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兴:“1公里的巨大差距终于缩小了!”

高兴:“1公里的巨大差距终于缩小了!”

摘要:“三年来,这1公里的巨大差距终于缩小了!”蔡金莲说。而问到蔡金荣对京津冀协同发展的期待,她说:“我就希望我妹妹能过得更好一点。

1公里很近,蔡金莲去位于邻村的四姐蔡金荣家串门都是步行;1公里很远,蔡金莲家乡的生活水平30多年来始终远远落后于蔡金荣的村子。

蔡金莲和蔡金荣出生在位于京津冀交界处的沥水沟村,那里属于河北省承德市兴隆县陡子峪乡。30多年前,蔡金莲留在了本村,四姐蔡金荣则嫁到了隔壁的将军关村,而那里属于平谷区,属于北京。虽然两姐妹家距离只有1公里,但生活水平差距却越拉越大。

蔡金荣住上了二层别墅,蔡金莲家的平房略显破旧;蔡金荣上世纪80年代就喝上了深井打的自来水,蔡金莲却一直喝着雨水和山泉水混存的水窖水;连接姐妹俩家的是一条南北向的公路,蔡金莲村里在外上学的孩子中流传着一句话:“坐车不用看窗外,一颠簸就知道回河北了”。此外,因为路不通,蔡金莲去同乡的前干涧村还要先绕道北京,再绕道天津,才能到达。

虽然工资收入、医疗、教育等方面还有很多差距,但2014年9月,记者第一次见到蔡金莲时,她只说了三个希望协同发展迫切解决的“小愿望”——喝上干净的水、打电话不用担心长途和漫游、交通更方便;2017年2月9日,记者第三次见到她时,她家门口的路马上要重修了,深井水通过自来水管道入户了,手机长途和漫游费取消了,她的小愿望基本实现了。

“三年来,这1公里的巨大差距终于缩小了!”蔡金莲说。而问到蔡金荣对京津冀协同发展的期待,她说:“我就希望我妹妹能过得更好一点。”

坚定:“30年前我们放下锄头拿起网,如今我们毁网卖鱼再寻出路!”

责任编辑:王妗校对:董洁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