,没有第二个国家是这样的。我们和美国的关系就做不到这样。国内一些学者就中俄关系中出现的一些问题提出一些奇谈怪论是极其愚蠢的,都是对中俄关系的观察非常表层、非常肤浅、非常简单认识。我们在未来相当长的时间里,中俄关系一定不能发生问题,一旦发生问题我们就要检讨自己。我们能不能保证不发生问题呢?我们是能保证的,因为在中俄关系中,我们占绝对主导地位,今年我国的经济总量是俄罗斯的五倍多,科学技术发展在某些方面比俄罗斯强,今后会更强,特别是我们两个国家靠在一起。我研究的结果,在我们周边的国家大部分都应该成为我们的朋友,绝不能成为我们的敌人。周边与我们有陆地接壤的国家,我相信这样一个定位、判断是能够做到的,而且主动权基本上在我们手里,包括与菲律宾、马来西亚、印度等中亚和西亚的国家,朝鲜、韩国、俄罗斯都应当也必须成为我们友好的国家。我们不结盟,但是我们结伴,因为这些国家都是我们的“外围国”,都是我们的“护城河”。我们与这些国家有领土和领海的争端,但这些争端好解决,这是我们兄弟之间的事情。尽管我们讲领土问题寸土不让,但是这个不让是建立在战略考量之内的,并不是以分分秒秒、以天、以月、以年为单位计算的,我们是用一个较长的历史时间段来计算。所以,我们对周边国家的关系一定要处理得好,这是我们中华民族建设伟大社会主义强国必须具备的认识,没有这个我们的目标就很难实现。所以,我们与俄罗斯的关系一定要好上加好,实际上只有中俄关系处理得非常好,世界上就不会出大乱子,就不会出现特别的极端的问题。包括中美贸易摩擦,只有中俄关系特别好,中美贸易谈判才好谈,才对我们比较有利,这是一个很有深度的问题。我们学财政的人应当关注这些,学财政的人要具备很多意识,其中有两个是必须备的,一个叫政治意识,一个叫战略意识。财政学界应该更多的出政治家、战略家,如果没有很强的政治意识和战略意识就很难学好财政。财政从一定意义上讲,他就是政治学和战略学。财政不是术,财政是道;财政是大东西,不是小东西。我们有很多研究财政课题的人,研究的都是一些很细的问题,这是必要的,这也需要,再大的问题也要落地。但是细小的问题、专业技术性的问题最终也要服务于宏观、服务于大目标、服务于大的方向、服务于大的原则。所以,财政始终要怀有比较强的政治意识和战略概念去进行研究,这样才能真正把握财政的本质内涵

责任编辑:张凌洁校对:张一博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