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妻子丢了

我的妻子丢了

我坐在楼下的石阶上,手心的冷汗就像潮水一样,在裤子上抹了一次又一次,但他们又不停地涌了出来,这是我感觉到恶心。我感到此刻肚子里好像有一个魔鬼,把我所有的内部空间当成了游乐场,他用他长着锋利指甲的手指一点点地在我的胃上划过,发出令人绝望的声音,用修长的手指把我的肠子打成了一个个结。他甚至连我的听觉也不肯放过,嘻嘻的笑声,在我的腹中回响,沿着我的食道和气管,一路狂奔让我的耳膜有规律地振动着。

“警察先生,我的妻子到底在哪里?到底什么时候能找到?”我无法忍耐这折磨,要赶紧找到一个活物对话才好。

“先生,您的心情我能够理解,您不要着急,方便的话,您能再说说当时的情形吗?比如一些细节?”

我扫了他一眼,这是个蛮年轻的小警察,我并不觉得这样的人能帮我找回我丢失的妻子,我轻呼了一口气。

“我说,我不是都已经和你们讲过了吗?你们是不是也考虑一下我的感受,毕竟我丢了的是老婆,不是本书或者别的什么的。要我一遍遍地回忆,越想我就越后悔……”说着,我竟然感到眼眶有些湿,我是真的后悔。“我当时不应该让她自己出门的,要是我跟着她,早点去找找她也好……”

“先生,您不要激动,现在人还没有找到,您不要太担心,能讲讲您的妻子为什么要在深夜,也就是凌晨一点的时候出门吗?”

“因为我们之前在吵架。”

“方便说说为什么吗?”

我感到不快,但是为了找到妻子,好吧,既然是需要的话。“我开了一家小书店,那天没看好,放在匣子里的钱让人给拿了。所以……”

“所以您的妻子就因为这个和您吵了起来?吵到要离家出走吗?”小警察虽然在极力掩饰,但我还是从他眼里看出了难以置信。

“应该是吧。你们检查我家里的时候不知道有没有看到我家里堆在墙角的书,那本来是应该在我书柜里的,那天晚上,被她全都扔到了外面。”我再度把手在裤子上蹭了蹭。“我们吵架,我一般只是在听,听到她说到大脑缺氧,基本就结束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那天她会气冲冲地摔门而去。”

这时候,跑过来一个女警察:“小刘,你先过来一下,”只见她转过头来,对我说:“先生,您不要着急,我们一定尽力去帮您找,放心吧。”

女人,又是一个跑起来像风一样的女人,我的初恋,也就是我丢失了的妻子也是一个跑起来像风一样的女人。

我点点头。

他们在交流着些什么,我竖起耳朵听着。

“这一块都是老城区里基本没人要了的房子,设施什么的也都不齐全,监控根本没几个能用的。不过她先生报警报的早,我们先以这里为中心沿着周围找几圈,多联系她的朋友亲戚,包括以前的同学,看有没有到她们那里去,也让他们多注意,要是人去了,马上通知。”她清了清嗓子,又继续压低声音说,“调查社会关系的同事刚刚回来,说这个女人在周围邻居嘴里口碑不太好,抠门地不行,是个脾气比较急躁的,平时去买菜讨价还价个没完。”她停了停,我感觉到有目光在我身上扫过,“她丈夫开一家书店,有什么事了就诺诺地跟在他老婆后面不说话,脾气很好,从前在大学里任教,但后来因为不知道怎么得罪了学校的管理层,被辞退了,之后就各处借钱开了现在这家书店。”那姓刘的警察连忙把刚刚从我嘴里听到的话补充了进去,两人默契地点着头。两只脑袋一晃一晃地,把我的思路也晃散开了。

其实以前是我追她的,我觉得她身上有一股子灵气,她的一双腿像藏羚羊一样矫健。我第一次在运动场上看见她,我就觉得我以后一定会和她发生点什么事情。之后,我老是不自觉地去看她,我在学校里成绩很好,有时候还会代表同学上台讲话。我很容易就紧张了,所以在上台前我把稿子背的稀烂,尽管这样,我也还是会紧张。但是尽管是在这么紧张的时候,我也还是会悄悄地搜寻一下她的身影,她多半是低着头的,我猜想不是在搓着自己的袖口,就是用自己的两只脚互相踩着鞋边儿。但我不能过多的分心,毕竟还是讲话重要,她总会抬头看一眼的吧,那么长的时间,因此我也尽力把演讲稿写的好一些,希望能吸引她的注意力。后来我们在一起了我也没有问过她是不是看过我,现在想来有点可惜。

也许是我被注意到了,有时候我也会发现她向我投来目光,这让我欣喜不已,我的求爱之路一下子变得顺畅了许多。我现在还记得我第一次把她抱在怀里的时候,她说:“我觉得你是一个很有灵气的人。”我听到这话欣喜不已,啊,因为彼此的灵气互相吸引是多么美妙的事情!

