议会新闻。——战区消息

议会新闻。——战区消息

议会新闻。——战区消息

 

  马克思 恩格斯/中共中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编译局编译

伦敦1月29日。今天的英国报纸证实了我们对英国议会的判断。

“晨报”[20]说:“英国议会又开会了,并且第一个晚上就在一阵笑声中散了会,这种笑声比痴子对着自己父亲的棺材开的玩笑还令人作呕。”

“泰晤士报”也不得不指出:

“当然,只有少数人在读过星期五举行的会议的报道后才能够克服阴暗的情绪。只要仔细考察一下,就能发现这种情绪是由这样的看法引起的,即认为我们的在非常情况下为讨论最重要的问题而召开的立法会议宁愿谈些次要的问题而不愿谈极重要的事情,并且把本来应当完全用来讨论我军在克里木的悲惨处境的时间都浪费在涉及个人利益或狭隘党派利益的问题上。”

根据这种情况,“泰晤士报”建议任命帕麦斯顿为首相,因为担任陆军大臣,他是“太老”了。这家报纸建议进行克里木远征,而它为远征所选择的季节和使用的兵力,据英国的最大的军事评论家霍华德·道格拉斯爵士证明,几乎担保远征失败。

谈到星期五举行的会议的特点,还可以作一点补充。虽然早就患慢性病的罗巴克在开始发言10分钟以后不得不中断自己的发言而直截了当地谈自己的提案,但是他还是有充分的时间提出一个严重的问题:我们派到东方去的是一支总共有54000人的装备精良的部队;现在只剩下14000人了;所差的这4万人到哪里去了呢?英国虔诚派和论著派[21]的伟大的保护人军务大臣悉尼·赫伯特又是怎样回答这个问题的呢?他说,制度不合适。但是几个月以前,当陆军部和殖民部分开的时候,是谁反对对这个制度进行任何根本的改革的呢?是悉尼·赫伯特和他的同僚。悉尼·赫伯特不仅拿“制度”当救命符,而且还责备旅长和团长毫不中用。但是熟悉这个制度的人都知道,这些指挥官同管理制度毫不相干,因而同坏的管理制度也毫不相干。大家都认为成了这种制度的牺牲品的是一支模范的军队。但是虔诚的赫伯特觉得,他还没有完全把别人的罪过说出来。据他说,英国兵士不灵活,不机智。虽然他们很勇敢,但是很愚蠢。

“他们打起架来是好汉,

但在动脑筋上是笨蛋。”[注:引自歌德“名诗选”。句子换了说法。——编者注]

而他悉尼·赫伯特和他的同僚是未经公认的天才。赫伯特的说教使德拉蒙德这个怪人激动起来,并促使他提出是否到了暂时停止宪法生效和任命英国独裁者的时候的问题,这有什么可以奇怪的呢?最后,辉格党的前大臣维农·斯密斯用一句非常精彩的话说明了普遍的混乱状态,他说,他不知道提案人要求什么,也不知道他自己应该做什么;不知道新内阁是否已经组成,旧内阁是否存在过,因此他不打算投票赞成提案。但是,“泰晤士报”认为,今晚提案将被通过。大家知道,1810年1月26日,波尔切斯特尔勋爵的关于成立伐耳赫伦岛远征[22]调查委员会的提案曾经遭到英国议会的反对。1855年1月26日又看到了类似的反对情况。但是,1810年1月29日通过了提案,而英国成了一个有历史先例可援的国家。

俄国单是同意和平谈判,就足以使它有可能从驻在奥国边境的监视军中调走在2个月或10星期内可以重新补充上的这样数量的部队,即至少6—8万人。现在我们知道,原来的整个多瑙河军团(俄国的)作为一个军团而论已经不存在了,因为第四军从10月底起就已经在克里木,第三军在12月底也到了那里,而第五军的剩余部分连同骑兵和预备部队正在开赴克里木。在布格河和德涅斯特尔河一带应该由西方军团(驻扎在波兰、沃伦和波多利亚)中的部队接替的这些军队所进行的新的部署,以及第二军和骑兵预备部队的一部分也在向克里木进发这一事实,其本身就足以说明——不问一切其他外交上的考虑如何——为什么俄国一分钟也不迟疑就又同意在所谓的“基础”上进行谈判。两三个月的时间对俄国来说具有决定性的意义,因为俄军在卡利希到伊兹马伊耳的一线上拉得太长,没有增援部队便不能继续与数量日渐增加的奥军相对峙。为了更有说服力地证明这一点,我们引用以下关于用在欧洲南部和西部战场上的庞大的俄国作战军队的人数和布防情况的材料;这些材料都是从极可靠的地方搜集来的,与其说它们对俄国兵力估计不足,倒不如说对它估计过高。这支军队起初有:6个基干军,每军有48个营;精锐部队(近卫军和掷弹兵)2个军,每军有36个营;相当多的骑兵(正规的和非正规的)和炮兵。后来俄国政府召集了预备兵员,编成了精锐部队的第四、第五和第六营,以及其他基干军的第五和第六营。此后,它又通过召募新兵的办法,为每团增加了第七和第八营,这样一来,基干军的营的数目就增加了一倍,而精锐部队的营的数目则增加了一倍多。

