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

等待

那年春,枇杷树亭亭如盖。

“莫要等了,莫要等……”想着阿婆又会这样说,她端了一把红豆出去洗,压下心中的思念。

江南水乡的温婉似凝成一弯远山眉,时时蹙起;六月梅雨的淅沥打在她的心上,恍惚着过了许久……再相见也物是人非。

敲门声轻轻的,她听见了却迟疑地不肯问一声,想来是怕的、怨的。忽而那细微的声音没了、没了!她猛的抬头,晶莹的泪珠从眼眶蹦出,急切地开门奔出,便撞见他站在枇杷树下,浅笑。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杨雪校对:李天翼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