但不多一会儿这些美好的回忆就被另一些回忆给撕碎了。她怒气冲冲地冲进门质问我为什么被辞退了,我说他让我写那样的文章,我写不出来。可是她却揪着我的衣领把我晃来晃去,一边流泪一边说,不就是一篇文章吗?你为什么要拿我们的幸福来换?我感觉到有什么东西碎掉了。我不想说话,只是任她摇晃。其实我以前讲话并不少,只是从那以后慢慢地少了,因为可以听我讲话的人没了,或者说,其实从来都没有过。她摇晃地精疲力竭地倒在我怀里,后来竟然慢慢地睡着了。我把她轻轻地放在床上,走到外面,抽起了烟。幸福?

之后,房子卖了,到了现在的地方,租了一个门脸卖书。我没有那么不快,因为我惊奇地发现周围竟然有一条河,一条真正的河。我时常去那里看着水流从上游留下来一直流到远处,上面架着一座桥,锈迹斑斑的扶手告诉我它已经年久失修。但这更让我兴奋,这是比鲜红的油漆更有价值的东西,那些人天天在这座桥上走,在这座桥上吆喝,却不懂得欣赏它的美。我和她说了,她却不屑一顾,自顾自地在一堆家务事中焦头烂额。我为她感到惋惜,也很心痛,她享受不到这些快乐。

“钱呢?”

“大概是被人拿走了。”

“那你在干什么?”

“在读书。”我当时正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因此我现在感到有一些羞愧,但也只是有一些而已。

她突然像发疯似的,一把拉开我的书橱,将我的书一本一本地搬出来,砸到了我身上。一边砸,她一边哭着喊着:“我的一辈子都被你毁了!你就是个骗子,彻头彻尾的骗子!”

我想,也许吧,但某种程度上我也被骗了,但我知道有的事情抱怨是没有用处的。

她走出去之后过了不知道多久,我才反应过来这件事有些严重。但我应该到哪里去找她呢?我想到了那条河,她会去那里吗?虽然我只是偶尔和她提过一次,但是我还是想去碰碰运气。

啊!她真的在这儿,我躲在树丛里,看到她正俯身在那座桥上,眼泪一滴一滴地往下流,她的衣领、衣袖全都湿了,她整个人站在那里发抖,断断续续的哭泣声就像是菜市场割肉的人没磨好的刀,割了半天也割不下来,让人难受。这个时候,我鬼使神差地想帮帮她,她对我很好,照顾了我这么久,我怎么能不帮她?她活得太痛苦了,人为什么要把自己弄的这么痛苦呢?就算作为一个外人我也不能忍心。我轻手轻脚地走过去,轻轻地抬起两只手,不轻地推了她一把,不,应该说帮了她一把。当她短暂的尖叫声消失在沉闷的落水声中时,我感到我们夫妻俩一起解脱了。我很放心,她一定是解脱了,因为藏羚羊不会游泳。

我站在桥上说:“老婆呀,你不知道,你是轻松了,我可还难着,希望你在天之灵保佑我吧。不过你放心,我的灵气还在,还能活得下去。”

“先生,先生?”清脆的声音好像从远处传来似的。

我晃了晃神,发现刚刚那个女警察在叫我:“怎么了?你们讨论出来什么结果了,我老婆什么时候能找到。”

“先生您放心,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我们绝对会给您找到的。”

我无奈的点点头,我想,希望那水流够快,也希望我老婆自己加把劲,别被他们找到,不然又是一阵折腾,她也不想,我也不想,何必呢?

“那我就先回家了,你们一定要仔细找啊。”我交代嘱咐完成之后就转身走了,身后一阵兵荒马乱,但这都与我无关了,身体里的魔鬼也走了,应付警察还是有些难度的,可能以后还要再应付不知道多少次,真的很麻烦。

话说回来,我老婆到底是什么时候丢了的呢?        

管他呢,反正现在她已经回到了最美丽的样子,充满灵气,像藏羚羊一样矫健……

本文关键词: 妻子 丢脸 微小说 轻松一刻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杨雪校对:李天翼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