这些武装力量的人数大致如下:近卫军和掷弹兵——每团的前4个营,共96个营,每营900人,共86400人;每团的后4个营,共96个营,每营700人,共67200人;第一和第二军(尚未参加战斗)——每团的前4个营,共96个营,每营900人,共86400人;每团的后4个营,共96个营,每营700人,共67200人;第三、第四、第五和第六军——每团的前4个营,共192个营,每营500人,共96000人;每团的后4个营,共192个营,每营700人,共134400人;芬兰军——14400人。合计784个营,552000人;骑兵(正规的)——80000人,骑兵(非正规的)——46000人;炮兵——80000人。总计758000人。到目前为止,只有第三、第四、第五和第六军的96个基干营有伤亡。

除了驻在高加索的第五军第一师以外,还剩下75万人,现在他们是这样布置的:驻波罗的海沿岸的是西韦尔斯将军指挥的波罗的海军团,由芬兰军以及近卫军、掷弹兵和第六军的预备部队组成;连同骑兵等等,共约135000人,其中一部分是由未经训练的新兵和仓卒编成的营组成的。驻波兰和加里西亚边境自卡利希到卡麦涅茨一线的是近卫军、掷弹兵、第一军、第六军第二师,以及掷弹兵和第一军的部分预备部队,连同骑兵和炮兵共约235000人。俄国军队的这支精锐部队由哥尔查科夫指挥。在贝萨拉比亚以及在德涅斯特尔河与布格河之间,有第二军的2个师和它们的部分预备部队,总共约6万人。这些部队本属西方军团,但自多瑙河军团开往克里木后,就被调到多瑙河军团的原来驻地。现在,他们同驻多瑙河各公国的奥军对峙,由帕纽亭将军指挥。用于防守克里木的是第三和第四军、第六军的2个师和预备部队以及尚在途中的第二和第五军的各1个师,连同骑兵总共17万人,由缅施科夫指挥。其余的预备部队和新成立的营(包括第一、第二、第三、第四和第五军的)正由切奥达也夫将军重新组成一个庞大的预备军团。这个军团集中在俄国内地,共约15万人。至于这个军团的哪一部分正开赴波兰或南方,还不清楚。

这样算来,去年夏末,在从芬兰到克里木的西部边境上的俄国军队还不到50万人,现在在那里的俄军除了15万人的预备军团外,还有60万人。尽管如此,同奥地利相比,俄国现在还是比过去削弱了。在8、9月那个时候,在波兰和波多利亚驻有俄军27万人,而在普鲁特河、德涅斯特尔河和多瑙河一带则驻有俄军约8万人——加在一起是一支35万人的军队,这支军队可以动用来对付奥地利。现在那里只有295000人,而奥地利则直接派出了32万人来对付他们,而且它还可以把驻波希米亚和莫拉维亚的7—8万人调来支援。因此,俄国目前没有能力采取进攻行动,这意味着在波兰境内的开阔地形上、在两军之间又无大江河这种条件下,俄国部队将被迫退到可以扼守的阵地上去。如果奥地利现在开始进攻,那末俄国军队将被切成两部分,一部分只得向华沙撤退,另一部分只得向基辅撤退,而且这两部分之间还隔着不能通行的、起于布格河止于德涅泊河的波列西耶沼泽地带。这就说明了为什么目前赢得时间对俄国具有决定性的意义。这也就说明了为什么俄国有那些“外交上的考虑”。

卡·马克思和弗·恩格斯写于1855年1月29日

载于1855年2月1日“新奥得报”第53号

原文是德文

俄文译自“新奥得报”

注释:

[20]“晨报”(《The  Morning  Advertiser》)是英国的一家日报,1794年在伦敦创办;在十九世纪五十年代是激进派资产阶级的机关报。——第20页。

[21]论著派。——见注13。——第21页。

[22]指第五次反拿破仑法国的同盟战争期间英国舰队于1809年远征些耳德河口。英军在占领伐耳赫伦岛以后,没有利用它作为扩展军事行动的基地,4万名登陆部队因饥饿和疾病损失了1万人左右,因而被迫撤离该岛。——第21页。

出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1卷

责任编辑:岳丽丽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