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

今天,爸爸的信没有送到。

爷爷说他亲自去取,让我在家里等着。我从晌午等到日落,只等回一脸沉重的爷爷。“娃,南方这几天下大雨,送信的路上耽搁了。”我很难过。

从小,爷爷就跟我说,爸爸妈妈在很远的南方。他们住在一座小岛上,那里不美,但千金不换。他们爱我,但国重于家。他们每个月都会来信,信总在15号送到。今天,信没有送到。但我知道那封信在哪里──就在爷爷的书桌抽屉里。他今天赶着去瞧生病的成大爷,忘了上锁。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杨雪校对:李天翼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