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2】曲绍东:与妻书

【2017-02】曲绍东:与妻书

摘要:吾之在外,汝当勿念,衣食住行,皆有安排。 卿卿之身体,愚夫之牵挂,工作何其辛苦,三餐何其无序,汝当注重保养,勿令胃之顽疾复发为好。工作之余,家庭琐事何其繁复,念汝娇弱之躯体如何能当?

梅梅卿卿如晤:

月初匆匆一别,至今三周又一天矣!于余之心,实不亚于三载。思与卿卿结婚而来,最长之别未尝超一周,然自今而往以至岁末,日日当令纪录刷新矣。

洛浦之生活,简单枯燥,时光飞逝;然对汝及家人之思念使分秒皆漫长,度日胜度年。每每见到洛浦人家,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夫妇合顺,一家人和乐融融,总平添艳羡,心生挂牵。不知远在千里之外的父母、妻儿,一切安好?

子曰: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吾之出行,必为有方之游。如此目标,大而化之,为国为民,有利民族交融;小而言之,则对余之德行意志必有增益。

然虽有冠冕堂皇之借口,仍不能掩为父母妻儿所带来之拖累。父母年迈,吾本应尽孝膝下,此之一别,重担压于卿卿之肩矣!汝素柔弱,性又谦和,本就殚精竭虑于工作,如今又担此一家之重担,愚夫每念至此,皆心痛不已。待吾归家,必做亡羊之补偿。

念你我之相识相知于泉城杏林之下五载,后三载之分别未曾令你我之情有半分减损,反加浓郁,及至相结连理堪比倭寇被灭之艰难也。至今,悠悠十八载矣。

你我皆布衣,自汝随我,未曾得半日空闲,碌碌于家庭之建设。时至今日,居有其屋,行有车载,高堂健在,小女健康,当有闲暇享安居天伦之乐时,吾又远行,如非为公,此必为丈夫所不齿。然事至此矣,惟望此后半生之报答,能偿汝恩情之万一,亦不枉矣!

人生总有涯,功业总无涯。洛浦之行,非为功业,仅为了从医多年之夙愿——惟愿以医者之仁心、医者之仁术救治病患,解其苦痛,更多的洛浦家庭和乐安康。

洛浦之去北京,遥遥八千余里。庆幸科学发展,令你我得以每日视频相见,虽如海市蜃楼不可触摸,然能稍解余相思之苦矣。

吾之在外,汝当勿念,衣食住行,皆有安排。 卿卿之身体,愚夫之牵挂,工作何其辛苦,三餐何其无序,汝当注重保养,勿令胃之顽疾复发为好。工作之余,家庭琐事何其繁复,念汝娇弱之躯体如何能当?

书至此处,泪湿衣襟,不能言也!爱汝之心,海枯石烂,必不变也!

顺祝

安康!

夫绍东

2015年3月31日书于新疆洛浦县委家属院

责任编辑:王玮玮校对:佘小莉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