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礼

随礼

星期天一大早,我嬉皮笑脸地倚在洗手间门口:亲爱的,忙完,给我拿五百块钱。老婆刷着牙含糊不清地说:要钱干什么,零花钱呢?我清了清嗓子:那个什么,李四不是买了套新房子吗,今天他请我们过去喝酒祝贺,我总不能太寒酸吧?剩的零花钱也不够啊!我的话还没有说完,老婆就转过湿漉漉的脸指着我:没有,你爱去不去!一年没过你都去他家几次了?今天开业,明天买车……老婆唠叨个没完,我也只好作罢。

吃过早饭,老婆领着儿子去逛街,我一个人在家走来走去,思考去李四家的问题。一转眼,我看到了出差花三百多块钱买回的塑制玉白菜。

中午,到了李四家,我把玉白菜放在桌子上:小礼物,别嫌孬!李四笑哈哈地说:看您客气的,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请兄弟们聚聚,喝两杯。紧接着,朋友们一一都掏出了四张六张的大钞票,瞬间,我的脸火辣辣地热。

酒席间,朋友们都有说有笑。我闷闷不乐,没有喝几杯,便有了醉意。

李四端着酒杯挨个敬酒,轮到我时,李四的脸一下子沉了下来:您太不够意思了!我东倒西歪地站起来:兄弟,怎么了?李四突然又笑了:咱们什么关系?你能来我就高兴,你还给我搞个特殊!我语无伦次:特殊!?李四跟我一碰杯:你把一千块钱塞进玉白菜,这不是特殊嘛!

随礼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叶其英校对:潘攀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