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   力

接 力

我叫刘长征,是北京交通执法总队的中队长,是老红军的后代。我想先跟大家分享一首七绝:少小孤单多辛酸,长征岁月几艰难;三过草地翻雪山,戎马倥偬半身残;豺狼当道天亦暗,忍辱负重渡难关;丹心耗尽碧血冷,音容犹在照无眠。

这首诗写的就是我父亲,我的名字“刘长征”也有父亲革命的色彩。无论是当长征红小鬼、八路军战士,还是新中国的建设者,父亲奋斗了一辈子,他就认准了一个理儿,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只有共产党才能发展中国!换别人?根本没戏!

父亲那一代人对党的信仰,纯洁而坚定,现在很多人都难以理解。但在我看来,这一点也不难理解。你挨过饿吗?你无缘无故受到过欺压吗?共产党为穷苦人打天下,谋福利,不跟着共产党走,还能跟着谁走?

父亲9岁的时候,爹娘都去世了,剩下他一个人给地主当长工,吃不饱不说,还整天挨打。1931年,红军经过四川阆中,听说这是穷人的队伍,我父亲把放牛的缰绳往路边一拴,就跟红军走了。在部队的时候,红军打土豪,分田地,穷人那叫一个高兴。什么叫翻身啊?看看大家的脸上就知道了。我父亲16岁入伍,第二年就入了党。

红军长征过草地的时候,没的吃,没的穿。有时睡觉还得爬到树上去,为什么?我父亲告诉我,草皮下面就是泥塘,躺久了就容易陷进去。很多战友头天晚上还好好地睡在那儿呢,第二天就找不到人了,就这么不声不响地牺牲了。条件这么艰苦,我父亲也没有离开队伍,既然选择了跟党走,就要义无反顾地走下去。

共产党为穷人打天下,走到哪儿,都有老百姓的帮助,有帮助带路的,有给部队做饭的。在抗日战争中,我父亲在反扫荡的一次战斗中,被子弹打穿了肺部,前胸后背两个大窟窿,是当地的老百姓把他从死人堆里扒出来的。等他醒来的时候,正躺在老百姓的炕上呢。当地的一个庄稼汉捧着一碗小米粥跟我父亲说:“孩子,先将就吃点吧,家里实在找不到吃的了。”当时鬼子扫荡,老百姓都是吃糠咽菜,我父亲知道,这碗小米粥意味着什么。“您这是从牙缝里面抠出来的粮食,吃了这碗粥,我良心上一辈子都过不去。”我父亲拧,可老乡比他还拧:“让你吃你就吃,我们还得指望共产党八路军呢!”老乡真生气了。“我能活到现在,那全亏了老百姓。”我父亲一提起这段事儿就激动。可再想想,为什么老百姓精心照顾你啊,还不是因为你是共产党的队伍!

我小时候在家里,父亲总会给我讲他战争时候的故事,有时他也感叹:“多少战友都牺牲了,我能活着就算赚了。没有党,我当年就得在地主家饿死!”父亲对党的感情是真诚的。新中国成立后,父亲因为腿脚不好,让我去给他交党费,结果我一贪玩给忘了。过了几天,父亲一问,我这才想起来,当时他就火了,狠狠打了我一顿,这是父亲唯一一次打我。

在很多人眼中,我是个穿“官衣”的,但在我父亲看来,不管你官儿做到多大,那都是人民的勤务员。我父亲常常对我说:“我过去爬冰卧雪为穷人打天下,不是让你今天来享福的,给我当儿子,就一个任务,为人民服务,给党长脸!”在别人看来,我这样家庭出来的人都有点“傻”,一就是一、二就是二,不懂人情世故,不懂得变通。

其实,我也不傻,只是每次想到父亲的教育,那些念头就自动消失了。等我入了党以后,我更加体会到了父亲的良苦用心—你代表着党,工作干不好,别人不光说你,更会说党怎么样。就冲这一条,这个“傻”,我认了。

我们交通执法总队主要负责全市公共交通、公路及水路交通行业综合执法,查处“黑车”是一项重要的工作内容。2002年5月,我们在八大处公园门口对一辆“黑车”进行检查,司机突然拿出一把斧子向一位执法人员扑过去,我当时死死地抱住他的腰,没想到他转过身,拿斧子冲着我脑袋连砍6下,其中一处伤口深至颅骨,疼得我呀!

按理说,其实我完全可以不挨这几下。但我想,你还是不是党员?这时候你不上,看着同事挨打,你良心上过得去吗?在执法的时候,还有人威胁我,说要“办”我,让我留神。我就告诉他们:“尽管来!我脑袋被劈了六下,就不怕来第七下,既然选择了这个职业,我就要对得起我头顶上的国徽。”

有人问我,你恨这些“黑车”司机吗?尽管挨了人家几斧子,但我压根儿没记恨他们。一次,一名“黑车”司机突然冲到道路中央。后来我们才知道,这名司机是劳改释放人员,曾服刑20年,目前经济拮据,生活窘迫,车辆被罚没后,无力交纳罚款,这才产生了轻生的念头。人心都是肉长的呀!考虑到这名司机的实际情况以及其初犯的情节,我们经请示领导,对他进行从轻处理。后来我还帮他找到了一份出租汽车修理厂司机的工作,他特意登门感谢,一个50岁的汉子,说话时眼泪汪汪的。

这件事情对我的触动特别大,作为党员,你只要真心实意地为老百姓做事情,大家就不会忘记你。坦率地讲,我也挺自豪的。为什么?我们家的“家风”没丢,冲这一点,我就对得起老爷子对我的教育。父亲已经过世了,我想,如果他老人家能看到这一幕的话,一定会拍着我的肩膀说:“小子,干得好!”

本文关键词: 朱镕基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焦杨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