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命假装不努力的“学婊”是怎么想的?

拼命假装不努力的“学婊”是怎么想的?

期末考试又到了,总有这么一群人,天天说“又是没有复习的一天”“又浪了一天好慌啊”,不学习的氛围让你也放松了紧绷的神经:大家都不复习,整体都考不好也就相当于整体都还不错嘛。

结果考完试后,你确实没考好,但这些嚷嚷“没学习”的人们呢?一个个都拿到了高分。这样的情况发生了一次、两次,单元测试、期中考、期末考……而直到后来你才发现,真的没复习的只有你,而那些“虚张声势”的人,都是一边装贪玩,一边在背地里偷偷努力拼命学习的。

天呐,何必呢?只是因为彼此是竞争对手,就要用这种方式让别人放松警惕吗?这些“拼命假装不努力”人,到底是怎么想的呢?

“不敢说我努力,是因为我怕被看出无能”| 自我价值理论

其实拼命假装不努力的人,内心也是紧张和害怕的。

如果考试没考好,会有哪些原因?

运气不好?不够努力?自己太笨?

真实的原因有很多,而拼命假装不努力的人们最怕的是最后一个。

从我们小时候,老师就会说“这个孩子脑袋瓜儿挺灵光的,就是不努力”,来为一个孩子欠佳的成绩找理由;而在我们长大之后,自己也会逐渐意识到,承认“自己笨”这件事太残忍了,这威胁到了我们自己存在的价值——拥有在竞争中取得成功的能力。无论是在学校还是在社会的眼光下,“能力”都是我们的核心价值,这个“能力”其实包罗万象,研究者的定义也各不相同,但在生活中说起它时,我们总会认为,这是一种与生俱来的、近乎个人本质的东西,而“笨”,就是对它的否定。

我们会竭尽所能维护自己“有能力”的形象——无论自己是否真的有能力。一个每天熬夜才能考到90分的人,和一个整天吃喝玩乐最后轻松考90分的人,谁会被认为是“更有能力”的呢?

大部分人都会觉得是后者,甚至老师也会如此。老师们虽然赞扬努力、会帮成绩不够好的学生找到“不努力”作为借口,但当一个学生非常努力仍然不够成功时,即便老师不惩罚他,也会在心里“看不起”他:“笨鸟先飞,如果不是笨,他为啥会这么努力”?

所以,为了捏造一个“有能力”的形象,有些人就会一边拼命努力,一边又拼命假装不努力了。这样,成功时,他们的成绩就更有价值,让人觉得“他有能力到不复习也能考好”;即便失败了,也能用“没复习”这样的借口打掩护,免得被别人觉得无能。

如果把对成功的向往画成横轴,把对失败的回避画成纵轴,那么在这种想法的驱动下,他们就是右上角的矛盾体:一方面渴求成功,一方面惧怕失败,对任务又爱又恨——这种人在科温顿的自我价值理论中被称为是“高驱高避型”的人,俗称“过度努力者”。

有的人都会拼命假装不努力。在坐标轴中,还存在着另外三种人:

拼命努力且不假装的人:左上角的“成功定向者”虽然渴望成功,但也并不害怕失败,他们不怕被嘲笑,只要能够真的学到东西。对这些人来说,学习真的会令人快乐。

拼命假装努力的人:右下角的“避免失败者”就跟上面的人相反,他们非常害怕失败,但又不喜欢学习,所以会一边假装努力,一边偷偷划水,幻想考试取消、为自己的失败找借口,或骗自己“考试根本不重要”。

拼命划水的人:左下角的“失败接受者”是最“佛系”的,对是否成功漠不关心,考试也阻止不了他们拼命划水、放飞自我,这种提前自己放弃的方式,避免了别人对他们“无能”的评价。

“成绩排名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成就目标理论

显然,拼命假装不努力,四处散播“不要学习了起来嗨”的言论,并不利于打造良好的学习氛围,还会让人讨厌:这就是“学婊”吧。

但“学婊”们也很难受的:梦到考试失利而惊醒,怀疑自己的智商,害怕别人的评价……他们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只为在成绩排行榜的前列找一个位置。成绩排名真的有这么重要吗,甚至比知识本身还值得被吹捧?

要理解“学婊”们,我们需要追溯到自我价值理论的前身——德维克的成就目标理论[3]。

看重成绩排行的“学婊”们,关注如何超越别人,让自己显得最聪明、最棒,这是怀有强烈的成绩目标的表现;而踏实努力、只爱学习的人们,关注的是自己是否真的理解和掌握了知识,并用自己对知识的理解深度来评价自己,成绩排行对于他们来说并无所谓,这是怀有强烈的掌握目标的表现。

这两种目标各有优劣,但我们往往更敬佩持有掌握目标的人,他们不会“做给别人看”,而是真正的关心自己、关心学习。

但实际生活中,评价我们的往往是外部的指标:从小到大的学习成绩排名,家长口中的“别人家孩子”,同事的升职加薪,邻居的有房有车,社会比较无一不在把我们往成绩目标的方向推着。

其实在一二年级的时候,我们尚不会“学婊”,因为那时候的孩子并没有什么是聪明、什么是努力的意识,老师的夸奖也不会起那么大的作用[4];越是长大、越是竞争激烈,我们才越容易陷入别人的目光中,并为了维护自己“有能力”的形象而陷入“拼命假装不努力”的漩涡。

那该如何“拯救”这些痛苦的“学婊”们呢?

这也许需要一个长期的过程。在孩子小的时候,老师和家长多强调学习内容的价值和意义,而不是排名和其他奖励;在我们长大后,少跟身边的人进行比较,意识到“只有自己的生活才真正属于自己”,用内心的充实而非外界的评价作为追求的目标——把“拼命假装”的劲头都用到真实的生活上吧。

参考文献:

[1] Covington, M. V. & Omelich, C. L. (1979). Effort: The double-edged sword in school achievement. Journal of Educational Psychology, 71(2), 169-182.

[2] 陈琦, 刘儒德. (2007). 当代教育心理学(第2版). 230-231. 北京: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 

[3] 盖笑松. (2017). 当代心理科学理论精华. 372-375. 吉林: 东北师范大学出版社.

[4] Barker, G. P. & Graham, S. (1987). Developmental study of praise and blame as attributional cues. Journal of Educational Psychology, 79(1), 62-66.  

责任编辑:杨雪校对:李天翼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