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线

三八线

那是一所简易的乡村小学。

在那所小学五年级的教室里,一个扎着羊角辫的女孩,拿着一把削铅笔的小刀,在课桌中间来来回回地划着。

课桌有些硬,女孩划得很吃力,没多一会儿,鼻尖上就闪着几颗晶亮的汗珠儿,汗珠儿快要滚落的时候,课桌中间终于多出了一道小沟。女孩指着那道小沟,对身边一个黑瘦的男孩说:“哎,你看好了,这叫‘三八线,你要是突破了,别怪我不客气。”

女孩说得煞有介事,男孩只侧过头来,轻描淡写地看了一眼,连话也没回一句。

男孩不喜欢说话,上课总是端端正正地坐着。眼看着一个学期就要结束了,他还没有越过那条线一次呢。

女孩有些急了。

一天下午,上到第四节课时,男孩大概有些倦了,张开两条细长的胳膊,趴在课桌上。小学生的课桌不长,他这一趴,一条胳膊就越过了“三八线”。

看着男孩伸过来的胳膊,女孩心里的花,竞相开放着,最后,并成了一朵,开在她的脸上。

脸上开着花的女孩,慌慌地拿起铅笔,像个初次扎针的护士,对着那条黑瘦的胳膊,颤颤地扎了一下。

“咝——”男孩缩回胳膊,朝女孩这边看一眼,仍没有说话。

女孩心里一凉,开在脸上的花,突然就僵了。

“木头!”女孩恨恨地看着那条黑瘦的胳膊,真想一把扯過来,狠狠地咬上一口,咬出血来。

毕竟是在课堂上,女孩不敢太放肆,只有把那口气憋着。这对女孩来说,真的太难了,小脸儿都快憋出血来了。就在女孩快要憋不住的时候,那条黑瘦的胳膊,又善解人意地伸了过来。这次,女孩没有犹豫,拿起铅笔,猛地扎了下去。

男孩像触了电一般,身子一抖,差点从座位上弹起来。

男孩轻抚着痛处,轻声问女孩:“你怎么老扎我?”女孩指了指那道小沟:“你怎么老过‘三八线?”男孩看了看那道小沟,微微地点了点头,像是说她扎得有理。

战争需要双方较劲,男孩不接火,一个人再闹就没有意思了。女孩只好把精力又转到了课堂上。

老师正在讲《农夫和蛇》。老师讲得很精彩,女孩的思绪,很快就跟着老师的讲解,蛇一样游弋在那则寓言故事里。

女孩越听越气愤,那条蛇也太不像话了嘛,怎么能咬好心救它的农夫呢?女孩这样想着,一阵疼痛感,从胳膊上钻进了她的心里。

女孩惊叫着从座位上弹起来,拼命地甩着那条疼痛的胳膊,像是要甩掉咬住她的蛇。

女孩的惊叫声,招来了大家的目光,老师转过身来,问:“你们搞么子鬼?”

女孩指了指身边那个黑瘦的男孩说:“他用铅笔扎我。”

男孩分辩说:“她先扎我。”

女孩说:“你过了‘三八线。”

男孩说:“你也过了‘三八线。”

老师很快就明白了。

老师说:“放了学你俩都留下来,抄课文。”

留下来抄课文,是老师惩罚调皮学生惯用的招数。

男孩抄得快,他抄完了,女孩才抄了一大半。男孩把抄完的课文交给老师,说:“老师,我可以回家了吗?”

女孩一听就急了,忙说:“老师,他不能回家。”

老师惊奇地问女孩:“他课文抄完了,怎么不能回家?”

女孩说:“天都黑了,他回家了,我一个人害怕。”

老师看了一眼窗外渐浓的暮色,转身对男孩说:“你等一下,跟她一起回家。”

男孩走在前面,步子迈得很快,女孩跟不上,就在后面喊:“喂,鬼赶你呀,走得那么快?”男孩说:“还真的有个鬼在赶我呢,一个赖皮的女鬼。”

男孩的步子,明显地慢了,女孩紧跑几步,赶上了男孩,乘机挽住了男孩的一条胳膊。

“你拉我的胳膊干嘛?”男孩吃惊地看着女孩,并用力想把胳膊挣出来。

女孩紧紧地拉着男孩的胳膊,摇晃着身子,羞怯地说:“人家怕嘛。”

男孩看了一眼女孩,没有说话,但胳膊也没再往外挣了。

本文关键词: 三八线 同桌 课堂 爱情 微小说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杨雪校对:李天翼最后修改:
0

精选专题

全面学习宣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

精选文章

精选视频

精选图片

微信公众平台:搜索“宣讲家”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
宣讲家微信公众平台
您也可以通过点击图标来访问官方微博或下载手机客户端:
微博
微博
客户端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