亨利希·马克思致卡尔·马克思 1835年11月18—29日

亨利希·马克思致卡尔·马克思 1835年11月18—29日

  波恩
  1835年11月18—29日
  于特利尔
  亲爱的卡尔:
  首先,谈几句关于我上一封可能使你感到不愉快的信。你知道,我不想迂腐地使用做父亲的权威。如果我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我也可以向自己的孩子认错。我的确对你说过,要你在对周围环境有了点了解之后再写信来。可是,既然事情已经延误下来,你就不该那样机械地理解我的这些话了,——何况,你知道,慈祥的妈妈为你感到多么不安和担心。好了,这事说这些就够了。
  你这封信(我费了很大的劲才看完),带给我很多快慰。你的良好愿望、你的勤奋努力,以及你想做一些扎扎实实的事情的坚定志向,我丝毫也不怀疑。而现在又使我感到高兴的是,刚刚开始的学习使你感到满意,也不费劲,并且你对你的专业也产生了兴趣。
  九门课程,在我看来多了一点。我不希望你学的东西超过你的身体和精力所能支持的限度。不过,要是这对你没有什么困难,那就这样学下去吧。知识的领域是无限的,可时间却是短暂的。下次来信你大概会写得更多更详细些。你知道,一切与你密切相关的事情我都多么感兴趣!
  你不应当要[求]法律课程温情而富有诗意。材料不容许[……]诗作,你只得容忍它,并[……]认为值得深思。望你原谅[……]课程。
  还要对你说些什么呢?对你说教吗?你有不明白的地方要[……]对你讲吗?尽管,你的天赋是足够的[……]你头脑清晰,感情纯洁,品行端正,这些都不致使你偏离正轨[……]而我的愿望你是知道得很清楚的。我希望你能做到[……]这是我在比较不利的情况下[……]未能做到的。我希望你能成为我若是出生在你这么好的条件下可能成为的人。你可能会实现我的最美好的愿望,你也可能会摧毁它。也许,把自己最美好的愿望寄托于一人身上从而使自己得不到安宁是不对的、同时也是不明智的。但是,连一些本来不十分软弱的人都会成为软弱的父亲,这不是天性的过错,又是谁的过错呢?
  亲爱的卡尔,你是幸福的,象你这样年纪的年轻人能得到这样的幸福是少有的。在你刚踏上人生的一个重要历程的时候就找到了朋友,而且是一个比你年长又比你老练的可敬的朋友。要善于珍惜这种幸福。友谊就这一字眼的真正的经典的含义来说,是生活中最美好的明珠,而在你这样的年纪,这种友谊则是生命的明珠。你能不能对这个朋友信守不渝,永远做个无愧于他的人,这将是对你的性格、你的才智和心肠,尤其是对你的道德的最好考验。
  你是纯洁无瑕的,这点我确实毫不怀疑。但毕竟对上帝的虔诚信仰是道德的巨大动力。你知道,我远非狂热的宗教信徒。但是,这种信仰迟早都会成为一个人的真正[需]要,生活中往往有这种时候,甚至一个无神论者也会[不知]不觉地拜倒在至高无上的神面前。这通常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每一个人[……]都有可能崇拜牛顿、洛克和莱布尼茨所信仰过的东西。
  勒尔斯[先生]对你没有去向他告别[176],感到不快。他对施利克[说],这样做的只有你和克雷门斯。我不得已撒了一个无辜的谎,对他说[……]我们到过他那里,正好他不在家。社交界[……]把你和克雷门斯的名字并提,使我颇感不快。
  勒尔斯先生已被任命为第二任校长。昨天,[布吕格]曼先生作为特派员前来这里安排他上任。[……]非常隆重,因为[布吕格]曼先生和勒尔斯先生都讲了话。中午,勒尔斯先生盛宴款待,我也出席了宴会。席间我与之交谈的许多人,都问到过你,由于维嫩布吕格先生是你的朋友,大家都纷纷向我道贺。说真的,我很想见识见识他,如果你们俩在复活节来看我们,当然是一起在这儿作客,我将非常高兴,我将把这个举动看作是他对你的友谊的证明。
