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大婶买药

王大婶买药

王大婶大字不识一个,记忆力又不太好,听力也有问题,别人告诉她什么话,没有弄明白,也不问,代传什么话,或是她没有买过的东西,从她的嘴里说出来就变味了。如果你不会翻译,就弄不清她讲的什么意思,必须认真地盘问清楚。

这天上午,王大婶进了县城,走进生资门市部,就问:“你们这里有没有假爱您的农药卖?”

对方笑着问道:“大婶,您刚才说买什么药?”

“就是假爱您,说起来怪不好意思的,什么真爱、假爱的,起这么难听的名字,就是杀虫特别厉害的农药,假爱您的农药。”

对方一听,笑着说:“是您弄错了,不是叫假爱您,是叫甲胺磷。”

王大婶买好了农药,接着又问对方:“老板,你们这儿的奈何死多少钱一袋?”

“大神,您刚才问什么?”

“我刚才问的是奈何死多少钱一袋,就是用了这种药地里不长草。”

“大婶,您说错了,应该是禾耐斯,不是奈何死。”

王大婶返回时,走进乡卫生所,来到买药的窗口前,问道:“医生,有大白黑的药卖吗?”

医生一听,问道:“大婶买什么药?”

“治咳嗽的药,叫大白黑。”

医生笑道:“不是大白黑,是白加黑。”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叶其英校对:潘攀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