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有重器没有“精器”是不行的

光有重器没有“精器”是不行的

摘要:中国最大的优势是制度优势,可以集中力量办大事,把各路科技大军组织起来共同攻关。从上世纪60年代的“两弹一星”到现在的各种大科学工程,都是值得我们自豪的。但遗憾的是,我们的很多关键核心精密元器件还要从外国引进或者仿制。

近日,中国工程院院士徐匡迪在接受《中国科学报》采访时指出,我们现在大国重器有了,但还没有“精器”。也就是说,肌肉强壮了、骨骼长大了,但是心脏和脑子还要靠别人。这是不行的。

中国最大的优势是制度优势,可以集中力量办大事,把各路科技大军组织起来共同攻关。从上世纪60年代的“两弹一星”到现在的各种大科学工程,都是值得我们自豪的。但遗憾的是,我们的很多关键核心精密元器件还要从外国引进或者仿制。

核心技术是买不来的,它是国家核心竞争力,只有靠我们自己搞。这非一日之功。中国科技正处在从跟跑到并跑的阶段,只是在某些领域冒了头,有了一些突破。真正实现从跟跑到并跑、从并跑到领跑,还需要一个较长的过程。我们需要突破的是基础和核心的部分。

比如人工智能,现在聚焦的是应用,以机器代替人。有的公司就买一个在这方面做得好的外国公司,希望花钱抱个“金娃娃”回来,而对于人工智能中关键的芯片设计、算法等研究却很少。因为企业从成本考虑,觉得划不来,没有非搞不可的动力。而对于科研人员来说,现在科研评价体系的导向是做出了什么东西、产值多少、增加利润多少,不出产值、不出利润甚至赔钱的东西,单位不大愿意投入,领导也不会特别关注。

为此,中国的科技工作者要耐得住寂寞,要有韧性和决心解决基础理论和核心技术的问题。随着我国经济的高速发展,科技工作者的科研条件得到了极大的改善。现在需要的是加强对国家的责任感。科技工作者要把自己的聪明、智慧和精力都投到基础研究、核心技术和前沿技术研究中去,不计名、不计利,真正为国家振兴作出科技工作者应有的贡献。当代科技工作者在若干年后回忆往事的时候,不要为自己没有参与到祖国复兴的伟大事业中而感到遗憾。(王鹏 摘编)  

责任编辑:刘宇同校对:郭浩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