  末了,亲爱的卡尔,祝你健康,在用丰富而有益的食物来滋养你的智慧的时候,别忘记,在这个悲惨的世界上身体是智慧的永恒伴侣,整个机器的良好状况都取决于它。一个体弱多病的学者是世界上最不幸的人。因此,望你用功不要超出你的健康所能容许的限度。此外,每天还要运动运动,生活要有节制,我希望,每次拥抱你的时候都会看到你是一个身心越来越健康的人。
  你的忠实的父亲
  马克思
  1835年11月18日于特利尔
  顺便提一句,你的诗我逐字逐句地读过了。亲爱的卡尔,我坦率地对你说:你的诗,无论就它的真正含义,还是就它的倾向来说,我都不理解。在日常生活中,当我们的最强烈的愿望得到实现的时候,我们所希望的东西的价值就大大减少了,甚至往往会完全消失,这个论点是无可争辩的。这显然不是你想要说的话。退一万步说,作为一个道德原则,这也是值得铭记在心的,因为遵循这种思想的人,就会避开不道德的享受,甚至把容许的东西也予以摒弃,为的是以此来保住自己的愿望,或者甚至获得更多的享受。康德在他的《人类学》[177]中就巧妙地说过类似的话。
  难道你想只在抽象的理想化(这种理想化同梦想有些相似)中寻找幸福?简言之,给我个答案,我承认自己思想的局限性。
  [在第一页左边上的附笔]
  在庆贺勒尔斯先生的时候,善良的维滕巴赫先生的处境使我极其难过。我真想为此人的受屈放声一哭,他唯一的缺点是他的心地过分善良。我已尽了最大努力来表示我对他的深切敬意,同时也顺便告诉他,你也如何忠实于他,还说,你本想写一首诗来向他表示敬意,只是没有时间这样做。这使他感到非常愉快。为了不使我扫兴,你愿意写几段诗通过我转寄给他吗?
  [在第一页右上方的附笔]
  又及:你亲爱的妈妈很忙,因此这封信一直耽搁到今天——11月29日才发出。真怪,我们至今还不知道你的确切地址。
  [母亲的附笔]
  我非常喜欢的、亲爱的卡尔:
  我十分愉快地拿起笔来给你写信。你善良的父亲的这封信早就写好搁在那里了,可我老是抽不出时间来。其实,我早就在想得到你的平安信了,因为你可以相信我,我是非常惦念你的。谢天谢地,全家都健康,大家都精神饱满,也很勤勉,就连爱德华[注:马克思的弟弟爱德华·马克思。——编者注]也十分努力,故而我们都希望有朝一日他能成为一个能干的人。
  我很想知道你是怎样安排自己的小家务的,这一点你不应当看成是我们女人的弱点。节省不论在大小家务中都是顶重要的事情,也是绝对必要的。亲爱的卡尔,我还想提醒你注意,不要把清洁和整齐看成是无关紧要的小事,因为健康和饱满的情绪都和它们有关系。因此要注意经常收拾你的房间,并且要安排出一定时间来做这件事。亲爱的卡尔,你每星期都要用海绵和肥皂洗一次澡。
  你喝的咖啡是怎样弄的?是自己煮,还是怎么的?望你把有关家务的一切情况都写信告诉我。你的可爱的缪斯总不会因你母亲的这一番平庸之谈而感到受屈吧!告诉你的诗神,一切高尚的和美好的东西都是通过平凡的东西而达到的。
  最后,祝你健康,想必圣诞节你会有些什么要求,只要是我能做到的,我都将乐于去做。祝你健康,我亲爱的卡尔。祝你好,别忘了上帝,别忘了你的双亲。再见。
  疼爱你的母亲
  罕丽达·马克思
  孩子们全都向你致意并吻你,你永远是我最可爱的、最好的人。
  第一次发表于《马克思恩格斯全集》1929年国际版第1部分第1卷第2分册
  原文是德文
  注释:
  [176]马克思在特利尔中学毕业时故意没有到教员勒尔斯那里去向他告别,因为勒尔斯以反动观点著称,并负有监视校内师生是否可靠的使命。1835年11月17日,勒尔斯被任命为特利尔中学第二任校长。——第832页。
  [177]亨利希·马克思指的是1798年科尼斯堡出版的伊·康德《从实用主义观点看人类学》(《Anthropologie  in  pragmatischer  Hinsicht》.Kö-nigsberg,1798)一书的第60节。——第833页。
  出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0卷
  
本文关键词: 马恩第三十一卷
相关阅读
0